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的用途
文章出处:中华五千年网 (www.zh5000.com)
【字体: 加入收藏
 

  自古以来,还没有任何一种饮料像酒这般富有旺盛的生命力,历经千百年而魅力不减,也没有任何一种饮料,似它这般深受不同人种、不同肤色、不同国籍、不同习俗的人们的普遍喜爱,饮之,歌之,友之,恋之,拥有无数信徒而代代相继。自古以来,也没有任何一种饮料,如它这样有无数神奇的传说故事、赞美它的诗词歌赋,赋予这般广泛的文化意义。

  酒,它那「水的形,火的性」的特质,在它浸润整个社会的过程中,形成了其特有的酒文化:寻常百姓之家,浊酒一碗,舒筋活血,有去忧解乏的功效,自不必说。在那些具有审美眼光和生活情趣的文人笔下,更是给酒添上了一圈圈光环,使酒不单是口舌之享受,而且成了精神寄托之寓所,才智灵感发生之「灵丹」,「李白斗酒诗百篇」就是千古流传的佳话!还有那叱咤风云,或心机诡秘的政治家,则视酒为「政治饮料」,无论是外交,还是内政,无论是劳军,还是治吏,常常以酒搭「桥」,以酒润滑。

  
一、祭祀必酒才成礼

  尽管有些人认酒之为物,有害而无益可是翻开历史上或是文学上的记载,在古代祭祀庆贺等场合中,饮酒成为礼节的一部分,在酒谱一书曾这样说:「智者作之,天下后世之而莫能废,故圣人不绝人之所同好。」这句话几乎道尽了酒于人类一生的密切关系。此外,如汉书货志说「酒者,天之美禄。」焦延寿易林上更说「酒为欢伯,除忧来乐。」

  
二、婚丧喜庆酬宾客

  酒,既是娱乐欢宴的兴奋剂,又是融洽人际关系的润滑剂,尤其甚者,目前社会应酬,如果满桌尽珍馐,举杯却无酒,更有人兴难以下箸之叹。有时候,宴客无酒,便无以尽礼,便无以聚,便无以尽情吐露。而有时,在孤寂无聊时,举邀明月,也可一解心中积郁。乃至于「寒夜客来茶当酒」,亦有为千古美谈。面对烦恼,竟有人情愿一醉解千愁。由此以外,酒的功用,又不能算不大了。

  
三、喜相逢、藉酒助兴

  中国人,远客来要「置酒洗尘」,久别相逢则「把酒话旧」。如「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壸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这是迁谪半生,倍历坎坷的明代著名才士杨升庵晚年所写的这首『临江仙』词。

  想象一下,几个知心好友一起饮酒,酒酣而吐真言,彼此得到情感宣泄,朋友间芥蒂消,增进了至诚的友谊,这种境界给人的欢愉和满足是难以形容的。

  另外,酒会使人的理性束缚减弱,感情的流露无障碍,使人显得真率、单纯,因而也令人感到安全。

  
四.送别离、藉酒浇愁

  关于饯行之俗,古文献上有很多记载。『诗经.大雅.韩奕』上说:「韩侯出祖,出宿于屠。显父饯之,清酒百壸」。这是远在周朝时代人们就用酒饯行的例证。

  另设酒饯行之名句,如:「何当重见日,樽酒慰离情。」──(温庭筠『送人东游』),「金陵弟子来相送,欲行不行各尽觞。」──(李白『金陵酒肆留别』)这两句诗表达了友人之间依依不拾的心情。「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王维这首『送元二使安西』可谓最全面、最深刻地反映了古人送别挚友时的情感,诗中虽然没有直接表达离别之苦,相思之愁,但正如诗人说的「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只要心有灵犀,无须多言,此时一切内心感情的交流均融入酒中了,使离别之情更深、更悲、更加动人至深了。

  这种以酒饯别,在唐代达到了高潮,许多诗人都曾吟诵,甚至亲身体验过这一令人感怀的主题:「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萩花秋瑟瑟。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白居易『琵琶行』),「晴漠漠柳毵毵,不那离愁酒半酣」。(韦庄『古离别』);「多情却似总无情,唯觉樽前笑不成」。(杜牧『赠别』)这些诗句中显露的绵绵的离愁,反映了友情的深厚。

