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与风流太守欧阳修
文章出处:中华五千年网 (www.zh5000.com)
【字体: 加入收藏
 

  宋代诗人欧阳修,一生与酒结下了不解之缘。宋仁宗庆历七年,欧阳修遭诬被贬官到滁州做太守。一日来到琅琊,与一老者开怀畅谈结为知已,并在半山腰修一凉亭,常常与友人在此饮酒赋诗或借酒浇悉,并取名为“醉翁亭”。

  有一天,欧阳修带些酒食又去游山,途中遇到几位砍柴的百姓和一位教书匠,便邀一同到醉翁亭歇息,一起猜测拳共饮。其友人智山听说欧阳修上山,也即上山,但久等未见踪影,便下山来寻。在醉翁亭外,但见欧阳修醉眼微睁,面红耳赤,忙上前问道:“太守为何醉成这样?”欧阳修哈哈大笑道:“我哪是醉了!百姓之情可醉我,山水之美可醉我,这酒如何使我醉?偶有醉时,就是以酒浇悉,自作糊涂罢了。”说罢又自斟一杯,一饮而尽,稍倾片刻,竟脱口吟出:

  四十末为老,醉翁偶题篇,
  醉中遗万物,岂自暴自弃记吾年!

  那位教书先生从席间站起,随即附诗一首:

  为政风流乐岁丰,每将公子了亭中。
  泉香鸟语还依旧,太守何人似醉翁?

  直至今日,这首诗的碑记仍然保留在醉翁亭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