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说耶只经
文章出处:中华五千年网 (www.zh5000.com)
【字体: 加入收藏
 

  宋居士沮渠京声译

闻如是:

一时佛在迦奈国,国中有婆罗门大富,姓名耶只,本事九十六种外道,以求福佑,闻人事佛,得富贵长寿安隐,度脱生死受福,不入三恶道中,不更勤苦。耶只自念:我不如舍置外道,当奉事佛。因诣佛所,以头面著地,为佛作礼,长跪白佛言:「我本愚痴,无所识知,窃闻佛道恢弘,大慈普济,佛天上天下人中之尊,无不安隐者,我今欲舍置所事外道,归命於佛,愿佛哀我,当受教诫。」

佛言:「若今所言大善,熟自思之,而止恶为善者,何忧不得安隐?」

耶只白佛言:「今以我所事非真故,归命於佛,当哀愍我曹去浊秽之行,受佛清净决言,若审尔者大善。」 耶只便前受五戒:一者不杀生;二者不盗;三者不 ;四者不两舌恶口妄言绮语;五不饮酒。三自归已,起绕佛三匝,持斋七日而去。自是之後,行到他国,见人杀生射猎,盗人财物,耶只便欲随之;见好色女人,心意贪之;见人是不是,便论道之;见人饮酒醉乱,便欲追之;心不安定,更欲悔之。自念:我不能事是佛法,终当还佛五戒。

即诣佛所,叩头白佛言:「我前从佛受五戒,多所禁害,不得从我本意,今自思欲罢,不能事佛,佛法尊重,非我所能奉事,当可得还五戒不?於佛意当可尔不?」

佛默然不应,言未绝口中,便有自然鬼神,持铁椎,击耶只头破之;复有鬼神,解脱其衣;复有鬼神,以铁 就口中,移取其舌;有 女鬼神,以刀深割其阴;有鬼神,洋铜沃其口中,前後左右,皆诸鬼神,竞来分裂其肉。如是耶只,眼目臭 ,面如土色,自然之火烧其身,求生不得,求死不得,鬼神持之甚急。

佛见之如是哀愍念之,因问耶只:「汝今者当云何?」

耶只口噤不能复语,但举手自搏,从佛求哀,佛便放威神,鬼神皆怖而走,耶只便得稣息,更起叩头,前白佛言:「我心中有是五贼,牵我入恶 罪中,出是恶言 今受其罪,自我所为违负佛言,愿佛哀我。」 佛言:「自汝心口所为,当咎阿谁?」

耶只白佛言:「从今日以往,当自改更奉持五戒,岁三斋月六斋,烧香然灯,供事三尊,身人意不敢复犯。」

佛言:「如是大善,自若眼目所见,身体所更,自作自得,作善得善,心念不善得不善,佛者法中之师,教人去恶为善,後长得度脱,诸天及人民,愚痴者,皆使智慧,不更勤苦,从今已往,改更修善,莫得听心意所为,误人之本。」

佛说经已,耶只心意开解,即得须陀洹道,欢喜而去。耶只归家,即饬舍中大小,皆诣佛所受五戒,岁三斋月六斋,耶只便舍家,剃头发被袈裟,从佛作沙门,遂得阿罗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