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纷乱残棋难防情变氤氲迷雾另有病因
文章出处:(www.zh5000.com)
【字体: 加入收藏
 

  掌门手谕

  上官飞凤道:“申洪,你来告诉他们。”

  那个用独脚铜人作兵器的虬髯汉子上前说道:“我们二人奉了主人之命,送一封信给天梧道长。天梧道长知道我们要来扬州,他在看过了敝上给他的那封信之后,就回房间去写了这封信托我们带来扬州,设法交给你们。”

  上官飞凤说道:“恰好我知道你们要来楚家找我算帐,我就顺便把这封信给你们带来了。你们现在还要和我算帐吗?”如果申洪所说属实,华山派掌门给本派弟子的手谕都可以付托与上官云龙的手下转交,华山派门人又怎能够还和上官云龙的女凡为难?

  夭玑道人面色十分难着,不理会上官飞凤,却对申洪问道:“我们的掌门师兄可有回信给你们的主人?”

  申洪说道:“没有书信,只有口信。他叫我们回禀主人,事情他已知道。他多谢我们主人的好意。”

  天玑冷冷说道:“恕我说句无礼的话,你的大名我还是初次听见。你在上官先生那儿,恐怕还不是头面人物吧?”

  申洪淡淡说道:“不错,我们只是无名小卒,给主人供奔跑用的无名小卒。”

  天玑道:“如此说来,我们的掌门师兄会把此事付托你们,我就不能不有点疑心了。”

  他把那封信一扬,接着说道:“各位同门都看过了吧,这封信的格式也似乎有点不对。”

  要知天梧道人一向优柔寡断,华山派大小事务,差不多都是取决于天玑道人的。这次天玑道人率众下山,更是作为同门之长的,按说天梧不会对他这样不客气,下“谕”

  给他。即使是要“字谕”众弟子,似乎也该由他代为“传谕”。但这封信写的只是“字谕本派弟子”,根本没有提及他的名字,竟是把他和一众弟子一视同仁。

  玉虚子道:“天梧道长把这封信交给申洪的时候,我是在场的!”

  天玑道:“当时你没看过这封信吧?”

  玉虚子佛然不悦,说道:“你以为我会偷看别人的书信吗?”

  天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但你既没有看过,又怎知是原来的那……封信?”

  申洪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天玑冷冷说道:“我不知道掌门师兄托你转交的那封信是写给谁的,但我知道贵派的公冶弘先生善于伪造字画,他大可以冒亢我们师兄的笔迹,另外写过一封。”

  玉虚子忍不住道:“天玑道兄,我不敢说你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那天我是在场的人,我也曾经听见天梧道长是要你们回山的。”

  天玑冷笑道:“玉虚子,我相信你是君子,但这两位仁兄和我却是素昧平生;这位上官姑娘,我也只知道她是卫天元的朋友。”言下之意,对他们自是不能相信了。

  眼看就要弄僵,瑶光散人忽道:“我看这的确是掌门师兄的笔迹无疑!”

  天玑道人哼了一声道:“何以见得?”

  瑶光散人道:“掌门师兄用草书写的那个‘谕’字,习惯是少了‘人’字下面的一划的。他这个习惯,外人决难知晓!”

  天玑语塞,半晌说道:“即使是真,但这次的事情,给许多朋友的帖子都是由我发出的,来的时候,你们也曾一致同意由我把舵,如今岂可半途而废,贻人以虎头蛇尾之讥!”

  上官飞风冷笑道:“哦,原来你就是带头要他们跟你对付我和天元的人,好,那你就做‘老虎’做到底吧。我倒要看看你是老虎还是老鼠!”意思明显之极,那即是要和他作单打独斗的了。

  天玑道人即使未曾与楚劲松拼过一掌,对上官飞凤的“幻剑”也是甚为顾忌,此时功力都未恢复,当然更加没有取胜的把握。他硬着头皮说道:“打就打,难道我还怕你不成!”口说“不怕”,心中其实是害怕的。

  瑶光散人道:“师兄,这不是赌气的时候,请你听我一言。”

  天玑道人道:“好,你说!”

