侯马晋国遗址
文章出处:中华五千年网 (www.zh5000.com)
【字体: 加入收藏
 

  中国春秋后期晋国都城遗址。位于山西省侯马市西北部。面积约35平方公里。据《左传》记载:成公六年(公元前585) 晋人由故绛迁都于汾浍之交的新田,仍称绛,直至晋亡(据《史记》为前376年;据《竹书纪年》为前 370或前369)。以后该地归于魏,渐废弃。旧说新田在今曲沃县西,据考古发现证明应即今侯马晋国遗址。1954年由山西省文物管理委员会调查发现,后经多次勘查发掘,主要有:1956~1957年发掘、勘探,发现古城;1961年发掘平阳机械厂 2号铸铜遗址;1962、1965年对遗址进行全面勘探;1962~1964年发掘平阳机械厂22号铸铜遗址;1965~1966年发掘盟誓遗址;1959~1986年多次发掘上马墓地;1984~1986年发掘北坞古城府库遗址和呈王古城东建筑群遗址。侯马晋国都城废弃后未经大的兴建和破坏,地下遗存保存较好,是春秋中晚期的代表性城址。196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城址

  已发现东周古城址7座。城墙为夯土构筑,仅有湮埋地下部分,宽度 3~16米不等。位于西北部的 4 座古城互相毗连。其中白店古城位置偏南,保存甚差,整体情况不详。其他 3座古城整体平面呈品字形。西南的台神古城东西长约1700米,南北宽约1250米;东南的牛村古城东北部呈缺角状,南北长约1650米,东西宽约1100米;北部的平望古城东北角外凸,南北长约1025米,东西宽约 900米。这3座古城面积约4.7平方公里,应是新田的主体部分。平望古城中部有大型夯土台基 1座,南北长约95米,宽约75米,北高南低呈阶梯形,现存高约8.5米。台基南分布大型夯土基址 20余处。牛村古城西北部有方形夯土台基 1座,每边长约52.5米,现存高6.5米。南面亦分布一些残破夯土基址,其东、南两面有长约 400米的夯土围墙与牛村古城城墙相接。这些地方应是当时的宫殿区。此外,台神古城西北汾河岸上有大型夯土台基一处。东北部的马庄古城平面曲尺形,中部有南北向城墙相隔,东城南北长约350米,宽约300米,内有夯土台基 1处;西城南北长约250米,宽约200米。东部的呈王古城平面曲尺形,中部有东西向城墙相隔,北城东西长约400米,宽约168米,内有数处建筑基址;南城东西长约214米,宽约105米。北坞古城在遗址东北部北坞村东南,距中心地带较远,时代为春秋晚期至战国早期,包括东西并列两座近方形的古城。东城边长约550米,西城边长约380米。东城中部探出成组建筑基址,西南部发掘出 3座东西并列的府库类遗址,每座南北长58米,宽16米。按其时代、形制等分析,可能为卿大夫的封邑。牛村古城南郊一带分布着密集的铸铜、制石、制骨、制陶等作坊遗址。浍河南岸上马村东为一处西周至东周时期的墓地。呈王古城东南一带为与祭祀有关的排葬墓、埋牲坑、盟誓遗址和建筑基址。

  铸铜遗址

  分布在牛村古城南郊。2号与22号两处铸铜遗址相距约400米,面积各约2万余平方米。发掘出房屋70余座,井、窖穴、灰坑、窑、瓮棺葬等遗迹1500余个和一处长70余米、宽7~8米的工作场所。房屋多为半地穴式,少量为窑洞式,平面长方形、方形或圆形,一端有台阶式门道。窖穴、灰坑多长方形、圆形,个别弃埋有人骨骸。水井皆长方形,深13~15米,大部两侧壁上有脚窝。出土与铸铜有关的生产工具有铜和骨制的多种刻刀和多量砺石,还有大量陶范、熔炉、通风管、炼渣和 100余件铅锭。熔炉一般直径约 30 厘米,草泥质,由一、二层炉圈和炉盆相接构成。通风管亦草泥质,多呈牛角状,长40~50厘米。共出土陶范约 5万余块。各遗址生产上可能有分工。2号遗址的产品以鼎、簠、壶、舟、匜、鉴等礼器和编钟为主,另有车軎、当卢、马衔等车马器和阳燧、带钩、镜等用具。陶范中约半数为模,多数范未经浇铸,有的且已合好待铸。22号遗址产品以䦆、斧、凿等工具为主,多达数千件,另有少量剑、戈、镞等兵器和空首布范。绝大部分范经浇铸,另出多量熔炉、通风管。西南的54号遗址出土空首布芯10万个以上。空首布范和空首布皆为耸肩、尖足,个体较大。西北部一个灰坑1964年采集带钩和车马器范 1万余块,带钩形制多样,有的大小成列。陶范中有花纹的约 1万块。最常见的主体纹饰为二方或四方连续纹样的蟠螭纹,形式富于变化。云雷、绹索、鳞片、贝纹多作为镶边、界带或衬地。常见纹饰还有蟠虺、蟠螭啣虺、兽面、龙、凤、虎、牛、鸟、垂叶、涡纹等。其中蟠螭啣虺、兽面啣螭及凤纹为多层浮雕式,雄浑古朴,极富特色。还有作为器物座承的人形,其中女性为立人,头戴月牙形冠,着长衣,腰系带,打双蝴蝶结;男性为跪坐人形,“断发纹身”,腰系带,背部斜插短剑。纹饰中还有多量错镶纹饰,构图简练,线条粗细相间,末端尖尾,铸造后局部或全部需再错镶其他金属或矿物。铸造较简单的器物用双合范一次浑铸,有的一件多器,陶范可多次使用。铸造较复杂的器物采用复合范,如大型编钟范、芯共96块,分块、榫卯、浇注系统等,设计合理,分型面平整,合范严密,制作技艺纯熟。器物附件多采用分范合铸。纹饰带则普遍采用截取一部分作为模板翻制范块,再按器形需要拼接成为较大的范块,极大地提高了工效。另外发现少量叠铸小件器物的范。还发现一些器物胚模、装配模和练习范。这些都是研究东周铸铜工艺的珍贵材料。

