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探索发现 > 古墓葬 > “云南王”家族墓群规模仅次十三陵 惹盗贼惦记(图) 

“云南王”家族墓群规模仅次十三陵 惹盗贼惦记(图) 

中华五千年 2008年05月31日08:55 (来源:中国经济网)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今年清明,许多人前往南京雨花台烈士纪念馆时,有一群特殊的人来到南京将军山。他们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沐氏家族”的后人,其祖先黔宁王沐英公元1383年平定云南后,家族12代世袭镇守云南260多年。随着将军山沐氏家族墓群的发现,里面陆续出土的奇珍异宝显示了这位“云南王”家族曾经的辉煌。近日,在将军山又有新发现,本报记者恰好正在南京,于是赶去一探究竟。

    齐聚南京祭祖

    各地都有沐氏后人

     4月6日早晨,南京起了大雾。10点左右,七八十名沐氏后人从全国各地赶到了将军山祭奠祖先,从2006年清明开始,这个活动他们已经坚持了三年。

    去年清明,来自江苏、安徽甚至新西兰的沐氏后人都赶到将军山,当时云南楚雄人沐道贵跟另外一名沐氏后人也千里迢迢赶到这里参加祭奠。这么多素不相识的沐氏后人能走到一起,得力于沐广飞,是他像根红线一样把所有散落在全国甚至全世界的沐氏后人串了起来。沐广飞老家在安徽滁州定远县城西乡沐家村,现约有800多人居住,整个村子全部是沐姓人。定远就是明朝时期的凤阳,也就是沭氏始祖沐英的家乡。几年来沐广飞通过网络搜寻,以创建“沐氏家族”QQ群等方式,联系上了东北、云南、台湾地区以及远在美国、新西兰的沐氏后人。至此,沐氏后人才真正走到了一起。

    南京南郊将军山,出中华门向南约20公里,旧时叫观音山。公元1392年,48岁的沐英死后,朱元璋下令将其灵柩从云南运回南京安葬,追封为黔宁王,其在云南的爵位由其后代世袭。朱元璋把观音山赐给黔宁王沐英作为家族墓地,整个明朝时期沐英家族的12代14个王中有12位安葬于此(第七世黔宁公沐绍勋安葬在云南、末代黔宁公沐天波客死缅甸),后人就把这座山改名为“将军山”。

    沐英的墓穴位于将军山的中央山脊中部,位置高于子孙墓地,墓地已经被回填,只剩一个一米高的灰砖墓门。已经无法窥视沐英的地下宫殿,只有在距离墓门200米远的山脚有一块原江宁县立的墓碑,上面写着“沐英墓”。而在沐英墓左边曾经发掘的几个子孙墓穴,也被文物部门清理后回填,只有一些裸露在外面的灰砖。墓穴前是一片已经建好的别墅,墓穴旁边还有建筑公司正在施工。

    来自安徽滁州市定远县和来安县、泰安市等地区的60多人先来到沐英墓前祭奠。在这块墓碑前,白发苍苍的老人站在前面,鸣放了鞭炮后大家跪下,大声齐诵出土的沐氏家族金牌祖训:“凡我子孙,务要尽忠报国,事上必勤慎小心,处同僚谦和为本。特谕,慎之,戒之。”

    虽然镇守云南

    大后方一直在南京

    在距离沐晟墓500多米的地方,近日又发现了三座新的墓穴。沐氏后人来祭奠时,南京市博物馆的考古工作人员正在现场,指挥工人用锄头、铲子等工具仔细挖掘。

    南京市博物馆一位名叫祁海宁的工作人员赶到现场处理,负责这三座新发现墓穴的挖掘,他曾经参与发掘过沐瓒墓。他说,目前在将军山已经发掘的沐氏家族墓有7座,出土了许多珍贵的文物,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萧何月下追韩信”元青花梅瓶,在考古史上的价值不容忽视。其中沐英的墓穴最重要,但被盗也是最严重的;其次是沐睿和沐昌祚,里面主要出土了一些金、银器,种类也很丰富,其中出土的最主要的两件文物是黔宁王金牌(上面刻有沐氏家族金牌祖训)和一个琥珀杯;而沐瓒墓里面出土的黄金虽然很多,但是从文物上来讲价值并不是太高。

