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探索发现 > 古墓葬 > 绍兴上虞现宋朝古墓 墓主疑为南宋户部侍郎

绍兴上虞现宋朝古墓 墓主疑为南宋户部侍郎

中华五千年 2016年04月28日07:41 (来源:中国经济网)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挖掘出来的两个石人

 

  村里保存的民国时的《禁山谕碑》

 

  “我们那里发现了石人石兽,请你们去看看有没有价值。”4月21日,绍兴上虞丰惠镇南源村党支部书记和村委主任来到上虞区史志办和区文物管理所,称村里发现了古墓,请求上虞区里的专家去看一看。

  南源有古墓,当地一直有这个说法,究竟是传说还是确有其事?上虞区文管所党支部书记、研究员王晓红和区史志办工作人员王伯安当天冒雨赶往南源村。

  在南源村王牌岭自然村,大家换上靴子,向一个圆形的小山包走去。沿着一个低缓的山坡高一脚低一脚地没走多远,果然看到被当地村民挖掘出来的两个石人静静地立在坑里。石人两米多高,古代文官模样,只可惜头已没有了。据村民说,“其中一个的头估计还在,要再掘一掘找找看。”而除了这两个石人,村里以前还看到有石羊石虎,但后来不见了,估计被人偷走了。

  “石人、石兽称作石像生,是安设在古代帝王陵墓前的,是皇权仪卫的象征。”王晓红说,这说明墓主人的身份非同一般。

  边看边走,继续向上,不时可见一些碎裂的石构件。当地村民说,这些经过人工雕刻的石构件是侍郎墓亭子的碎片。山坡一片荒芜,终于看到一块厚实的大石板,下面有一条裂缝,四周是杂草和乱石。“这就是户部侍郎刘汉弼的古墓。”原王牌岭村党支部书记刘银龙肯定地说。

  王晓红仔细察看墓门和周围的环境,与下面的石人相对应,也确认这就是古墓,“但可惜啊,这墓已被盗了。”

  史料

  上虞的方志文化和家谱文化发达,能不能在这些史料中找到线索?史志办工作人员王伯安查阅了大量历史资料,在明《万历新修上虞县志校注本》和《上虞刘氏新宅宗谱》等资料中均发现刘汉弼的介绍。

  在《万历新修上虞县志校注本》中,把刘汉弼作为忠烈人物,作了专门记载:刘汉弼,字正甫,南宋上虞人,嘉定七年(1214年)举进士,后历经升迁,以户部侍郎致仕。其中还有一篇《宋户部侍郎刘忠公墓志铭》作了详细记述。

  刘汉弼任职之时,正是南宋权相史嵩之为相期间。史嵩之专横独断,排斥异己,为公论所不容。而刘汉弼等一批大臣力主改革,深孚众望,是史嵩之的主要反对者。刘汉弼为人正直,敢于得罪权贵,廷上当面弹劾史嵩之,史对其恨之入骨。其后,力主改革者接连暴疾而亡,刘汉弼亦肿疾死去,朝廷上下疑史嵩之下毒所致。后宋理宗下诏赠刘汉弼官田五百亩、钱五千缗,作为抚恤金。

  刘汉弼死后建墓于上虞西溪湖边竹斗弯,墓前立有牌坊。

  遗存

  现在的南源行政村由原南岙、贾塔、王牌岭三个村合并,而其中王牌岭村以刘姓为主。刘银龙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担任王牌岭村党支部书记。他说,我们王牌岭刘氏的祖先就是来这里守墓,后来才不断繁衍,开枝散叶,形成后来的王牌岭村。

  据他介绍,村里还有一块侍郎墓的墓碑,小时候他曾经看到过,但现在已不知去向。本来侍郎墓周边有几座亭子,那时候石人石兽排成两行,从甬道进入墓地,场面甚是壮观肃穆。只可惜,坟墓在“文革”中被毁于一旦,墓室被盗,周围文物被彻底铲平。但所幸两个石人由于过于沉重,被当时的村民就地掩埋,才得以保存。

  目前村里保存完好的是一块民国年间上虞县公署立的《禁山谕碑》,内容是说,这里的山上有众多古墓,为加强对古墓的保护,禁止上山砍伐,禁止动土挖石。

  当地村民反映,在这带山中还有一座规格更高的陵墓,叫“赵王墓”。据说这赵王是皇帝之叔,有皇家血统,墓前原来有高大的牌坊,俗称“王牌”,王牌岭的地名也由此而来。

  赵王墓同样在“文革”中被毁,许多雕刻精美的石梁石碑被砸碎或者被抬去垒了河坎,比刘侍郎墓毁得更加彻底。而留下的除了这些民间传说,就是一些存史的档案。

  发掘

  据现存史料查证,在现王牌岭山中,不仅有刘汉弼墓,还有赵龙图(疑为赵王)墓,在刘汉弼墓北;还有林希元(元至正间上虞县令)墓,在瑞象寺左。

  “王牌岭可称其为文物宝地,可惜‘文革’及其前后破坏严重。现在我们心里也很急,但仅凭我们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南源村党支部书记倪国民表示,我们现在正动员村民做好遗存的保护和史料的挖掘工作,待条件成熟时尽可能恢复一些。

  前几天南源村专门召开村民座谈会,召集老人回忆过去,挖掘史实,他们还打算重修家谱、祠堂,让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重见天日。村民说,南源村资源丰富,有1500年的古树,有宋朝时的古墓,有茂密的山林、广阔的水面、雄伟的寺院,还有青梅、杨梅等各种水果,这些都是良好的人文资源和生态资源,利用好、开发好,迫在眉睫。

  目前,村里的两个牌坊正在修建中,有着倪元璐、倪元珙等上虞历史名人的倪氏家谱也已付梓中。村里还注重新农村建设,把“五水共治”、环境整治与自然生态资源开发、历史文化保护结合起来,建设好现代的新南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