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故事
文章出处:中华五千年网 (www.zh5000.com)
【字体: 加入收藏
 

  前天晚上和老公去逛超市,见超市正在做红酒促销,听售货小姐介绍,才知道现在正流行喝红酒。据说是“穷人喝白酒,富人喝红酒”,红酒既能养颜又能健胃。

  听着售货小姐唠叨,我想起小时候熟悉的那个喝红酒的人。那算得上是我爷爷辈的人,解放前的大学生,潇洒倜傥的绅士风度里透着现在小资们从骨子里倾慕却始终学不来的优雅。那时候人们不大关注红酒,只有那些被认为是小资产阶级情调的人才会去喝红酒,所以,市面上红酒的品牌很少。记得那位爷爷辈的人经常喝一种叫“味美思”的,后来偶尔得到一瓶“雷司令”,高兴得不得了,就着简单的家常菜喝得有滋有味。轻啜一口,闭着眼睛细细回味,仿佛又回到那歌舞升平的十里洋场里翩翩起舞,清幽静谧的荷塘夜色里诗意流连。喝“雷司令”对于当时正做着教书先生的他算得上是种奢侈,但是他那陶醉的神情却彰显着在穷困潦倒中依然保持的那份超凡脱俗。

  也许是羡慕那位爷爷辈的人优雅吧,从那时候起,我对红酒有了种欣赏。

  曾经爱过的人是从农村出来的军人,有次他和我说起在军营里喝酒的往事。不知道战友从哪里弄来一箱红酒,还是外国牌子的,一大群从农村出来的兵哥哥们,觉得新鲜,拿着大碗就喝开了。我问他感觉怎么样,他说甜甜的,不错,还不醉人。于是他们一碗接一碗的像喝白酒一样豪饮,边喝边想着家乡,一箱酒喝完了还觉得意犹未尽。那知道第二天一个个全都是晕头转向的,拿毛巾把脑袋勒得紧紧的,还是止不住一阵阵揪心的疼痛。这下他们才知道,原来红酒的后劲这么大。

  一群还没学会矫情的年轻人,用他们最淳朴的感情对待着所有的新生事物,就像他们喝红酒一样,不管结果是什么,只想热情地去体会。

  工作后结交了一位很帅的哥们,真的很帅,一米八几的个子,一表人才,穿着非常考究,而且能说会道。市面上流行的玩乐他都精通,打保龄球能让球馆的教练站一边去。和这位帅哥交往了很长的时间,总在一起打麻将或者喝酒。有次几个人一起出去喝酒,帅哥没要白酒,要的是王朝干红。那时候这酒刚刚出来,帅哥对流行非常敏感,就像他的手机一样,出现一个新款式就马上换那个新款的,绝不落后。酒打开了,帅哥叫服务员拿一装扎啤的大杯,把酒倒进去,然后拿一大瓶雪碧,兑在酒里,还要加上几片切得薄薄的柠檬。因为喝过没有兑雪碧的干红,想念着那一缕酸涩后的清甜,我叫服务员给我先倒一杯没兑雪碧的。帅哥马上打住我,说,你别让周围的人把我们这一桌人全当成农民好不好,红酒就得这样喝。帅哥给大家把高脚杯斟满,“第一杯大家一起干了”,帅哥随时都会表现出一种老大的豪迈,但是那天的酒,我就是觉得没味道。

  兑了其他的东西,那酒就不是原来的酒了。

  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帅哥喝干红不再兑雪碧了,我以为他终于发现不兑雪碧的干红更好喝。一问之下,才知道是因为现在流行不兑雪碧的干红。“干红本来就是把酒里的糖份榨干了才称之为干红的,兑了雪碧不就又把它还原了”。帅哥大概是在那次酒桌上接受了更时尚人士的教诲,所以喝干红不再兑雪碧。我想告诉他,作为时尚人士,喝红酒时需要耐心地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品尝,但是看他喝红酒时一口一杯的江湖豪迈,我想,还是保留点本性吧。

  帅哥总把不会玩流行的人称之为“农民”,不知道他在那些告诉他喝干红要喝原汁原味的人眼里,是否也是“农民”。

  真正理解红酒“酸涩过后是清甜”的滋味,是在认识老公之后。那时我们刚刚在一起,因为对我的爱,他必须要赚到足以让我过得舒适的钱,于是他应朋友之邀去了深圳。才相聚又离别,那种感觉现在回想起来还是酸酸的。离别的那个晚上,一瓶王朝干红摆在桌上,两只透明的高脚杯里是殷红的酒,酒里承载的是离愁。他想到一句很好的话,“霞蔚天涯”。霞是我的名,天涯是他将去的地方。他需要我的爱,我的祝福,我的期待,希望我像天上的霞光一样安慰他在天涯的寂寞,触手虽不可及,但抬头即能望见。他要写下这句话,挂在我的床前,留在我的心底。展开宣纸,发现为他研的墨已快干涸,于是他把杯里的红酒滴在墨里。霞蔚天涯,那四个字是隶书的,雄浑遒劲,力透纸背。他是用心在写的,倾注了所有的爱情和力量。

  字悬挂在床前,他已经远在天边。一天夜里,在想念他的时候,我闻到一阵淡淡的酒香,很熟悉,好象是干红,但是家里确实没有酒。寻觅了一番后我终于发现,那香醇是从字里飘出的,是他倒在墨里的酒在飘溢阵阵清香,是他在思念着我。没有过多的考虑,只为这淡淡的酒香,只为这绵绵的思念,我辞职了,抛开优裕的生活,奔赴我的爱情。

  和他在一起的日子过得很清苦,但是我们在一起,我们有爱,这就足够了。

  前天晚上和他出去散步,天有些冷,一阵阵凉风吹着。我挽着他,他把两只手放在裤兜。我说,我想到我们在武汉的日子了,天很冷,你就这样把手放在裤兜里,我就这样挽着你的胳膊,我们从江边一直走到我家附近,凌晨两点多了,我们走了十几站路,一点也不觉得累,一点也不觉得冷。他笑了。

  我们走进超市,他竟去买了瓶红酒,新品牌,98年酿造的。他问我,你说50年以后这酒会不会有着非常的醇香非常的美味?一定会,和我们一样。我回答。

  我相信,这酒现在算不得什么,但是50年后一定非同寻常;我们现在过得清贫,但是我们正在努力,将来我们一定会过得很美满。就像这红酒,初尝的时候,酸涩,细品之下,却是隽永的清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