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白酒到葡萄酒
文章出处:中华五千年网 (www.zh5000.com)
【字体: 加入收藏
 

  近日,2005年世界城市和地方政府联合组织年会暨世界市长论坛在北京举行。在晚宴上,来自法国、意大利、美国等国的官员品尝过葡萄酒后,觉得不错,了解到这种红酒是1992年的张裕·卡斯特酒庄蛇龙珠干红葡萄酒后,为中国也有如此高品质的葡萄酒感到吃惊。

  实际上他们有点少见多怪,因为张裕葡萄酒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而且我们国人喝的葡萄酒基本上都是国产的,现在我们的餐桌用酒量最大的除了啤酒,就是葡萄酒,这是消费者自己的选择,与提倡“国酒”、“国饮”似乎有点背道而驰。

  过去,白酒一直在我国的政务、商务场合出现,在国宴上更是不可或缺的“国酒”;然而随着国际间交流的增加,这种情况出现了变化。葡萄酒作为国际上通行的交际饮料,已经得到国人的认同。白酒的“国酒”地位岌岌可危。

  我们的价值观念为什么会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除了宣传方面的原因外,酒类本身的品质是主要原因。没有听说过喝白酒对身体有好处,当然在交际场合,酒量大的人占尽风光,甚至能产生经济效益,把人喝趴下,把生意拿下来,但终究比不过葡萄酒对人体健康有益。可以说,白酒和葡萄酒较量了上千年,曹操诗云:“何以解忧,惟有杜康。”唐诗云:“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一直占上风的白酒如今终于被葡萄酒夺去了风头。

  据杭州餐饮业经营者反映,全年酒类消费量最大的是啤酒,其次是葡萄酒,后面是黄酒和白酒。啤酒市场一度被洋品牌喧宾夺主,近几年西湖啤酒等国产和地产啤酒东山再起,显示了优良的品质和成功的营销。西湖啤酒占据了杭州餐饮业市场70%份额,而昔日炙手可热的洋啤酒如今有的已经不见踪影。经营者说这一切变化,都是市场无形的手在操作的,而不是靠行政手段比如地方保护主义促成的。

  多年来,我们提倡国货,提倡国饮,提倡国酒,提倡国药……这些并非徒劳,但最终起作用的是国货、国饮、国酒、国药自身的品质。如果是“抬不起的阿斗”,诸葛亮在世都无济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