  瑶光散人道:“我以为任何事情都没有比替先掌门师兄报仇一事更为重要,天梧师兄既然说以前种种揣测均非事实,那即是与齐勒铭、卫天元、上官云龙等人都无关了。

  他要我们马上回山,我们岂可违抗现任掌门人的命令!“

  天策、天枢等人都是害怕再打下去的,闻言齐声称是。

  天玑道人口头虽硬,心中实亦虚怯,正好趁此自下台阶,便即说道:“既然大家都这样主张,那就回山再说吧。姓卫的,这笔帐记下,日后再和你算!”

  齐漱玉刚才险些被他所擒,气还未消,抢着说道:“牛鼻子臭道士,这笔帐卫师兄不和你算,我也要和你算!”

  楚劲松不愿节外生伎,说道:“玉儿,不要多言了。你还是去看你,……啊,你妈已经出来了。”

  此时园中大规模的混战已经停止,零星打斗还有一些。穆志遥那班手下也还未全部撤退。园子里仍是闹哄哄的。

  楚夫人庄英男放心不下女儿,此时正在出来找她。齐漱玉向她跑去,说道:“妈,我在这儿,我没事!”

  她们母女尚未相会,忽又听得有人叫道:“师妹,你回来!”

  这个人是郭元宰,他在唤他的师妹徐锦瑶。

  徐锦瑶披头散头,一面跑一面叫道:“不要管我,我要问问楚伯伯去,问他为什么反而要帮那姓卫的小魔头!”

  她话犹来了,忽然斜刺窜出一个人来,一把将她抓住。说道:“对啦,你要报杀父之仇,那是还得倚靠穆统领的。穆大公子正在想念你呢,跟我回去吧!”

  这个人是御林军的军官韩柱国,那班“鹰爪孙”就是以他和鲁廷方为首的。用喂毒的透骨钉伤了卫天元的那个人也正是他。

  庄英男见状大惊,飞快跑上去挥袖一拂。

  只所得“啪”的一声,韩柱国的脸上起了伤痕,皮破血流,幸好未打瞎双眼。说时迟,那时快,韩柱国已经把徐锦瑶举了起来,当作盾牌,挡着楚夫人了。

  他手持匕首,对准徐锦瑶颈背,冷笑说道:“我不知道应该称呼你做齐夫人还是楚夫人,但不管是谁,都不能动这位徐姑娘,她是我们穆公子所要的人,穆公子吩咐过,活的拿不回去,死的也要。你要抢她回去,我就先杀了她!我告诉你,我这把匕首可是淬过剧毒的!”

  楚夫人投鼠忌器,空有一身本领,也是束手无策了。

  上官飞凤忽地走上前来,笑嘻嘻的道:“你们不过是要人质罢了,我来交换这位徐姑娘如何?你们把我押到京师送给穆志遥,功劳岂不更大?”

  韩柱国虽然动心,但一想:“我如何惹得起这个妖女?”连忙喝道:“你别过来,我们要的只是这位徐姑娘!”

  上官飞凤叹道:“这可真是令我伤心了,原来我送给人家,人家都看不上眼。”

  陡然间,只见寒光一闪,韩柱国晃了两晃,慢慢的倒了下去。倒了下去,喉头方见裂开。原来他已是给上官飞凤以迅如闪电的幻剑杀了。她出手之快、之狠、之准,令得楚夫人都不能不动魄惊心。

  啪的一声。上官飞凤插剑入鞘,这才笑道:“你看不上我,我只好杀了你!”

  徐锦瑶糊里糊涂得以脱出韩柱国的掌握,吓得呆了。

  郭元宰将她扶稳,说道:“师妹,你还不多谢这位上官姑娘的救命之恩!”

  徐锦瑶惊魂未定。眼睛看着上官飞凤,讷讷的仍是说不出口来。

  上官飞凤哈哈一笑,说道:“说不上什么多谢。我知道你和卫天元有过节,那件事我也曾经帮过卫天元的。恩恩怨怨,一笔勾销也就是了!”

