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探索发现 > 考古 > 海昏侯墓内新发现:一堆金器 23件马蹄金 60枚金饼

海昏侯墓内新发现:一堆金器 23件马蹄金 60枚金饼

中华五千年 2015年11月19日12:47 (来源:中国经济网)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专家辨认

  轰动

  出土大量马蹄金、金饼 为我国汉墓考古之最

  11月17日上午,记者刚来到海昏侯墓1号主墓门口,就听到从里面出来的考古人员兴奋地说:“主椁室里又有了新发现。”

  会是什么新发现让考古人员如此兴奋?

  沿着墓道拾阶而下,穿过主墓回廊,上到主椁室旁搭设的平台上才得知,主椁室内出土了成盒的金器。在现场,据海昏侯墓考古领队杨军介绍,在主椁室西堂床榻下方位置,发现了3盒金器。其中,有2盒为金饼,数量在60枚以上;1盒为马蹄金,加上14日已经出土的2件大小马蹄金,数量总共为25件。记者看到,虽然这些金器历经2000多年风雨沧桑,但经过清理后,这些金器仍光彩夺目,让人不禁为前人的高超工艺而赞叹。

  显然,对于这些金器的发现,专家们有些意外。按杨军的话说,此前,经过现场清理,他们已经知道墓葬内有马蹄金,但没想到有这么多金饼。

  随着现场的清理,记者看到,金饼和马蹄金呈现在人们眼前。装在漆盒内的马蹄金摆放有序,一旁是略大的马蹄金,另一旁则是略小的马蹄金,而在中间则摆放着婴儿靴子状的金器,这些金器呈对角摆放。据海昏侯墓专家组副组长张仲立介绍,婴儿靴子状的金器比较少见,可能是麟趾金,有待后一步清理发掘出土后确定。记者注意到,漆盒内的金饼大小与我们平时所吃的南瓜饼大小相当。

  “如此完整的摆放,并且这么多数量金器集中出土,这在我国汉墓考古史上是第一次。”海昏侯墓专家组组长、中国秦汉考古学会会长信立祥表示,这些金器的出土,为进一步揭开墓主人身份提供了重要依据。

  信立祥说,在海昏侯墓内出土的马蹄金,原本应该是嵌了玉,但因为墓葬内部出现过垮塌,此后一直在地下水中浸泡,所以玉从马蹄金上脱落了。

  对比

  金饼为考古中第二次发现 此前中山王墓葬中出土过

  “海昏侯墓出土的金饼,是我国汉墓考古中第二次发现的金饼。”信立祥说,1973年,他参与了中山怀王刘修墓的考古发掘。墓内出土了大小马蹄金各2件,麟趾金1件,大金饼2枚,小金饼40枚,均出于内棺。2枚大金饼出土时,置于墓主腋下,分别重251.7克和251.5克,大体合汉代一斤。金饼正面有“皇”字和其他符号戳记。小金饼重量在42.4~75.6克之间,以50~60克者居多,平均重量为57.43克。

  记者查询资料获知,中山王中,除了在怀王刘修墓中出土了金饼外,在中山靖王刘胜墓中,也曾出土了40枚金饼。

  推测

  60枚以上金饼说明什么? 墓主身份越来越接近刘贺

  信立祥说,目前,对于墓主身份,出土的文物都让专家组的判断指向刘贺。“不过,我们还需要更多的证据。”对于信立祥的观点,张仲立表示认同。

  中山怀王刘修和中山靖王刘胜,都属于汉代的王侯,但其墓葬内均出土了40枚小金饼。而海昏侯墓内出土的金饼数量却在60枚以上,这又是为何呢?

  对于记者的疑问,张仲立分析,从四代海昏侯看,只有第一代海昏侯,也就是“汉废帝”刘贺,才可能拥有如此陪葬数量和规格的金饼。张仲立分析,刘贺还没有当皇帝之前,做的是昌邑王,继承了其父亲的财产。而后,虽然只做了27天皇帝,但当时在皇宫中也应该积累了一批财富。后来虽然刘贺被废黜了皇帝,但昌邑王家的财产依然是归属于他。再到后来,虽然他到了海昏国做了海昏侯,但其身份依然属于皇亲。“他身处海昏国,依然能够享受到皇帝的赏赐,所以才会有如此数量的金器。”

  张仲立推断,海昏侯墓墓主或许是刘贺。“刘贺的子孙不太可能,难以达到如此数量。”

  揭秘

  麟趾金也应是皇帝所赏赐 为当时身份和荣耀的象征

  “在海昏侯墓出土的麟趾金,我是第一次见到。”虽然对靴子状金器并未见过,但张仲立还是将其推断为麟趾金。“汉武帝时期,专门铸造过一批麟趾金赏赐给诸侯王的。”他由此推断,海昏侯墓内出土的麟趾金同马蹄金一样,也是皇帝所赏赐的。

