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弟要不要给老师磕头递帖
文章出处:中华五千年网 (www.zh5000.com)
【字体: 加入收藏
 

  武林只有俗人,没有圣人。圣人都是吹出来的。

  狂人也是俗人,譬如宁秋离。我有一位朋友,看了宁秋离收徒的光盘后,说了一句:“他怎么也搞这一套?”朋友说的“这一套”,指徒弟向老师磕头递帖,是如今很时兴的一种仪式。在我朋友看来,像宁秋离这等自号“楚狂人”的人,不该效法时兴,否则让人觉得他到底迈不过世俗的门槛。

  比之老宁,我是更俗的俗人,所以递帖这事,我不但不反对,还认为大有必要。譬如跟我练拳的人不交钱,但给我做徒弟也要磕头递帖。

  也许有的人不解,但我在乎自己的功夫到底给了谁。我的东西不是轻易得来的,没有理由不珍惜。老百姓过去爱说“敝帚自珍”,那么凝结了半生心血的武功,在自己心里是什么价值呢?把这种至珍至爱的东西给人,当然会要求回报--武功财产只肯交给终生追随的徒弟。

  头只能磕给一位老师磕头递帖的用意是把师徒关系固定下来,即使不能固定一辈子,也是时间越长越好。从这个用意讲,为师者都很可怜。

  老师的可怜之举,是被某些人的朝三暮四逼出来的。常有这样的人,跟这个老师学一年半载,又跑到另一个老师那里学。这种人最可恨,朝秦暮楚很难学到真东西。磕头递帖的用意之一,就是为了对付这种人--给人磕了头再去转投别人,被大家看不起,也没有人敢再教。

  指导徒弟是很累人的。无论练什么拳术,能使学生快速出功夫的方法,都是累老师的方法。倘若老师轻松了,学生就该受累了,甚至不出功夫。

  有人说:我有两个老师,他们的功夫我都想学,我磕两次头、递两次帖,行不行?我以为,给两个老师磕头类似一个女人嫁给两个男人。女人这么干,是犯了重婚罪。给两个老师磕头,法律不能判其有罪,但其为人添了败笔。所以,别拿脚踩两只船这种事考验老师,到最后两边都讨厌了,一只船也坐不上去。

徒弟也有理由考察老师

  有许多原因使人难以从一而终,譬如才练两年,老师故去了,或者某老师的拳不适合自己练,或者老师保守,但更多的人是出于先前的老师没功夫。我接触过许多武术爱好者,他们都不能准确地给自己的老师定位--是有功夫还是没功夫,是水平一般还是极擅格斗,他们搞不清楚。

  令徒弟懵懂的地方很多。譬如发力,粗略地分,就有独自空发、讲手发力、对抗发力三种。假如一个教拳者独自“找劲”很过关的话,在非对抗时能爆发出骇人的力度,且力十分活整,前后上下左右都均衡,不管是练什么拳的,都能唬一气。有些教拳者就靠这手唬人。这里有个蹊跷,爱好者往往觑不破,就是独自空发和讲手时的神妙之力不等于实战中的打击力,大家千万要搞清,否则离上当受骗就不远了。

  那么,哪一种发力能打人呢?就一种力--实战中的力!惟有格斗中的打击力,才是真正的武术发力,舍此力,武术无“力”可谈。武术技法也一样,能在实战对抗中派上用场的技法,才叫技法。舍此技法,武术同样无“技法”可谈。

  格斗的功夫只能用格斗来检验。虽说格斗经验丰富的人不见得是高手,但高手必定实战经验丰富。如果老师上了岁数,不再和人动手,要多了解他以前的经历。了解不到。去跟师兄们试手,如果他们擅打,可留下来练;反之。可以告辞。与师兄试手,一定要真打(或接近真打),若指定出某拳某腿或放慢动作的试手,什么也试不出来。

  老师能打,还要看训练方法好不好。对徒弟起决定作用的,是老师的训练方法。有许多老拳师能打,但他的功夫是“事倍功半”磨出来的,徒弟可能受不了那个罪。

  对抗训练在武术训练里,是内容最繁杂、涉及环节最广、细节要求最严的一项,既是训练的重头戏,也占了整个训练的最大比例。对抗是否经常搞,方法合理否,是个关键问题,直接决定能不能练出功夫。武林人普遍不能打,归根结底,输在没经过对抗训练这一环节。

  头脑较传统的人,兴许开头两年不搞对抗,接下来理当传授这些东西,否则此人不是半瓶子醋、便是拿“事倍功半”的老一套磨你。假如他有好方法而不教,你该反过来在自己身上找原因,是自己没下功夫,令老师失望;还是对老师孝敬不够;或者和老师不对脾气,让他讨厌了……你只要有一点做得不好,老师都不会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