  徐锦瑶还能说什么呢?她心里想:“爹爹其实也是罪有应得,难道我还能够当真倚靠穆志遥给我报仇不成?”只好不作一声,默认对方所提的条件,和郭元宰走了。

  卫天元道:“楚大侠,这次都是我连累了你!”

  此时华山派已经走了,天玑道人请来的那玑真假混杂的“侠义道”也都走了,“鹰爪孙”更是早就走得干干净净。但地上却留下十多具尸体,一大半是“鹰爪孙”的。

  楚劲松苦笑道:“卫老弟,莫说这样的话。穆志遥早已对我疑心,即使没有你这桩事情,我也是不能在家安居的。恕我不送你啦。”他是忙于部署弃家避难的大事了。

  楚夫人走上来道:“卫贤侄,要是你有机会见到她的爹爹卫天元道:”请师婶吩咐。“蓦地觉得”师婶“这个称呼有点不妥,避开她的目光。

  庄英男好像不知怎样说才好,停了一会,方始说道:“要是你有机会见到她爹,托你捎个日信。就说,就说玉儿在我这里,叫他不要挂虑。”

  卫天元应诺之后,回过头来,对齐漱玉道:“师妹,今晚多亏你的帮忙。”他也是不知怎样说下去才好。倘若过去的话,像这样俗套的客气话,在他们之间是决不会有的。

  齐漱玉神情更其落漠,淡淡说道:“恭喜你找到了一位才貌双全的师嫂。”

  卫天元知道他在姜雪君“灵前”的祷告已经给这位师妹听见了,只能尴尬一笑。

  上官飞凤却很大方的和她笑道:“多承谬赞,我和他只是定了亲,未必一定是你的师嫂呢。”

  卫天元鼓起勇气说道:“师妹,请你告诉我,雪君的遗体究竟是在何处?安葬了没有,昨晚的‘灵堂’又是怎么回事?”

  齐漱玉并没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冷冷说道:“哦,你还记得雪君姐姐,我倒真是要替她多谢你了。”

  卫天元道:“我是特地来料理她的后事的。”

  楚天舒说道:“听说她的遗体,当天就给人搬走了,什么人我们不知道,但你将来一定会知道的。雪君是我的师妹,这灵堂是我们兄妹为她布置的,只是聊表对她的一点悼念而已。”当他说到“你将来一定会知道的”这句话时,有意无意的看了上官飞凤一眼。

  齐漱玉冷冷说道:“卫师哥,我替雪君姐姐多谢你来给她祭奠,但我不愿意再见到你了。你走吧!”

  卫天元心情激动,忽地只觉一阵头晕,眼前金星飞舞,身形是似风中之烛,摇摇欲坠!原来他中毒多时,又再受了刺激,此际已是支持不住了。

  庄英男道:“唉,玉儿,你怎么可以这样气你的师兄?”

  上官飞凤道:“我会替他解毒,不妨事的。”当下先点了卫天元的睡穴,跟着吩咐手下将他搬上准备好的马车。

  楚家忙于逃难,只有丁勃送她出去。

  丁勃说道:“上官姑娘,我要向你请罪。这出戏,唉,真想不到……”

  上官飞凤道:“这出戏你唱得很好啊,请什么罪?”原来“这出戏”正是她和丁勃安排的“

  丁勃说道:“我虽然没有荒腔走板,但想不到这场戏却几乎弄假成真!要不是你来得及时,我都恐怕下不了台。”

  上官飞凤道:“上半场是做戏,下半场已经不是戏了。那些人不请自来,硬要在咱们所编的戏里插上一脚,充当打手的角色,与你有何相干?对付这些人也唯有把他们赶下台去。”

  丁勃苦笑道:“那也可以说得是有人要求和咱们唱对台戏吧。但我却有一事不明……”

  上官飞凤道:“你是奇怪我怎的会及时赶到吧?按照原来的编排,这出戏我本来是不用到楚家登台的。”

  丁勃道:“你已经得到风声?”

