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传统武术的追求
文章出处:中华五千年网 (www.zh5000.com)
【字体: 加入收藏
 

  我从小便喜爱祖国传统文化,体育运动,对武术更是情有独钟。总感觉武术很神秘,令人 神往。十四五岁始学一些套路,认为套路为技击之招数的组合,式子之串连,武术是招数 与功夫合而为一而已。但一经实战、却难以面对千变万化、瞬息数变的情况。反思后,逐 改学少林短打拳、亦称六门短打拳,即一招对一招,一招变几招的讲手变势之中,技击效 果虽有进步,但终不令自己满意,为此常思索,传统武术究竟是什么样的呢?与现代流行 拳术有何样的区别?
  
   七十年代中期在京有缘与著名武术家何德泉老人相识,且一见如故,都有相见恨晚之感, 为此能亲眼目睹了何老所演示的传统武术、功夫,令人大开眼界,耳目一新,聆听了有关 内功、丹道、易筋、易骨、易髓修练的梗概、与当今许多不讲内在修练,只从间架修习有 本质的区别、当今流行之武术只是通过间架练习,轻视内在修练的筋骨练习,很难达到其 目的。以及京城与外地武林界掌故,以及他一生习武的经历,使我对传统武术有一个粗浅 而明确的认识,即传统武术是一种高深的文化,综合性很强,技击术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修正人心、涵养道德、养生合道、达天人合一之境才是终途。何老对当时武术演变为舞术化、套路化而感到痛心,对我对传统武术有着执着追求所感,欣然同意将平生所学传授于我。因文革受迫害何老身心倍受摧惨,与我相识不久癌症即到晚期,虽经内功修炼抵挡年余、延长生命、教我习武已经是力不从心、我们之间都感到万分遗憾,最后见何老时他语 重心长的嘱咐叹说:“我习武一生,虽继承了家学,却没能发扬光大,但我不能将所学全 部带走,传统武学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贵财产,不是属于那家私有、个人财产,现我虽不 能教你,但希望你能继承下去,咱爷俩缘份很好,我愿将平生所学用之拳谱、内功修炼、 轻功之练习、习拳悯得等等材料留给你,以补我未教之憾,望不负我重托而努力,更希望能找到一个更好的师父......。”虽没直接向何老学艺实为终身大憾,但老人之重嘱与期 望,时时常在耳边回响,激励我对传统武学的不懈追求与探索。
  
   七十年代末,我从学费志光老师学习拳击,费老师为五十年代北京体院拳击队队员,曾获该级别全国冠、亚军。对拳击与武术之间孰优孰劣我请教了他,师曰:“若只习武术之套 路,对拳、讲手讲招而不实战者数年,甚者十几年者与习拳击月余或经年者相搏,往往大 都是习拳击者胜前者,而且往往是习武者惨败,但真正领会和掌握了传统武术内涵的人是不可轻视的,就其我所学,在这方面有亲身体会,极深刻,令人终身难忘,但有这样功夫 的人现今很少见,习武者众多,功夫好者甚稀少。”费师之言在实际生活中屡屡得以验证。
  
   八十年代中到现今我师从巨赞法师衣钵传人,峨嵋临济宗掌门傅伟中先生习峨嵋十二庄, 丹医药、中医药、内功按矫、点穴、针灸等等,闲暇时免不了谈起先生习武之经历,傅师 幼习少林拳,稍长随京师骆兴武习形意、八卦、与骆师情感交厚,得骆兴武之真传,而没能将艺深学,后深憾下乡返城经梁涑溟先生介绍,随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巨赞法师习峨嵋临济宗十二庄等诸技,终成为法师唯一传人。傅师对传统武术有较明确的认识,认为武术不得真传,很难与西洋拳相较,认为峨嵋功中虽有劈空劲之功,但不能隔空制人,但在相应的距离可用于疗疾,师说:“武术之技击是二人相搏,一般情况下二人必须有接触点才能将人击倒、击伤、击出,再高的功夫也得通过接触点而发挥作用,所谓隔空遥击而胜人大都只是传说。”傅师论及武林前辈之掌故,对单香陵、李文彪、骆兴武之功夫非常敬佩 ,对尚云祥、王芗斋之武学功夫更是推崇有加,并说:“巨赞法师有言嘱,出山之后只讲气脉修练,不讲武功争斗、较技、传习十二庄只授文架子,为此,我仅遵师命,加之教务医疗繁忙,故武功疏而少练,若你不趣可气武共修,本来拳禅如一,以武演道为正途,望 能多方寻求探索,但世间懂其内涵,知其三昧者廖若星辰”。
  
   九五年我送师出国后(傅师现在美佛罗里达州搞内功按矫、丹药、中医食疗治疗肿瘤及疑 难杂症,传播中国传统文化),我用四五年时间、直接与间接考察了全国许多武馆、校、 武术名人、函授广告之内容、教材、考察了较流行的创新拳种,给我的结论是大都令人不 满意,相当一部分是套路与实战分家,实战部分用拳击、摔跤、散打,有的打着速成,速 效以迎合急功近利者之心态。有的确是名人“真传”,大派掌门,但教的却是误人之艺、 有各别馆校子虚乌有编造一些东西,天方夜谭的做广告骗人钱财,无异强盗窃匪,有极少 数武校馆虽有真东西,但只是传统武术中的很小很少一部分,使人难窥堂奥。时世纪初, 傅师从美通话与我说:“从美报纸得消息说,一美拳手,来华考查中国武术、名人,遍访 名人高手,私下较技华高手皆败北,一行从未遇敌手,中国武术空有虚名者多。”师评论 :“可能对方有所夸大其词,但武术通家高手却稀矣......”。可能一些高手隐于民间, 少有露面,相遇需有机缘,望留心寻访。
  
