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探索发现 > 古人类 > 揭秘死亡罗布泊:考古发现4000年前木乃伊

揭秘死亡罗布泊:考古发现4000年前木乃伊

中华五千年 2010年04月25日16:54 (来源:新华网 )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罗布泊沙漠中的小河五号墓地,上百根巨大的木柱是小河古墓最显著的标志。

有“小河公主”之称的女性木乃伊,距今有3800年历史。

在古墓区共发现了大约200具干尸,这是其中一具婴儿木乃伊。

    看不见的墓地

    死亡地带罗布泊,有人在1934年发现了一片神秘墓地,但此后66年里再没人能找到。近年来,通过GPS和Google Eearth的帮助,考古学家再次开启了这片墓地的探索,并揭开了与楼兰遗址完全不同的秘密。

    文_ NICHOLAS WADE 编译_ 潘婷

    在狰狞的罗布泊,考古学家发掘出一处神秘的墓地。墓的主人死于大约4000年前,但他们的尸体却在干燥的气候下得以保存。

  DNA追踪

    这片被称为“小河墓地”的地方位于新疆塔里木盆地附近一个干涸的河床里——一个被山脉环绕的禁区。这片荒漠并不适合人类居住,因为塔克拉玛干沙漠占据了盆地的大部分面积,来往于丝绸之路的人们只能沿着它的南北边缘前行至戈壁。

    新疆的维族人有着跟欧洲人相似的五官特征——棕色头发及长鼻子。同样,这些木乃伊也有着独特的西方面孔,公众很容易把它们和楼兰遗址的木乃伊联系起来。

    复旦大学著名遗传学家金力对楼兰遗址的一些木乃伊进行过DNA分析,尤其是保存完好且众所周知的楼兰美女。他在2007年公布调查结果称,楼兰木乃伊中的DNA标记证实其有东亚甚至南亚的血统。

    然而,关于小河墓地,吉林大学的周慧博士带领的研究小组上月在BMC生物学学报发表了一篇报告,该文章指出,小河墓地的木乃伊是混血,他们同时拥有着欧洲和西伯利亚的遗传标记,因此推断它们有可能来自于国外。

    大多数实验结果表明:一种男性的Y染色体现今主要集中在东欧,亚洲中部及西伯利亚地区,但在中国却很少见。线粒体DNA,这种负责传递雌性特征的DNA,一条具有西伯利亚的基因特征,另外两条基因在欧洲则极为常见,这两个Y染色体和线粒体DNA都很古老,研究团队由此推测:欧洲和西伯利亚人种很可能是4000年前进入塔里木盆地定居,并相互通婚。

    到目前为止,就数塔里木盆地小河流域公墓里发现的木乃伊,年代最为久远。在北京大学,遗传学家用碳14测试分析了木乃伊的DNA,发现最古老的木乃伊有着3980年的历史。
 
 生殖崇拜
    小河流域墓地在1934年最先被瑞典考古学家贝格曼发现,后来又消失了66年,直到中国探险队重新发现,并在GPS上对墓地进行了准确定位。考古学家从2003年开始挖掘,一直持续到2005年。

    考古工作者对5层古墓进行挖掘,见到差不多200支杆,每根近4米高,很多柱子上面是扁平的平面,被涂成黑色和红色,就像大船在“沙浪”上“划水”的桨。

    每根杆的底部都是反转放置并覆盖着牛皮的船形棺材,船内尸体穿着的是埋葬时的衣服,边上是插满羽毛的帽子,由此推断他们很可能是来自阿尔卑斯山脉的提洛尔山(Tyrolean)。他们披着羊毛披肩,胸前别着胸针,脚上是皮靴。下身的衣服仅能蔽体,男性穿羊毛短裤,女性穿线裙。

    每个船形棺材里都装满了随葬品,其中包括漂亮的编织草篮,手工精细的雕刻面具和用于仪式或治病的麻黄包。

    考古学家在女子棺木里发现了一个与实物差不多大小的木制男性生殖器,它被放在尸体的上面和侧面。通过考古学家的分析,这些在每个女士船头升起的4米长的管状物实际上代表着一个巨大的男性生殖器。

    在男子船的一边又发现了一些桨,桨的一头锋利无比,跟他们第一次发现的有点不一样。中国考古学家猜测,这些刚好与女子棺木船上男性生殖器对应,代表着女性生殖器。“整个墓地都遍布性器官的象征物”,美国宾州州立大学研究塔里木盆地史前时期的维克托·梅尔(Victor Mair)博士认为,这种“生殖情结”正是反映出当时社会对生育的重视程度。

    斯坦福大学的人类学家、东亚繁殖研究专家亚瑟·沃尔夫(Arthur Wolf)则认为,这些桨极有可能是一种社会地位的象征,墓穴里的随葬品几乎是同一主题的东西。“事实上,大多数人更重视的是他们的社会地位,认为这些随葬品是他们的骄傲。”他说。

    梅尔博士认为,中国考古学家把这些桨视为男性生殖器这一分析理论还是比较有说服力的。这些木乃伊生前显然对性和生殖有着极大的兴趣,这两者对于他们来说密不可分。尤其是,他们对生殖表现出特别的崇拜。梅尔博士说,他们在几个女性木乃伊的双层棺木里见到很多特别精美的随葬品。

    “在恶劣的环境下生活,婴儿的死亡率肯定很高,特别在地区偏远的情况下,所以特别重视生育,”梅尔博士说:“如果这些人口将来成为族群的话,那么生育这些孩子并把他们抚养成人的妇女们将受到特别的尊重。”
语言猜想

    小河墓地埋葬的文物在欧洲已家喻户晓。据梅尔博士介绍,船葬在维京是一种非常普遍的风俗习惯,青铜时代的北欧就已经发现线裙和男性生殖器标志。

    在墓地附近依然有很多未知的定居点,因此人们很可能住在别的地方,而乘船到达墓地,但在现场并没有发现任何的木制工具,进一步说明这些柱子并不是在这里雕刻的。

    塔里木盆地小河流域的居民,在4000年前入住时,这里就已经是一个干燥得难以生存的地方,他们当时很可能就徘徊在生死边缘,直到他们赖以生存的湖泊和河流在公元400年消失。埋葬的毡帽和编织草篮在公元2000年前也开始普及。

    小河墓地的人说的语言一直是个谜,但梅尔博士认为可能是吐火罗语(Tokharian),印欧语系中的一个古老分支。塔里木盆地发现过用吐火罗语写的手稿,这种语言曾在公元500年到900年在该地区用过。虽然在东方出现,对比印度和伊朗的咝音类语言(Satem),吐火罗语更接近与欧洲的颚音类语言(Centum)。这个结论是基于数百个词汇的拉丁语与梵语(Sanskrit)发音的区别。小河墓地的人们生活在距吐火罗语最早记录的2000年前,但其中呈现出“一种清楚的文化连续性”,梅尔博士说。这种连续性体现在埋葬方式上——与帽子一齐埋葬,这个传统一直延续到公元后前几个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