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探索发现 > 考古 > 解码古蜀人:4600年前核桃陪葬 陶瓷果盘奢侈品

解码古蜀人:4600年前核桃陪葬 陶瓷果盘奢侈品

中华五千年 2016年04月20日07:12 (来源:中国经济网)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随葬的核桃有明显摩擦痕迹。

 

  华西都市报记者 张元玲 摄影 张磊

  高山古城遗址是如何被世人发现?

  古蜀先民们的生活是怎样的?

  蹊跷的随葬品核桃,蕴藏着怎样的秘密?

  对于神秘的古蜀文明,民间有很多传说:蚕丛纵目、鱼凫成神、杜宇升仙、开明复活……这些传说是否就是真实的古蜀历史?真实的古蜀文明脉络走向如何?

  答案,深藏于一个个古蜀遗址之中。

  什邡桂园桥史前遗存告诉我们,5000年前的古蜀先民已经以聚落的形式聚居,只是尚未形成“城”的概念。而大邑高山古城遗址的发现,告诉我们,在距今4600年前,古蜀先民已经修建了城墙,表明当时已有强大的组织力量让人们统一协作。

  4月18日,华西都市报记者前往位于大邑的高山古城遗址,试图通过一些蛛丝马迹,在这座成都平原最早古城中,寻访古蜀先民的神秘踪迹。

陶器“果盘”是当时的奢侈品。

 

  古城村的秘密

  村民无意提醒,发现古城遗址

  高山古城遗址位于大邑县原三岔镇赵庵村古城埂,已经发掘的区域能够看到多个墓穴、灰坑、水井等区域。除了这片区域,遗址其余部分仍然隐藏于大片农田之下。

  回忆起高山古城遗址的发现经过,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专家陈剑记忆犹新。

  那是在2003年初的一天,陈剑和一行专家正在大邑盐店古城遗址进行考古发掘,一位邱姓村民不经意提起了一件事:在他一个亲戚的家乡也有两条“土埂子”,与盐店古城相似,地点就在大邑县的高山乡。

  听了这个消息,陈剑惊了一下。他立即打开地图查询这个地点,果不其然,地图显示这里有一个“古城村”,村里更有一处地名叫“古城埂”。

  陈剑大喜,“但凡地名含有古城、埂子、墩子等字样,常常能够发现先秦时期遗存甚至是史前古城遗址。”

  他们立即赶至高山乡古城村。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条基本垂直相交的土埂,宽度约20—30米,高出地表1.5—4米。这就是后来确认的东城墙与南城墙的转角部位。

  其后,高山古城遗址被确认,深藏于地下的古蜀文明等待着人们去发现。

 

出土的陶器纹饰精美。

 

  11年后的惊喜

  发现史前墓地,成都平原最早

  虽然高山古城遗址在2003年被发现,但由于人手短缺,发掘工作一度陷入停滞。

  对于古城的关注与调查,却从未中断。2014年底,一个惊喜的时刻终于到来。

  在位于古城遗址发掘地点东边靠小路的地方,成都考古队队员们发现了第一具人骨。专家们颇为兴奋:这里有可能是一片墓地!配合钻探调查,事实果然如此。

  陈剑一行立刻将这一重大发现上报省文物局、国家文物局,请求进行更大规模的发掘。

  不过,对于考古出土的人骨,不知情的当地老百姓却一度以为“这是国军的遗骸”。原来,在解放前夕,这里曾发生了一次有名的高山阻击战。

  这些遗骸,比村民们猜想的早了4500多年。

  进一步的发掘中,考古人员确认:这是目前成都平原年代最早和最为完整的史前墓地。其规模大、延续时间长、分布密集、人骨遗骸保存完好等特点,让这处遗址显得弥足珍贵。

  长啥样?

  身高165-175cm,与现代人差不多

  在发掘中,共有89座墓葬,一座人祭坑。由于墓葬均是一人一土坑,并未有多人同坑的现象,因此专家们排除了殉葬这种推测,而是认为这里是墓地。

  研究体质人类学的专家原海兵介绍,遗骸有成年人也有未成年 人 ,成 年 人 骨 身 高 在165-175cm之间,与现代成都人的身高差别并不大。

  对于古蜀人的人种,人们一直以来有猜测:欧罗巴人种?蒙古人种?据考古专家陈剑介绍,早年他们在距今5000多年前的营盘山遗址曾发掘先民遗骸,并进行过鉴定,确认为蒙古人种。

  那么,高山古城遗址的先民是否也是蒙古人种呢?陈剑和体质人类学专家原海兵均表示,人种的确定必须通过相关测试研究才能得出结论,“目前暂时不作结论。”

  陈剑介绍,人骨骨架保存完好,专家们将展开体质人类学测量研究,通过体质特征分析、DNA测试分析,为进一步了解古蜀人的来源、迁徙状况提供依据。

出土的石斧。

  吃什么?

  水稻为主食,驯养有猪狗

  古蜀先民们吃什么呢?在生活区域的发掘中,为我们提供了线索。

  其中有一处堆满陶器的灰坑,被考古队员们称为“宴飨坑”,即先民举行聚餐仪式的场所。

  这里出土了几种动物的骸骨:猪的头骨、狗的肋骨还有鱼鳃骨。“这能够说明,当时先民已经将这几种动物驯化,并作为食物。”

  植物考古的专家也有所发现。专家闫雪说,他们通过浮选等考古手法对土样进行了分析。发现里面有水稻、黍、粟、薏米、苍耳等植物的种子。由于年代太久远,种子大都炭化了。

  “根据我们鉴定经验,出土的水稻能够占到90%的比例,说明水稻是当时人们的主食。”闫雪说,这也进一步证明了高山古城遗址的文明受到长江中游的影响较大。

  怎么穿?

  发掘出陶制纺轮,先民已会纺织

  此外,专家们还在部分遗骸中发现了“拔齿”现象。这部分遗骸的上颚两颗侧门齿均被拔除,并且这种现象均只出现在成年人骸骨中,儿童并未发现。

  巧合的是,在距今5000年前的大汶口遗址遗骸中,也曾发现了“拔除上颚侧门齿”的现象。当时人们分析,这种现象可能是出于审美,或是成年的生理标志。

  人们注意到,部分遗骸有明显的骨骼错位现象。“有的是两膝紧靠,有的是骨盆错位……”考古专家刘祥宇介绍,这些骨骼形态可以表明先民在死后曾被捆缚。

  或许因为年代太久远,捆缚工具并未留下痕迹。但是人们在灰坑内发掘出多个陶制纺轮,表明当时人们已经掌握了纺织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