   因为我参加过陈太平老师的函授,“先天太极拳”、“武学大明白”,通过教材和广告都 实是求是毫无夸张造作之词,故抱着一点希望,试试看,洛阳考察若无所获,即终止数年 的考察。 一与陈师会面,我即说明来意,与众不同的是交谈不久,陈师命我倾全部所学施展于他, 但无论怎样进攻,从任何角度击打他,都被他化解的同时而击倒,并且是刚一触及他即稀 里糊涂的被放飞、放倒。陈师又命我防守,我尽心严密防护住中线、头部、但无论怎样防 守都无用,陈师进攻之手像在空中飘浮不定的行走,一旦碰到我防护的手臂随即象蛇样般 转弯击中我,形同迎面倾倒水银,又似毒蛇着体缠身,我的防守在他面前形同虚设。后陈 师兴起索性让我拳脚相加随意击打他,而不防守,只用身子迎接,拳脚到处着身皆化为乌 有,只要碰到身子就没有了着力点,感到自身失重如临万丈深渊前倾或摔倒。我想自己习 举重近二十年,年轻时力扛七八百斤,力举二之百斤之重,试用本力能否擒拿住他,也可 能陈师化解不了,一经提出,师欣然应允,我尽施各种擒拿之法,拿他身体任何部位,使 他处于被势,反关节尽可能使他无法化解为止,以至我双手十指反关节撅他一指,也全被 他不可思意的化解了,化解的同时将我击倒或击出.本来顺势主动的我,显得处处被动。只 有挨打的份了。几日的交谈与交手,我无数次被放倒,击出外,还体会陈师一指击倒人的 功力,也体会了当年何德泉老人所说:“看你强壮无比,经不起一抹拉!”(当时何老没做给我看)陈师让我尽力站好站稳用一手在我身上随意轻轻一抹拉,我便随手而倒,真是 身不由已,不保抗拒,有亲身体会的人有十数人。我惊叹道这功夫了不起!陈师却淡淡说 :“此雕虫小技,传统武学有更深层次的东西。”与陈师交手试手,他好像早知道我的意 图似的,交手比平时屡次偷袭根本办不到,欲进不行,欲逃不能,如同被一张大网扰罩着 ,陈师如收网之人,且真的博击格斗时他眼神中闪烁出异於常人的神光。使人心魄惊颤, 令人不能正视而神散意乱,其面部表情瞬间变的可怕,身体飘然而至敌前后,而敌已是随 势而仆,无论从气势,神谙上和技击上都令对手不寒而栗,即便是旁观者亦胆颤神骇。我 提出太极拳,形意拳前辈有打人如拍球一说,况先人高手能做到,目前武林界能做到此功 夫的人为实不多,陈师不妨一试?陈师随即在我小臂上轻轻一拍,我身体随即腾空离地, 我近乎九十公斤的身体此时如同轻飘飘的皮球一样,此时陈师体重较我轻许多,原来只听 说而没见到的功夫,只有在成名技击高手身上才有的功夫,再陈师这里见到了。
  
   没有到洛 阳前,虽对自己功夫不满意,但长年与别人轻技试手也觉的不是差的不行,经几年的考察骨子里反产生了一些傲气,在其他地方试手时我能经起他人较重的拳脚击打,而陈师将手 轻轻放在我胸口并不发力,只是刚刚触及立刻感到心中发闷,心慌,恶心欲吐,体会到击 前痛后,击左右痛的穿透力,不可言状。在他手中我感到万分虚弱,原来所学拳击,武术 ,摔跤等技半点也用不上。
  
   交谈知陈师因身残而习武,对传统武学寻根示源,不畏艰难险阻,从名山大川,庙寺古刹 ,到乡间僻壤,参佛道俗三家,足迹大半个中国,时时食不果腹,衣不遮体万苦千辛二十余年,终得多家真传,使身体达到了全面的健康,素质超过了一般的常人。从医学角度来 讲也是个奇迹。并对原传陈氏太极拳,武当太极拳,无极门先天太极拳,无极拳,形意拳 ,道家八卦掌,少林拳,心意把,大成拳等诸多拳种都有深入精细研习,究查与精辟独到 的见地,许多论述与世俗之论大相径庭,尤对丹道,气疗,食疗亦有相当的造诣和实践。 陈师虽艺高而无半点市井之气,淡漠名利虽有许多武术名家的弟子及掌门人,前来拜师, 有些许与名利,但师都宛言谢绝,有些被击败的国外武术,泰拳,空手道,跆拳道,柔道 ,拳击,格斗高手高薪骋请境外执教,更有甚者愿出资金买断陈师之艺,前提只能教他国 人,不能教中国人,师严词拒之:甘为布衣,决不出买祖宗!就此我不解,询问陈师:“ 您有那么多事迹为何不报道?”陈师坦然一笑说:“境外挑战者,大都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