  盟誓遗址

  面积约3800平方米。发现瘗埋牺牲的土坑 (“坎”)400余个,较大的埋牛、马、羊,较小的埋羊或盟书。多数坑的北壁底部有一个小龛,放置一件(个别数件)祭玉(“币”),有璧、璜、瑗、玦、圭、璋等。埋葬盟书的坑集中在西北部,共出土盟书5000余件,其中字迹比较清楚的 656件(见侯马盟书)。多数学者认为是晋定公十五年至二十三年(前497~前489)晋国世卿赵鞅同卿大夫间举行盟誓的约信文书。它的发现对研究东周盟誓制度、文字及晋国历史有重要意义。

  在盟誓遗址北约 500米,呈王古城东已探出夯土建筑基址 78处。其中最大一处东西宽 55米,南北长70米。其东、东南、西南数百米距离内都曾发掘出与祭祀有关的遗址。可能为宗庙类建筑遗址。

  墓葬

  较大面积的墓地仅发现上马墓地 1处,面积约20万平方米。已发掘1300余座墓葬和 3座车马坑。时代从西周早期至战国中期。墓地分为若干区,墓葬之间少有打破关系,可能属于有亲缘关系的若干家族。形制均为长方形土坑竖穴墓,葬式绝大多数为仰身葬 (直肢或曲肢)。较大型墓40多座,墓圹长4~6米,宽2.5~5米。葬具一椁一棺或一椁重棺。随葬青铜器较多,有列鼎3件和簠、簋、盘、匜、舟以及车軎、马衔、戈、镞等,还有陶鬲、石圭和玉、石、骨质装饰品。墓主身分应属下层贵族。其中M13位于墓区北部,时代属春秋中期,随葬铜鼎7件,可组成3件列鼎2套。其中2件无盖鼎上有铭文,作器者为“ (徐)王之子庚儿”。另有鬲4件,甗、簋( 敦)、簠、方壶各2件,盘、匜、舟各1件,编钟 9件,编磬10件以及兵器、车马器、装饰品等。中型墓 150多座,墓圹长 3~4 米,宽约 2米。多用一棺,少数有椁。随葬铜器有鼎、簋、舟、豆等一至数件和车軎、戈、矛等,另有陶鬲、陶壶和少量石圭、玉、石装饰品。小型墓占80%以上,一般约长2米,宽0.8米,多用一棺,少数无葬具。一般仅随葬一件陶鬲和少量骨、石、玉质饰品。

  遗物

  遗址中发现的遗物种类甚多,有䦆、斧、凿、削、空首布、镞等铜器,刀、锥、簪、梳等骨器以及角镳、角、蚌刀、蚌镰、石圭等。陶器数量最多。陶质以泥质灰陶为主,其次为夹砂灰陶和红褐陶。纹饰主要为绳纹,部分泥质陶器上盛行暗纹,有锯齿形、螺旋形、鱼、鸟、兽等,有的陶器上刻划数字等符号或图案。陶器种类有鬲、鼎、釜、甑、盆、钵、盖、豆、盘豆、罐、瓮、壶、鉴以及筒瓦、板瓦、素面半瓦当等。此外有少量釉陶和原始瓷。遗址早、中、晚 3期的陶器形制、纹饰等方面有变化和区别。早期陶器多呈青灰色,或灰黑色,胎较均匀,外表规整,绳纹较深、紧,排列规整。磨光器物较多,暗纹图案规整。鬲罐类多折沿较宽而平整,颈部较高,折角明显,通体较高。鬲略显分裆,足断面略圆,裆呈拱形。盆甑类沿较宽平,腹壁深直。盘豆盘部较深凹,壁内曲。晚期陶器多呈瓦灰色或灰白色,胎厚薄不匀,表面多留旋棱。绳纹较粗、浅。磨光器物较少,图案多粗放写意的鱼鸟。鬲罐类沿较窄、厚,颈部较短而圆卷,圆肩、鼓腹,通体较矮胖。鬲裆外部瘪平,下部拱形低,足断面略呈三角形。盆甑类沿较窄,不规整,颈部折成一斜面,下腹急收。盘豆盘部浅平,壁近直,柄部粗细不匀。

  保护情况

  1956年10月山西省文物管理委员会设立侯马工作站,负责遗址的勘查发掘和日常保护工作。1960年10月15日国务院颁发了《关于加强侯马地区古城遗址的勘探发掘工作的通知》。1963年初步划定了侯马晋国遗址的保护范围。1964~1965年树立了保护标志、保护重点和一般保护区的界桩、标桩,并建立了村一级的保护组。1980年侯马市人民政府发布了关于保护晋国遗址的布告,并重新组建了村级保护小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