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探索发现 > 自然之迷 > 究竟隐藏怎样的秘密 专家探秘河南“恐龙山”(图)

究竟隐藏怎样的秘密 专家探秘河南“恐龙山”(图)

中华五千年 2008年12月30日09:29 (来源:中新社)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在河南西峡县赵营水库东南面,有五座灌木丛生、外形酷似古代大型草食恐龙的山坡,当地人称之为「恐龙山」,除了外形像恐龙之外,方圆五平方公里的范围内,人们发现地表下高度密集地蕴藏著十几万枚、二十几个种类的恐龙蛋化石,使这片绵延的山丘成了名副其实的“恐龙山”。

倒挂的恐龙蛋

  这里为何聚集数以万计的恐龙蛋化石?这片“恐龙山”到底隐藏怎样的秘密?这些问题都令考古学家深感兴趣。

当地深挖的洞,能清淅看到地质年代

    “白垩纪遗迹”长廊

  二○○八年七月,河南省西峡县阳城乡赵营村村民在修筑公路时,突然发现了成窝的恐龙蛋化石。村民张丰臣说:“在仅新修公路沿线两公里范围内,目前已发现有二十多窝,估计实际蕴藏量不下一百窝。同时还发现树枝蛋、戈壁棱柱形蛋等十多种恐龙蛋化石。”除此之外,村民们在施工中拾到了大量的龙骨化石和古生物化石。

村民们将发现的恐龙蛋化石保存在洞内

  这些巨型恐龙蛋,蛋长在三十七至五十公分之间,成圆圈状围成一窝,每窝在二十六枚至四十枚之间。专家以此推算,仅赵营村巨型长形蛋的蕴藏量就不下五千枚,加上其它种类的恐龙蛋化石,估计总蕴藏量将超过两万枚。

成窝的恐龙蛋化石

  距此不远的任沟村也同时发现了大量的恐龙蛋、龙骨化石和古生物化石。村干部任国志透露,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这面坡上就散布著大量裸露在外的恐龙蛋化石。专家按恐龙蛋化石、龙骨化石和古生物化石的分布层面和分布规律,描绘出一条「白垩纪遗迹」地下长廊。这条地下长廊是打开河南地下恐龙遗迹库的钥匙,随著科学家的深入研究和发掘,有朝一日将把白垩纪时代完整地展现在世人面前。

古生物化石

    蛋化石倒挂岩层下

  “从坑道里蛋化石的密集度看,平均每平方米至少有七枚恐龙蛋化石,这里的蕴藏量应在十万枚以上。”任国志说:“如此众多的恐龙蛋化石的发现,足以证明在数千万年前这儿吸引了几百公里之外的恐龙前来繁殖,不管从湿度、温度等气候条件、当时这儿的土质以及安全保证都适合恐龙繁殖。”诸多优势使这儿成了数千万年前恐龙赖以生存、繁延的栖息地。

巨型长形蛋

  河南的恐龙蛋化石群最早发现于一九七二年,考古学者至今归纳出九个显著特点:一是数量最大;专家估计不下数万枚;其中,世界上独有的西峡长圆柱蛋(Longiteresoolithus xixiaensis)和稀有特殊的戈壁棱柱形蛋(Prismatoolithus gebiensis)最为珍贵。二是年代最早,距今约一亿年左右。三是分布面积最广,分布范围达一千多平方公里。四是品种最多,现出土的已有六科九属十三种,占世界的三分之一,中国的二分之一。五是多种蛋化石共存,在同一埋藏地点出现十多种类型的蛋化石。六是埋藏最集中,呈窝状分布或环状排列,每处多达数十枚至数百枚。七是原始状态最完好,大部分完整如初。八是埋藏层位多,蛋、骨化石共存一层。九是时间跨度大,中生代的白垩纪早、中、晚期都有,时间跨度在六千五百万年至一亿年左右。因此被称为“二十世纪世界第九大奇迹”。

能清晰年到恐龙蛋的放射状排列

  目前,中国已发现恐龙蛋化石有八科十二属二十五种,而恐龙山的恐龙蛋化石分别占总数的二分之一,占世界总数的三分之一。

修路时,恐龙蛋的发现

  考古学者发现,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恐龙山化石,均为蛋的下面而不是上面,恐龙蛋化石何以“挂”在岩层下,而非“长”在岩层上?有关专家从沉积学角度进行解释:沉积层的下部颗粒较粗,而上部则相对较细,恐龙蛋上部岩层的较细颗粒间较易充填悬浮的黏土物质,其黏结性较下部大。这样,蛋的下部岩层压得实,不易在后期再发生变形,黏结性小,蛋化石容易与岩石脱离开;蛋的上部岩层压得不如下部实,容易在后期再发生压裂变形;而黏结性大,蛋化石不容易与岩石脱离开。所以,从地下岩层中采挖出来的恐龙蛋都是倒“挂”在岩石板上。

“地下长廊”内的倒挂恐龙蛋化石

    双子宫每次产两蛋

  研究人员还发现,每窝恐龙蛋的排列呈放射状,但每窝都有一缺口,有专家分析认为:“恐龙每下一次蛋,换个角度,转完一圈,就离开了,但由于身躯庞大,离开时为了避免把蛋弄碎,往往会留一个缺口。”

正在修建的“地下长廊”入口

  有关专家说,到晚白垩世,恐龙蛋孵化率偏低,由于生殖能力低下,不少蛋未受精,加上长期高温,不利于恐龙的生存,其蛋的孵化率也很低。这样,即使恐龙有很高的产蛋率,但被孵化的少,于是便形成了这个时期恐龙蛋密集分布、数量繁多。

微型蛋

  专家表示,恐龙是双子宫动物,每次可下两枚蛋,当地经常发现成双成对的长圆柱蛋化石,便是恐龙具有双输卵管产蛋的实物证据。而尚未孵化的恐龙蛋化石的大量出现,是否预示著生命演化过程中遗传基因的某种缺失,谜团有待破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