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 探索发现 > 考古 > 海昏侯刘贺墓内为何出土大量珍贵文物? 考古专家山东释疑

海昏侯刘贺墓内为何出土大量珍贵文物? 考古专家山东释疑

中华五千年 2016年05月24日07:11 (来源:中国经济网)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关闭

  他曾经荣登大宝,成为大汉天子,却仅仅过了二十七天就被废。作为废帝,他度过了自己郁郁寡欢的短暂一生。他死后的墓地作为一座标准的列侯墓,却埋藏了远远超出想象的宝藏。历史记载27天干了一千多件荒唐事的他却自幼熟读儒家经典。他就是历史上的海昏侯刘贺,随着海昏侯墓的发掘,越来越多的秘密开始逐渐清晰起来。

  5月18日,国家博物馆研究院、南昌汉代海昏侯墓考古专家组组长信立详来到山东博物馆,以《西汉废帝海昏侯刘贺的无奈哀荣》为题揭秘了海昏侯刘贺墓挖掘出的众多历史谜团。

  海昏侯刘贺何许人也?

  史料记载,刘贺身世显赫,是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刘彻之孙,第一代昌邑王刘髆之子。后元二年(前87年)即位为第二代昌邑王,时年五岁。元平元年(前74年),因昭帝死无继嗣,十八岁的刘贺由权臣大将军霍光拥立为帝,成为西汉第九位皇帝。

  好景不长,刘贺在位仅二十七天,又被霍光发动宫廷政变赶下帝位,成了千夫所指的废帝。在之后的十一年里,他被囚禁于昌邑王故宫中,国除爵夺,在严密的监视下苦熬岁月。直到元康三年(前63年),汉宣帝终于发了善心,将二十九岁的刘贺封为海昏侯,让他到荒僻的鄱阳湖畔作一个贬谪贵族。

海昏侯墓内发现的刘贺印

  几年后,刘贺又因交接不慎、妄议政事获罪,被“销户三千”,成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千户小侯。不久,像一片飘落的枯叶,刘贺溘然长逝。《汉书》本传只以“后薨”两个字将这颗暗淡帝星的最后坠落一笔轻轻带过。南昌新建区的墎墩山墓地,成了刘贺的最后归宿。

  海昏侯墓内有什么宝贝?

  2011年3月,江西省文物部门接到群众举报,南昌市新建区大塘坪乡观西村附近山上有一座古代墓葬遭到盗掘,文物部门立刻对该墓葬周边区域进行了考古调查。历时5年多,考古工作者一共勘探约100万平方米,发掘约1万平方米。

  信立详表示,从海昏侯墓及其所属的外藏椁和椁室中,出土了各类文物一万余件套,很多文物都是第一次出土。其数量之巨,种类之繁超过了同时期的许多诸侯王墓,这些文物真实再现了汉代高级贵族的奢华生活,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科学价值和艺术价值。

海昏侯墓发掘现场

  内棺:内棺里器物排列整齐,最南侧排列有纵二横三贴金漆盒五个;其北一直到主棺的最北端应为墓主人遗骸,从器物分布情况判断,应为头南足北;遗骸最南部至中部依次清晰可见有纵四横三七块大小不等的玉璧,遗骸中部有带钩、佩玉、书刀等,同时发现写有“刘贺”名字的玉印一枚。接近北侧两纵向排列的玉璧间夹有带钩等物品,玉璧两侧各有玉具剑一把;遗骸下有包金的丝缕琉璃席,琉璃席上放置有一排五枚金饼,共有20排。

  黄金:刘贺墓出土的黄金数量之大令人惊愕,迄今已达478件。其中重汉金一斤的金饼是385枚,大马蹄金17枚,小马蹄金31枚,麟趾金25枚,金版20版,总重量120公斤以上。

墓内出土大量金饼

  乐器库:乐器库中出土了两架编钟,一架编磬,一架25弦的漆瑟,和排箫、笙等乐器同出的还有大量的伎乐木俑。

  竹简和木牍:在所有文物中价值最高的无疑是数千枚竹简和80余版木牍上的文字资料,根据对2000枚竹简的初步释读,已知其中的内容有,《论语》、《易经》、《礼记》、《孝经》等儒家经典,还有农书、方伎类文献,还有一篇属于西汉当代文学赋体的冢赋,描绘了为一位列侯花费数百万修建豪华墓室的经过。另一篇为刘贺在籍田礼上的祝文。 木牍的内容,已知的有刘贺及其夫人在元康四年(公元前62年)分别写给汉宣帝和皇太后的奏折。

  孔子像屏风:发掘过程中,考古人员在主椁室内发现一组屏风,上面写有孔子生平的文字以及孔子画像,屏风上的铁钉和大铁环依然清晰可见。在西汉时期,屏风一般为皇室和贵族生活的“标配”,常与床榻并列使用。

  信立详认为,从墓主有关的文物可以看出,刘贺绝不是像汉书所说的那样荒唐不堪,因此汉书中对刘贺的记述和评价不足凭信,刘贺的悲剧绝非不肖所致,而是缘于缺乏政治经验和权臣当政的时代造成的。

  标准列侯墓内为何出土大量文物

  信立详表示,海昏侯刘贺墓是一座西汉中晚期的标准列侯墓。在他看来,主要是因为海昏侯墓符合西汉列侯墓的一般特点,但由于西汉列侯地位、封户、财产相差悬殊,在建造墓葬时视情况对制度规定有隆杀(注释:犹尊卑、厚薄、高下)也是必然的。

  具体到刘贺,由于废帝的尴尬身份和一生没落的下场,刘贺虽然最终以侯的规制下葬,可墓内埋藏的宝物却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为什么一个潦倒的列侯最终却享受到了如此的“哀荣”呢?信立详认为,这与刘贺死后的一系列“诡异”的事情有关系。

  信立详表示,依据西汉制度,列侯死后,其家人无权自行处理丧事。《汉书·景帝纪》:“列侯薨,遣太中大夫吊祠,视丧事,因立嗣。其葬,国得发民挽丧,穿复土治坟,无过三百人毕事。”神爵三年(前59年),刘贺死。“上当为后者子充国;充国死,复上弟奉亲,奉亲复死”,意思是说,刘贺死后,确立刘贺儿子充国继承,结果充国很快死了,于是又让刘贺的弟弟奉亲继承,结果又死了。这一离奇事件立刻成为刘贺政敌攻击他的口实,他们认为这是老天要让刘贺绝后,所谓“天绝之也”。政敌们主张“暴乱之人不宜为太祖”,建议将海昏国除国绝嗣,这一意见并很快得到宣帝批准。

  这样,刘贺的家人瞬间都成了庶人,再也无权继承和享用刘贺作为列侯的专用财产。这些财产中,当然包括刘贺被废后经朝廷恩准继承的刘髆的全部财产。对于前来“视丧事”的太中大夫来说,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将这些财产全部埋入刘贺坟墓中。但是,由于财产太多,只能修造规模宏大的墓室。这也正是表面上刘贺备极哀荣的真正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