  据《汉书·武帝纪》,太始二年(公元95年),武帝“更黄金为麟趾、蹏,以协瑞焉。因以班赐诸侯王”。可见,这种马蹄金和麟趾金在当时不是流通的货币,而是作为一种祥瑞物由皇帝特地赐给诸侯王的。

  据张仲立介绍,麒麟同龙凤一样,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符号之一,。“因为麒麟稀有珍贵,又能示吉祥、兆祥瑞,帝王们就用金玉做成麒麟形状,用以馈赠亲属,奖赏部下。于是,人们佩戴玉麒麟,就有了显示身份和荣耀的意思。”

  说法

  金饼的出土反映了汉代的酎金律 诸侯所献酎金不合标准将被削地

  据信立祥研究,金饼并非同马蹄金和麟趾金那样,是皇帝赏赐,作为一种身份和荣耀象征。“金饼反映了汉代的酎金律。”

  “酎金是汉时诸侯于宗庙祭祀时随同酎酒所献的黄金。”信立祥说,酎是一种自一月至八月分三次追加原料,反复酿成的优质酒。汉文帝时规定,每年八月在首都长安祭高祖庙献酎饮酎时,诸侯王和列侯都要按封国人口数献黄金助祭,每千口俸金四两,余数超过五百口的也是四两,由少府验收。酎金之制即由此产生。诸侯献酎金时,皇帝亲临受金。所献黄金如份量或成色不足,王削县,侯免国。汉武帝刘彻曾以酎金不足为名,削弱和打击诸侯王及列侯势力。

  “有关酎金的法令在西汉名为‘酎金律’。”据信立祥介绍,酎金律是汉朝政府用于巩固皇权,削弱地方诸侯力量的一种手段。酎金是汉朝祭祀宗庙时,由诸侯奉献的进贡。汉律对于酎金的数量、大小、颜色、成色等有严格的规定。稍有不和,即定为“坐酎金”治罪。“这样的话,诸侯和王如果所奉献的酎金不符合标准,就很可能被除去诸侯国,王被削其县,从而打击地方诸侯势力。”

  记者查询文献得知,《史记·平准书》有记载:“至酎,少府省金,而列侯坐酎金失侯者百馀人”,正是汉代酎金律的印证。

  数据

  一枚小金饼重量约50克 汉代五铢钱达280亿枚

  海昏侯墓出土的金饼,是否可以作为当时的通用货币?

  “这些金饼,在西汉时期,是可以流通的。”信立祥说,西汉盛行黄金,以斤为计算单位。“在海昏侯墓内出土的金饼,是小金饼,重量在50克左右。”

  据杨军介绍,在黄金盛行的汉代,黄金被称为上币,而五铢钱则称为下币。那么,在称量货币的西汉时期,黄金和五铢钱如何换算?就这一问题,信立祥说,在汉代,一斤(250克)黄金相当于1万枚五铢钱。按照他的介绍,五铢钱主要是平民百姓所用,而黄金则主要在大宗交易中流通居多。

  我们都知道,在海昏侯墓内出土的五铢钱有10余吨,数量在200万枚以上。按照这一数据推算,一个诸侯就至少拥有如此数量的五铢钱,那么,汉武帝统一货币制度后,铸造了多少五铢钱呢?

  记者查询文献资料获知,五铢钱诞生前夕,因半两钱濒临崩溃,市场一片混乱,各级政府与商民争利,都拼命铸钱,使得通货过度膨胀,钱币的购买力急速下降,物价飞涨。民众无法生存,相继放弃生产,流亡他乡,靠出卖劳动力来糊口;或者是铤而走险,加入私铸行列,企图赚取厚利。汉武帝初年,百姓因私铸而死亡近万人,而私斗殒命的、畏罪自杀的都无法计算,可见问题非常严重。

  汉武帝先后共进行了六次币制改革,才最终确立了五铢钱作为唯一法定货币的地位。

  元狩五年(公元前118年)开始铸行“郡国五铢”钱,从此民间失去了铸币权,钱币由地方上的郡国铸造,但由于仅规定了钱式和重量,各地五铢显得很不规范。元鼎二年(公元前115年)开始铸行“赤仄五铢”,是专为赋官铸行,使用不久后就被取消。元鼎四年(前113年),汉武帝令上林三官铸五铢,禁止郡国铸钱,正式将铸币权收归中央政府,并统一了西汉五铢钱的官方样式。此后,历代王朝都把铸币权集中于中央。

  据信立祥介绍,关于西汉货币的铸币量,史书有明确记载,汉武帝铸造三官五铢后,每年的铸钱量都很大,从武帝元狩五年至平帝元始五年的123年间,国家共铸钱280亿枚,西汉桓谭在《新论》中记载当时国库与皇室年收入竟多达123亿钱。

  文/江南都市报记者陈艳伟 陈文秀 实习生吴秀娟 图/江南都市报记者许南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