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探索发现 > 考古 > 堪比三星堆的4000年前特大城市 将永沉水底

堪比三星堆的4000年前特大城市 将永沉水底

中华五千年 2010年04月04日16:39 (来源:四川在线)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麦坪人好像是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又好像是突然消失了。”

    创造了极高文明程度的麦坪人如何到达麦坪、最终又去往哪里?由于缺少实物证实,这些问题尚没有确切答案,一切都有待于更多的研究。

    近日,麦坪遗址抢救性发掘获重大突破,11324平方米范围内发掘出数量众多的史前房屋遗址、墓葬及陶、石、铜、玉石器,初步考古结果显示,麦坪或许是4500年前大渡河流域的中心城市。

    出土文物显示,麦坪文化在很多地方不同于三星堆文化,显示出了自己独特的风貌。这里的房屋遗址数量和种类之多,不仅在横断山区,就是放在全国都非常罕见。有专家认为,从考古学上来讲,麦坪遗址的意义甚至大于三星堆遗址。

    遗憾的是,随着瀑布沟水库的蓄水达到851米时,到今年6月份,海拔830米的麦坪村大部分土地将沉入水底,刚刚重见天日的麦坪遗址也将永远沉入20米深的水下

        发掘现场

    又发现6座古墓葬

    昨天,麦坪遗址发掘现场又传来好消息,当天又发现了6座古墓葬!

    与此同时,遗址下方的瀑布沟水库水位又上涨了近1米。

    昨天一早,记者再次来到麦坪遗址考古现场。早上8点,考古队员已和当地农民工一起,用锄头、簸箕、小铲、毛刷在一点点地做着清理工作。

    从现场看,这处工地位于环湖公路和瀑布沟水库之间的坡地上,遗址已被分割成条块,近百名工作人员正在埋头清理现场泥土。

    工地东面新出土的一个墓葬坑里,一架相对完好的骨架已被清理出来,死者脚部有3个陶罐,头部也有1个较小的尖形容器。

        考古价值堪比三星堆

    随着发掘不断进展,麦坪遗址出土文物数量也在不断增加。昨天下午,考古工作队刘化石领队告诉记者,目前已发掘的11324平方米范围内,共出土182处史前房屋遗址、172座墓葬、725个灰坑,此外还有陶、石、铜、玉石器上万件,“现在已经进入了'高产期',每天都有新发现,相比一天之前,仅墓葬就多了6个,到4月中下旬结束时,墓葬至少还能找到20多个。”

    刘化石认为,麦坪遗址文化是一支单独发展的文化,它没在任何地方出现过,“从某些方面来讲,麦坪遗址考古价值甚至大于三星堆文化。”

    以北京大学、中国社科院和四川大学专家组成的专家组认为,根据已有的出土文物判断,麦坪是一处大型史前聚落遗址,从出土的生产、生活工具来看,麦坪遗址居民的生活模式当是以农耕为主,辅以渔猎,是适应山地环境的典型个案。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赵辉院长认为,从出土文物初步判断,麦坪文化在很多地方不同于三星堆文化,是一种独具特征的区域性考古学文化类型,既不同于成都平原考古文化,也不同于岷江上游考古文化。

    6月份将沉入20米水底

    麦坪村海拔830米,按照规划,瀑布沟水库蓄水要达到851米。日前水库已经建成并开始蓄水,到今年6月份,麦坪村大部分土地将沉入水底,刚刚重见天日的麦坪遗址也将永远沉入20米深的水下。

    “考古每天都有新发现,山脚下的水位也一天天涨上来了。”站在遗址上方新堆的土堆上,麦坪遗址考古工作队领队刘化石深吸了一口气。

    由于水库蓄水,麦坪一带的狮子山遗址、龙王庙遗址、大地头遗址、麦坪遗址、金钟山遗址、摆鱼遗址、姜家屋基遗址等多处遗址,除狮子山遗址可以保存之外,其余的都将淹没在水平面之下。

    刘化石说:“考古人面对这么一个考古富矿都会动心,如果有可能,我愿意在这里再挖20年。”

    麦坪人留下无数未解之谜

        他们从哪里来最后又去了哪里

        未解之谜1他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麦坪人好像是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又好像是突然消失了。”刘化石说,麦坪地处大渡河交通要塞,是大渡河中上游最为平坦的河谷地带,翻越北面的大相岭可以到成都平原,翻越小相岭可到西昌和云贵高原,往西是青藏高原,往东则是长江、中原,形成了东西南北“米”字形的交汇区,麦坪人似乎可以从四面八方到达这里,也可以从这里一直走到东南亚。创造了极高文明程度的麦坪人如何到达麦坪、最终又去往哪里?由于缺少实物证实,这些问题尚没有确切答案,一切都有待于更多的研究。

    未解之谜2他们的城市住了多少人?

