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探索发现 > 古人类 > 曹操墓中一女子或服毒而死 多人自称“曹操后人”

曹操墓中一女子或服毒而死 多人自称“曹操后人”

中华五千年 2010年01月04日10:21 (来源:中国经济网)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曹操高陵”发掘现场 新华社发

 

 

发掘出土的一个陶俑 新华社发

 

    曹操墓在安阳确认,一度引起争论和质疑,有人建议寻找到曹操的后人,用DNA技术来确定曹操墓的真伪。这个建议在网络上一出现,就有多人自称“曹操”后人,还有一上海老者跑到曹操墓地“认亲”,愿与曹操进行DNA鉴定。但担任曹操墓人骨鉴定的专家王明辉认为,DNA鉴定需谨慎,因为会对尸骨造成损毁。

    提取DNA有可能损毁遗骨

    湖南省六合国学书院教授黄守愚认为,对曹操头骨进行DNA鉴定很离谱,很荒谬。他说,到目前为止,即使连孔子家谱都有甚多不可考之处,何况其他家谱呢?因此,全国尚无一套严格意义上的没有断代的家谱。依据曹姓家谱,可以肯定地说,要证明某人是曹操的真正后裔,基本上不可能。所以,提取“曹操墓”男性遗骨DNA与所谓曹姓后人DNA进行对比鉴定,不仅在程序上根本不可能,而且也得不出科学结论。

    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人骨鉴定专家王明辉担任了曹操墓发掘的人骨鉴定工作,他说,即使能得到完全可靠的曹操后裔的DNA数据,两者接近率即使达到90%甚至99%,也只能得出大致结论,不会有100%的结论证明这个人骨就是曹操的。“按照现有技术,提取男性头盖骨DNA,对遗骨本身必然会造成损坏。”王明辉说,而这样冒的风险较大,能否进行需经批准。

    多人自称是“曹操后人”

    曹操墓被确认消息发布后的第二天,在网上就有网名为“才高八斗曹植”的网友自称是曹操第82代后裔。元旦期间,湖南浏阳市太平桥镇合盛村一位名叫曹典钦的村民也爆料称,合盛村曹姓村民是曹操的后裔。他说,几年前,曹氏家族在重修族谱时,一大叠祖传下来的老族谱上明确地记载着他们是曹操的后人。而去年12月31日有一位上海老人从安阳租车来到曹操墓,也自称是曹操的后人,来认“祖坟”。

    对最近出现的众多“曹操后人”,安徽亳州曹操文化研究会会长赵威说,只依据族谱,很难确定他们是曹操的后裔,因为现在还没有发现没有断代的曹氏族谱。

    墓中一女子或服毒而死

    去年12月31日,记者向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一位知名考古专家请教,他指着曹操墓出土文物照片说,看这个头骨的头型非常圆润、光滑,头骨发育和保存都非常好,生前应该是个非常标致的人。

    这位专家说,从头骨的颜色看,有些泛黄或泛绿,与正常死亡的头骨颜色不符,隐约还有一些结晶。另外,一个残断的盆骨也有色泽泛绿现象。其他的骨头,包括另一女性头骨、肢骨色泽呈正常的灰黄色。骨头上不正常的色泽在同样的埋藏环境中出现,可能另有隐情,很值得注意。有可能是服毒后死亡的,但这只是怀疑,究竟是不是服毒死亡,化验一下便可确认。若这位女子为服毒而死,是自愿服毒还是赐死,或者是被别人灌了毒药,这就需要综合判断了。 (据《郑州晚报》 )

    河北学者:“曹操墓”2006年就已发现

     1月3日,河北籍文化学者闫沛东表示,早在2006年,考古人员就在安阳县西高穴村发现了不少古墓,“曹操墓”是其中一个。而且,那些“常所用”之兵器可能是从社会上倒流到陵墓中的……

    推测安阳大墓绝非“曹操墓”

    闫沛东分析,根据墓葬形制、结构及随葬品时代特征,残存的画像石文字“咸阳令”、“纪梁”、“侍郎”、“七女复仇”等内容,且墓室装饰简单,未见壁画,铁甲、铁剑、一男两女遗骨分析,墓主人应是魏国曾任过“咸阳令”、“侍郎”等职务,死后以魏王侯级别谥号“魏武王”下葬的曹氏(或夏侯氏)贵胄或魏国武职大臣,也可能是北魏时期的王室贵族,绝非“魏武帝”曹操。

    出土文物是否是“埋地雷”?

    闫沛东说,此次河南方面宣布的所谓出土文物,即“魏武王常所用慰项石”、“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刀”,不能排除是从社会上倒流到陵墓中的。“业内对此有个说法叫‘埋地雷’,意思是说,将文物甚至赝品重新放至古墓中,然后再从墓中‘发掘’出来,这样价值就无法估量。”

    闫沛东说,“常所用”之兵器明显是根据《三国演义》及有关曹操“患有头风”、“横槊赋诗”编造演绎出的赝品。另外,所出土的随葬品如珍珠、玛瑙,明显有违曹操《遗令》所示:“无藏金玉珠宝”。闫沛东说,有文字所证的“常所用”之兵器,“在北京古玩市场遍地都是”,如此轻率地公布出去,更是贻笑大方。(据《燕赵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