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探索发现 > 考古 > 最早中国如何诞生的?最早中国人喜欢吃烧烤(图)

最早中国如何诞生的?最早中国人喜欢吃烧烤(图)

中华五千年 2009年09月28日10:57 (来源:中国经济网)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偃师二里头遗址。位于河南省洛阳市的偃师二里头宫城遗址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偃师二里头工作队2003年春季发现的。经一年多的紧张发掘,考古工作者于2004年底搞清了它的年代、结构和范围。中新社发 张晓理 摄

  中华民族如何由“多元”迈向“一体”?中国最早的“紫禁城”在哪里?国庆之际《最早的中国》出版,予以解读

  1959年,著名古史学家徐旭生先生在偃师发现了二里头遗址,随后,考古工作者通过数十年的勘察和发掘,逐渐揭开了这座都邑的神秘面纱:它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第一个国家——夏朝的都城遗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二里头工作队队长许宏在新书《最早的中国》中系统论证后认为:最早的中国就在洛阳偃师二里头。

  夏商3000年辉煌的历史被后人遗忘,中华民族如何由“多元”迈向“一体”?中国最早的“紫禁城”何在?如何揭开夏商这两个朝代铜原料的来源之谜?许宏接受了本报的独家专访。

  “中国”何以得名?

  《最早的中国》详细阐释了“中国”产生的概念:中国即“中央之城”或“中央之邦”,最早的都城应该就在最早的王朝都城和它附近的京畿地区。该书利用考古发掘与研究成果,辅以出土文物与传世文献等材料,以偃师二里头遗址为切入点,系统地阐述了东亚历史上最早的广域王权国家即早期“中国”形成的过程。

  许宏介绍说,在古代中国,“国”字的含义是“城”或“邦”。在金文(青铜器铭文)中,“国(國)”字的原始字形作“戈”加“口”即“或”字。其中,戈是声符,也兼有执戈守城之意,口表示城邑。到了春秋时期,四周又被加上了外廓,表示国之疆界。从字形上可以看出,一个邦国是以都城为中心而与四域的农村结合在一起的,它又是以都城的存在为标志的。“中国”成为具有近代国家概念的正式名称,始于“中华民国”,是它的简称;现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简称。

  最早的“紫禁城”

  许宏表示,“二里头遗址宫城城墙的发现令人惊喜,这是中国最早的紫禁城!”一座总面积近11万平方米的宫城重见天日,这是迄今所知中国古代都城中最早的宫城遗存。这一重要发现被评为2004年度“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许宏介绍,“此前可确认的我国最早的宫城遗迹,见于二里头遗址以东约6公里的偃师商城遗址,面积约4万平方米。二里头遗址宫城,则较其又提早了一个阶段。这座始建于距今约3700年以前的宫城方正规整,它和它所圈围的大型宫殿建筑,构成整个都邑的核心。虽然其面积仅是明清紫禁城的七分之一左右(紫禁城的面积为72万余平方米),但它却是后世中国古代宫城的鼻祖。”

  有位德国学者指出,中国都城绝对理性的平面布局,与古罗马城在七座山头上延展的平面形成强烈的对比。即使在今天,来到北京的游客无论身处城中何地,总能辨明方位,分清南北,不难领会都城规划者的意图——使生活显得稳定有序。就目前所知,这种理念奠基于二里头都邑。

  揭开铜原料来源之谜

  二里头遗址发现了迄今所知中国最早的宫城、最早的城市道路网、最早的大型宫殿建筑群、最早的青铜礼器群、最早的官营手工业作坊、最早的车辙痕迹,还有用工最巨、制作极精的早期龙形象珍品——大型绿松石龙形器……夏商两代因为铜器而被人所知,那么作为最早被称为中国的二里头铜器的原料从何而来?