  其实,中国人是一分重感情、重友情,则倍加珍惜,不会轻易舍弃。这种真挚的情谊平日往往深藏心底,不易显露,而在离别饯行之时却因酒而到了充分的体现。美好的回忆、未来的憧憬、绵绵的离愁、真诚的祝愿...完全在饯行的饮酒中得到了加深,得到了寄托,得到了解脱,得到了慰藉。临别饯酒,实际上意不在酒,而在于这种浩渺无际、深沉无底的情意的交流与贮存。这便是把酒饯行的真谛。

  
五.藉酒寄情

  北宋文坛宗师欧阳修也是爱酒之人,号称「醉翁」。其传世名作『醉翁亭记』,倒说出其爱酒之心实在酒外。「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在酒也。」这句名言脍炙人口,道出了文士雅饮的基本特征,也揭示出其迥别于凡夫俗子之饮的「风雅之举」。

  江上之清风,山间之明月,此造物者之无尽藏也,供人恣游饱览,心旷神怡,乐趣无限。故自古即有「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之说。当人们的心灵思绪为自然山水之秀丽景色所陶醉之时,以酒达情,乘兴酣饮,觥筹交错,倍增其乐。酒在此不过作为一种传达情感的道具罢了。

  欢乐时饮酒是如此,忧伤时饮酒亦是如此。同一个李白,既高歌「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又浩汉:「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而在饱尝行路难之后,却又低吟:「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此时酒的效力完全受人的主观情感的控制,因人的喜怒哀乐而变化。

  而酒为何有如此大的魅力?

  这是因为文人之子,以自己的情趣附着于酒,使酒不仅成为口舌之享受,而且成为精神之寄托。正是在酒中注入了深情所以无论是饮玉液琼浆,还是喝浊酒村醪,其酒格就升高了。所以,陶渊明那无羁无绊的处世态度,无疑与酒趣对他的抚慰解颐亦有关。「欢言所得憩,美酒聊共挥。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显得是那么恬远而淡泊。

  
六.藉杯中物以言志

  例如,白居易在『长恨歌』中所吟「金屋妆成娇侍夜,玉楼宴罢醉和春。」这些诗句表面上是写君王生活豪华,实际上酒代表了封建统治者的荒淫生活。它又包含着诗人对社会的评价和讽刺。

  另外,如李白的『将进酒』一诗,「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如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君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主人何为言少钱?终须沽酒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

  此诗中,虽然写了人生几何,及时行乐,圣贤寂寞,饮者留名的消极内容,但其旷达不羁,视富贵为浮云的胸襟己跃然纸上,其积极上进的深刻含义也是不言而喻的。而这篇千古绝唱,没有酒,则是很难「生」出来的。

  
七.酒里生灵感.诗画更传神

  有人曾这来形容酒的特点:「水的外形,火的性格」,可以说是深得其神韵。酒,那柔弱的外表下翻腾着火一样的热情。酒精的蒸发令人血脉畅通,精力旺盛,思维活跃,头脑反应灵敏,全身蓄积巨大的能量,随时可以爆发,不由自主,不吐不快。

  对于艺术家来说,酒的这种特点正可以启人智能,激发灵感,调动全部的感性经验与理性认识,集于一点,如火山喷发,文思如潮,奔腾汹涌,不可遏止。从而产生出强烈的创作冲动和表现欲望,奇想不断,新意迭出,取得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许多不朽之作亦由此诞生。

  酒使诗人与诗歌实现完美的结合,融为一体,因为酒能使大脑皮质兴奋,使人的情绪和思维进入高度活跃的状态,调动起经验的记忆和平时积在头脑中而不能意识到的大量信息,催化出灵感。

  这是凡喝酒的人或多或少能体味到的共同经验,「温酒浇枯肠,戢戢生小诗」就是诗人与诗歌融为一体的生动写照。

  另外,中国书法中的国宝-王羲之作的『兰亭序帖』,亦是在聚宴之时所作。

  当时在酒酣耳热之际,醉态朦胧的王羲之取出鼠须笔,饱蘸浓墨,激情洋溢在蚕茧纸上奋笔疾书。真正是思如涌泉一挥而就。这便是流传千古的书法艺术瑰宝『兰亭集序』。刚一停笔,观者赞叹不绝。王羲之自己也十分满意,未料到醉中写出如此神品绝笔。据说他回家后又曾提笔写过几遍,但始终再无最所作之神韵。

  
八.送礼佳品

  中国人是个重感情的民族,但又是一个感情内敛的人种。尽管有满腔热情,却可能被层层包里得冷若冰霜。

  因此,中国人的热情特别是需要触媒。不管是佳节思亲或友人鱼雁往来,假如能托物寄情,更添情味。

  酒,即「水的形,火的性」的特质,不啻是送礼的最好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