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探索发现 > 古墓葬 > 青州香山汉墓出土大量文物 彩色俑尤为珍贵(图)

青州香山汉墓出土大量文物 彩色俑尤为珍贵(图)

中华五千年 2010年05月11日09:41 (来源:中国经济网)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图一:骑俑造型生动色彩艳丽。

 图二:马俑制作精致,马鞍等饰件齐全。

 

    长篇报道《山王村兵马俑惊艳面世》于4月20日在本报刊出后,在社会上和考古界引起了不小反响。报道中提到,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王守功介绍,我国现在共发掘了8座车马俑坑,其中陕西4座、江苏1座,而剩下的3座都在山东,也就是除了2002年发掘的章丘危山汉墓陪葬俑坑和2008年发掘的山王村兵马俑坑外,还有一座也是近几年发掘而没有对社会公布的,它就是2006年发掘的青州香山汉墓陪葬坑。

    考古出土文物数量巨大

    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人员崔圣宽主持了青州香山汉墓陪葬坑的发掘,他给记者详细介绍了发掘情况。青州的香山古名琪山、岐山,相传为商王所封。山北有一座封土大墓,俗称纪季墓,民间以为是纪国国君之墓,实际上是汉代墓葬。2006年6月初,青州市谭坊镇在基建取土时于墓的西北角发现了一个器物坑,发现大量陶俑,随即上报上级文物主管部门。接到报告后,山东省文化厅随即组织省考古所和市县文物部门组成考古队进行了抢救性清理。发掘的同时,为搞清墓葬形制、陪葬坑数量、墓葬茔域内附属设施等项,进行了考古钻探和测绘。为加深对墓葬的了解,对钻探中发现的陶窑和灰坑也进行了发掘清理。考古发掘工作历时两个多月,至8月中旬结束。这次工作大体搞清了主墓的形制、规模、与陪葬坑的关系,清理陪葬坑1处、陶窑和灰坑各1座,获得大批遗物,包括各类陶俑、陶器、陶车、铁器、铜器、封泥等。其中陶质遗物2000余件;铁器锈蚀严重,数量巨大、约略估计4000余件。

    崔圣宽说,这座墓葬位于香山之阴,属于大型土坑竖穴墓,甲字形,斜坡墓道向北。墓室为正方形,边长近35米,墓道长40米。陪葬坑位于墓室的西北角,墓道的西侧有土坑竖穴,南北长约7米,东西宽约5米,深约4米。坑内的陶质遗物分别装在三个木箱内,分三层摞在一起。

    陶俑多达1000多件

    “这处陪葬坑中出土的最为重要的文物就是大量陶俑,数量多达1000多件,数量上比较惊人,而且种类非常丰富,造型各异,包括仪仗俑、牺牲俑、家禽俑三类。具体有人、马、牛、羊、猪、狗、鸡俑等。人俑数量近800件,可分为骑俑、立俑;立俑类又有大、中、小三种,前两种皆男俑,后者为女俑和兵俑。人俑的衣冠服饰总的来看保存较好。不同颜色的服饰相得益彰,有紫、粉红、黄、粉青、黑色等,丰富多彩,其中骑俑的服饰最为鲜艳华丽。人俑形态逼真,面容清晰,特别是五官、胡须等表现手法更具艺术性、真实性。女佣则显得小巧而美丽,发髻清晰,身姿婀娜,更是难得一见。在制作上俑头和身子是分作,然后用胶黏结起来。”崔圣宽认为人俑制作精巧,艺术水平很高,是最为珍贵的。

    崔圣宽还介绍,陪葬坑中还有约350余件陶马也很少见,按形体的不同大致可分为两种。一种形体较小,另一种形体较大。从两种马俑来看,形体较大的马又可分为两种,一种是上面的骑俑规格高,还有一种是拉车的马。马上的彩绘保存的基本完整,有枣红、白、黑、花马等,马身上的马鞍等配、饰件一般都比较鲜明。在制作工艺上精巧细致,特别是对马鼻子、眼睛的表现上,突出了它的皱褶纹理,非常逼真。其他的猪、牛、羊、狗、鸡类动物俑约有250余件,大多分布于马俑和陶器的间隙中。

    制作工艺彩绘技法达到很高水平

    崔圣宽告诉记者,除了各种陶俑外,陪葬坑中出土的数百件陶质礼器及生活用器也非常珍贵。陶器种类丰富,数量多达600余件,包括鼎、盒、壶、钫、盘、盆、尊等等,但破碎较为严重,器表一般都施有彩绘,有朱、紫等色,组合成以云气为主的图案。大部分已剥落。陶车共发现两辆。此外还有大量的铁器,包括铁戈、铁矛、铁剑、环首刀等等,铜器以与铁矛等配套的铜镦为主,数量在千件以上,另有少量的弩机、箭镞等。这些铁器和铜器锈蚀严重,数量大,形体较小,可能为冥器。戈、矛的数量多达1500余件,柄的一端都有铜质插件,中部为木杆与戈、矛头相连。铁剑近3000件,其剑格及剑首皆为木质。“该坑虽然内容庞杂,各类遗物混杂在一起,但其摆放还是有规律可循的。最上面的木箱放置的主要是陶壶钫樽类礼器,另有部分牛俑杂在其间。第二层箱西半部基本上都是南北成列东西成排的牛、马俑类。第三层箱最北端是一排南向的小立俑,向南为四排东西向的马及骑俑,再南为南北成排东西成列的马及骑俑;两辆陶车位于箱的最南端。”崔圣宽认为此陪葬坑内文物的排列很有特点。

    对于青州香山汉墓陪葬坑的整体价值,崔圣宽总结,此次考古发掘是汉代考古的重要发现。坑内大量的各类陶俑同数量同样巨大的精致陶器和金属模型兵器同坑分层埋葬是罕见的现象。同时,大量精致的马俑、人俑身上保留有十分清晰艳丽的彩绘,很好地表现出马具、马饰以及各种服饰、冠饰、发髻等,为研究汉代的马具、马饰以及冠服等提供难得的实物资料。此外,陶俑的制作工艺、彩绘的绘制工艺,以及其艺术表现手法都具有很高的水平,进一步的保护和研究当更具意义。作为我省发现的第2处陪葬俑坑,它对于山东省的考古地位有着非常重要的提升作用。(图片均由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