    “家族墓穴里的财富一直让盗墓贼惦记着。”赶来祭奠的许多沐氏后人都很担忧。1959年春,江宁当地农民盗掘沐英墓,时任华东区军政委、南京市市长的柯庆施拍案而起,沿沪宁一线紧急追讨,才为国家追回了顶级国宝“萧何月下追韩信”青花梅瓶,其中一名盗墓者还被判了死刑。

    家族墓地位于“复地朗香”开发的别墅区,沐朝弼墓四周已经耸立着一栋栋建好、已有人居住的别墅;新发现墓穴的地方开发商还在施工。

     4月7日10时,10多名沐氏后人来到了江宁区文物局。江宁区博物馆的馆长周淮林说,沐氏家族墓穴出土了许多珍贵文物,是仅次于南京十三陵的明代墓葬群,在文物方面的价值非常重要。而且,据近期考古发现,与将军山相隔不远,遥遥想望的牛首山上的铜钟便是沐英后代所铸造,根据寺钟上的铭文和相关文献资料考证,牛首山的花岩寺是沐英家族在南京建造的私家寺庙。

    他说,沐英家族捐建花岩寺,不仅是为生者祈福,还有为沐家死者超度亡灵的意思,这证明沐氏家族当时在南京富甲一方。当时沐英的儿子沐昕贵是明成祖五女常宁公主的驸马,沐家在南京有相当稳固的政治基础。安徽巢湖支系的沐氏后人沐春山也说,听长辈口头传说,当时沐家虽然镇守云南,但大后方一直是在南京。家族在苏州那边曾经有一个大花园,每次家族的人员从云南回来都会带来几车的财富,因为当时南京是京城,为了避人耳目,家族人员都是先到苏州,安置好以后才到南京。

    巢湖沐氏祠堂

    到处都有云南痕迹

    来自安徽巢湖的沐春山说起了一个祖辈传说的有关沐英的故事。当时建都南京后明太祖朱元彰开始修建城墙,南边的城墙修好后,朱元彰带着义子沐英巡视,他询问沐英城墙修建得如何,心直口快的沐英回答,好是很好,就怕对面山上的大炮轰击。朱元彰虽心里不高兴,但嘴上没说什么,随后给了沐英一个橘子。之后沐英就接到了要出征云南的消息,感到情况不妙后沐英跑到了养母马娘娘面前诉说,当他说到那天巡视城墙的事情时,马娘娘说,我的儿呀!那可不好了,义父给你吃橘子,那是要剥皮抽筋之意,云南必须要去不能推脱。根据古意云南属于火地,沐英原是姓“木”,时逢壮年能够“长枪刺月”的沐英对明太祖的统治是一个威胁,于是明太祖想让他到云南,那样就会被火烧死。看到沐英面露愁容,养母马娘娘就拿笔赐沐英由“木”改姓“沐”,这样加了水以后就不怕火烧了。

    记者赶到巢湖槐林镇大沐村,这里的祠堂四处都有云南的影子,昭示着沐氏家族跟云南千丝万缕的联系:四角青瓦飞扬的祠堂,四周是白墙灰瓦的徽派建筑,祠堂的两扇红门其中一扇写有“云南世泽”的金色大字;大堂正中央是“云南保障”横扁,以前存放在祠堂耍龙用的红灯笼上贴有“云南郡”字样。

    家族第二十二代老人沐世修抱出家里最老的古谱介绍,这是1946年的古谱,共有15卷,三套共45本。现在的是1965年第八次修订后的新谱,共24本。目前,巢湖支系从沐英开始已经繁衍到二十九代。