    刘化石说,从房屋遗址来看,这里出土的182座史前房屋遗址形式多样,有一房的,也有套二、套三的单元组合房,房门朝向一致,大部分墙体处在同一直线上,极有可能是街道雏形。新石器时代的街道,不仅在川内是首次发现,在全国也不多见。此外,出土的墓葬遗址和房屋遗址有明显区域划分。

    刘化石认为,从出土的陶罐来看,当时麦坪人以河谷平地农耕为主;从出土的骨器和石斧来看,麦坪人还会在大渡河中捕鱼和上山狩猎,“从仅1万平方米就出土近200个房屋遗址来看,这里居住的人数相当可观。”

    未解之谜3和三星堆文化有无关系?

    麦坪遗址的石棺葬有盖无底,明显不同于三星堆文化,也不同于巴蜀文化。但专家认为,四川省雅安地区的宝兴、荥经、汉源、石棉等县,历史时期就处于巴蜀文化与西南地区的石棺葬文化、大石墓文化的交汇地带,史前时期更是文化的“漩涡地带”,其往往会表现出各种文化相互交织的情况,对这一地区的发掘与研究,将有利于解决横断山区史前文化的交流和史前人群的迁徙等问题。

    这里的陶罐很多有精美的花纹,与三星堆文化、富林文化既有传承,又呈现不同的风貌,他们之间的传承关系也值得进一步研究。

    链接

        麦坪遗址8次抢救性发掘

    据了解,麦坪遗址于上世纪70年代末被发现。

    2001年四川省组织考古力量对这里进行试发掘。此后,大渡河上的瀑布沟电站建成并开始蓄水,麦坪遗址即将沉入水下。为此,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于2006年开始,对该处遗址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

    2006年至2010年,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对该遗址进行8次考古发掘。其中尤以2007年、2009年和2010年规模最大,成果也最丰富。

    从2006年开始,刘化石在这里干了5年。2009年9月开始的第七次发掘,各类文物出土了近万件,这些文物经简单包装一下就运往成都,当时“集装箱货车就拉了满满一车。”

    据刘化石介绍,2006年发掘时出土了很多陶器、细石器等,为了搞清楚这里的确切年代,他们曾到北京进行过碳十四检测,当时实验室数据显示,这处遗址的碳颗粒距今4000年至4500年。至此,麦坪遗址文化属于新石器时代晚期至商周时期文化成为定论。

    今年正月初五,刘化石和20多名同事就来到麦坪考古工地,和当地100多名民工一起,翻遍了麦坪遗址的每一寸土地。这一天,麦坪遗址5年内的第八次抢救性发掘正式开始,整个发掘预计4月中下旬将结束。这也是麦坪遗址的最后一次抢救性发掘了,剩下的任务就是实验室分析,一个个地揭开麦坪遗址之谜。

    意义

        为细石器研究提供重要资料

    麦坪遗址发现的大量细石器,为深入研究细石器提供了重要资料。四川地区的细石器主要集中在大渡河中上游地区、安宁河流域、岷江上游地区、雅砻江流域等地,但是各区域的细石器又表现出不同的特点,大渡河中游地区的细石器无疑是建立在“富林文化”的基础之上,延续至战国晚期。本次发掘出土的大量的细石器,对于进一步研究该区域的细石器打制技术、文化特点、内涵等方面具有着重要的作用。

    据雅安市副市长、汉源县委书记杨承一介绍,汉源县已准备在新县城筹建麦坪遗址博物馆,所需资金2000多万元已列入县财政预算。

    此外,今年五六月间,麦坪遗址重要文物将在成都展出,考古队也将在成都举行考古成果发布会,届时成都市民可以亲眼目睹麦坪文化的风采,一些未解之谜或许也将有初步答案。

    麦坪遗址

    位于雅安市汉源县,包括狮子山遗址、龙王庙遗址、大地头遗址、麦坪遗址、金钟山遗址、摆鱼遗址、姜家屋基遗址等多处遗址,整个遗址的面积超过10万平方米,以位于大树镇麦坪村的遗址最具有代表性。来源:华西都市报   阮长安 杨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