  就此,许宏表示,从青铜器的铅同位素分析结果看,二里头遗址青铜器的铜原料,似乎不是取自一直以来学界所认定的中条山,而可能是来自于中原的东方(山东)或东北方(内蒙东部至辽宁西部)。或认为二里头文化晚期出土铜器的铅矿来源,可能来自山东半岛地区。当然,对这类分析推论,学者还大都持审慎的态度,认为需要更多的证据来检核。

  内蒙东部至辽宁西部,在二里头时代是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分布区,这是与二里头文化有一定交流关系的一支青铜文化。在夏家店下层文化分布区的内蒙东部和辽西一带,就分布有较多的铜矿和铅矿。有学者推测,从这一文化的大甸子遗址贵族墓随葬有二里头文化风格的陶酒器看,在这里采掘的铜原料,有可能通过贵族阶层间的交易传入二里头都邑。

  就是二里头,本是一个地处中原腹地洛阳平原的普通村庄的名字,但在绿油油的麦田下,却隐藏着3000多年前华夏民族的一段辉煌的历史,在数千年华夏史前文化积淀的基础上,这里产生了最早的“中国”。——许宏

  对话许宏:

  最早的中国人喜欢吃烧烤

  广州日报:您如何给这本书定位?

  许宏:我自己给这本书的定位是:以二里头为切入点,实说、精说和深说“中国”诞生史。但是否做到,就要读者来评判了。至少,读者从中可以了解作为中国人不可不知的“中国”的由来。

  广州日报:您说最早的中国在二里头,它对世界有哪些影响?

  许宏:二里头文化影响的大幅度扩展,首先与其自身的扩张密切相关。考古学研究表明,在东亚大陆,秦汉帝国问世前的春秋战国时代,中原式直刃青铜剑的分布基本上可代表文化意义上“中国”的扩展范围。其北、南、西界分别及于长城、岭南和四川成都平原。这一范围,与二里头文化陶、玉礼器的分布范围大体相合,意味深长。或许,“中国”的空间轮廓,早在二里头时代就已显现出了它最早的雏形。

  二里头人最先用火

  广州日报:您的书里提到古代,特别是夏商年代酒器扩散的历史背景,是否可以说,酒器扩散到哪里,文明就已扩散到哪里?

  许宏:无论古今中外,扩张都是一个集团内部兴盛的外延。作为东亚地区最早的“核心文化”,二里头文化在内部高度发展的同时,向四围发射出超越自然地理单元和文化屏障的强力冲击波。在这一过程中,华夏国家完成了由多元向一体的转型,“中国”的雏形得以形成。

  作为二里头文化重要礼器的陶酒器盉(或鬶)、爵,在二里头文化的兴盛期已到达了距中原相当远的地域。向北见于燕山南北的夏家店下层文化,南及由浙江到四川的长江流域一带,西达黄河上游的甘肃青海一带。有学者指出,盉(鬶)、爵等二里头风格的陶礼器分布的疏密程度,并非与距中原的空间距离成反比。其出土地点,多位于距二里头文化区颇远的地方。这与日用陶器的传播方式不同,这表明来自中原王朝的礼器被作为权力地位的象征物而接受,而中原王朝与某些区域的社会上层之间,甚至有可能已出现了程度不同的政治结盟。

  广州日报:您在书中说二里头的人喜欢吃烧烤,为什么?

  许宏:在几十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东亚大陆上的先民就开始用火,烤肉恐怕是学会用火以来最早的食肉方法。陶器发明以后,人们可能学会把肉煮着吃。日本学者冈村秀典教授认为,到了二里头文化时期,烤肉仍然比较盛行。

  在二里头遗址以及二里头文化的其他遗址,都发现不少烧焦了的兽骨,猪骨和牛骨居多,构成其食文化的一大特征。位于郑州以西的荥阳竖河遗址中,被烧过的动物骨头以猪骨和牛骨居多。据统计,龙山文化时期的烧骨约占总数的三分之一,而二里头文化时期则占总数的五分之一。到了稍后的二里冈文化时期,被烧过的兽骨的数量大幅度减少。商周时代,用来煮肉的铜鼎成为最重要的礼器之一。除了把作为牺牲的动物整只放在柴堆上烧烤的“燎祭”外,贵族们用于祭祀和食用的基本上是生肉、干肉和用鼎煮的肉,烤肉则一般不用了。(《最早的中国》 许宏 著 科学出版社 2009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