    通过这些石印古谱记载,终于弄清楚了沐氏家族的姓氏来源。沐姓始祖原是公元前520年出生、孔子的得意弟子子贡,复姓端木,卫国人。曾担任鲁国和卫国之相,后因避灾祸,后人去“端”独姓“木”,后又有后人加水旁改成“沐”姓。沐英是明太祖起义后途经安徽定远(古时的凤阳),碰到了遭遇饥荒、父母双亡、时年8岁的小沐英,朱元璋发现小沐英聪明、乖巧,加之当时军队里流行收养义子,朱元璋就收下了这名叫沐英的孩子做义子。随后沐英被交给皇后马娘娘抚养,跟随太子一起长大,有了很快乐的童年。沐英被明太祖收养后赐名“朱木英”,后考虑到沐英的父亲已经死亡,为了继承香火赐沐英恢复原姓,因为是赐给的姓氏,所以后人为了报达养育之恩,在写三点水旁时用朱笔。

    其后,沐英的一个叫沐国正的曾孙,在明永乐年间从定远迁家到巢湖居住繁衍。后整个苏北、安徽泰州地区的沐家后人几乎都是从巢湖搬迁过去的。沐世修说,沐氏后人由于受到清朝迫害。远在云南的沐氏后人,还改从了“穆”和“牟”姓,只要是经过改动而来的这两个姓氏,都应该是沐家后人,“我们已经联系上了云南的许多沐氏后人,那才是我们祖先真正的家,我们以后一定要到云南瞻仰祖先的遗迹。”

    国宝梅瓶

    至今只展出过两次

    南京的朝天宫总面积7万余平方米,是江南最大且独具风格的宫殿式古建筑群,南京市博物馆就座落在朝天宫的边角上。

    “你们知道沐氏家族吗?他们墓葬群出土的文物为什么没有展出呢?”向展室二楼的两个保安询问,两人立即证实沐氏家族在南京很出名,特别是墓葬群出土的文物。“想看那个梅瓶呀?那可是我们的镇馆之宝,是不展出的!”听说我们想观看“萧何月下追韩信”元青花梅瓶,这名姓叶的保安连连摆手,他小声神秘地解释,那个宝贝出土至今,就只展出过两次,第一次展出的时间已经相隔很远了。第二次是在2006年的9月30日至10月1日两天,当时是为了庆祝沐瓒墓的发掘,在这两天展出时间里,还出动了南京市公安部门负责安全,全院所有的保安全部24小时值班看守。那个宝贝梅瓶专门放在博物馆的多功能厅展出,整个展厅还有梅瓶的四周都安装了摄像头,专门有人24小时盯着摄像不敢眨眼。“那些宝贝全部放在库房里,戒备森严,平常都不展出的。”两名保安都解释沐氏家族出土的文物以金、玉为主。

    “听说,能和这只梅瓶媲美的全世界只有一只,可另外一只已经在战乱的时候流失到英国,现收藏于英国的国家博物馆。”叶姓保安骄傲地说。

    博物馆外面的古玩市场,一古玩店吴老板说起这个宝梅瓶兴致盎然,他说整个南京古玩圈子里的人都对这个宝贝了解不少。“那个梅瓶果真不同凡响,那宫里出来的东西就是不一样。”他说,这个梅瓶是元末明初景德镇官窑里的东西,是皇帝恩赐给沐家的宝贝。在2006年9月要展出的前几天,博物馆的工作人员跟他们私下聊天的时候,就悄悄地说:“我们终于找到可以镇馆的宝贝了!过几天就要展出了!机会难得,要去看看呀!可能这一辈子也就只能看那么一次了。”展出那天,那个梅瓶被放在中央,四处是警备人员,只能隔着5、6米远的距离观看。

    吴老板说:“你别看这个博物馆外面不怎么样,宝贝多着呢!但是在那么多宝贝中,这只梅瓶能做镇馆之宝,你就知道它的分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