  上官飞凤道:“不错,我就是因为知道有人要唱对台戏,才跑来赶他们下台的。保定那晚和你分手之后,我已经知道穆志遥派人南下了,后来在金陵我还碰上穆志遥那位宝贝大少爷呢。”

  丁勃说道:“那班鹰爪孙还容易对付,华山那班人的行事却有点出乎我的意外。第一,我弄不懂他们为什么好像和齐家有着深仇大恨,他们的掌门被害,本是与齐家丝毫无涉的,他们却冤枉我们的大少爷于前,现在又来诬赖卫少爷。第二,你的手下和那班鹰爪孙打斗,他们竟然明显的帮鹰爪孙。”

  上官飞凤道:“天玑那班人来得这样快,我也没有料到。不过他一定要来和我与天元作对,却是在我竟料之中。”

  丁勃一怔道:“哦,早已在你意料之中。”

  上官飞凤道:“不久你就会明白的。嗯,你放心让我把你的卫少爷带走吧?”

  丁勃说道:“卫少爷支付与你,这正是少主人和我的共同心愿。对啦,我家小姐不懂事,冲撞了你,请你莫要见怪。”

  上官飞凤道:“我怎会和她一般见识。”接着笑道:“这出戏其实也是为了你家小姐做的。她和楚家少爷,从昨晚的情形看来,料想是可以从兄妹变为夫妇了。这才是你家主人最大的心愿吧?”

  丁勃道:“多谢姑娘成全他们。”

  上官飞凤道:“好,那你可以放心回去了。”

  她回到马车,摸一摸卫天元的脉,发觉他的脉象已经接近正常,甚为欢喜,心里想道:“看来他的内功比起一个月前又已大有进境了。虽然他已经服下一颗碧灵丹,中的毒也井非十分厉害,但若是内功的火候不到,是绝对不能这样快就好转的。”

  申洪似笑非笑的说道:“这次虽然碰上一点意外麻烦,事情总还算顺利。恭喜姑娘。”

  上官飞凤道:“快驾车吧,放轻点儿,别惊醒了他。”

  她哪知道,卫天元的内功造诣尚在她的估计之上,此时虽然还是在睡眠的状态中,但却已有了一点朦胧的知觉了。

  卫天元一觉醒来,已经是在公冶弘的家里了。

  他一张开眼睛,就看见上官飞凤。

  “好了,你醒过来了,先吃点稀饭吧。”上官飞凤说道。

  “想不到上次古庙之事,今又重演。这次是你第二次服侍我了。”卫天元苦笑道。

  上官飞凤道:“这次和上次不同,上次你是遭慕容垂的毒掌所伤,那老魔头的毒掌要比韩柱国暗器所喂的毒厉害得多。这次我担保你用不了两天就可以恢复如常。”

  吃过稀饭,卫天元精神好了许多,问道:“丁大叔呢?”他朦胧记得,好像丁勃是曾出来送行的,故而一开首就问丁勃。

  “他回去了。”上官飞凤道。

  “你好像是和他说过话。是吗,他怪不怪我不肯跟他回家?”

  上官飞凤吃了一惊,说道:“你听见我和他说话?”

  “我也不知是否做梦,只是隐约听见他在叫我。不过我想他既来送行,总会有几句话对你说吧?”

  上官飞凤这才放下了心,说道:“他的确是时我说了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其实也是早就在我意料之中的。”

  卫天元道:“什么事情?”

  上官飞凤道:“你猜丁勃为什么跑来楚家?”

  卫天元道:“不是来找我回去的吗?”

  上官飞风道:“这只是一半原因。”

  卫天元道:“另一半呢?”

  上官飞凤道:“你猜猜看。”

  卫天元笑道:“那当然是为了我的师妹了。爷爷年老,我和师妹,总得有一个人回去奉侍他。丁大叔消息灵通,他是首先打听到了师妹在楚家,这才来的。”

  上官飞凤笑道:“这一半原因,你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卫天元道:“哦,其二又是什么?”

  上官飞凤道:“不错,他是为了你的师妹而来。但最紧要的还不是找她回家,而是为了她的终身大事。”

  卫天元怔了一怔,说道:“你是说她和楚天舒?”

  上官飞凤道:“不可以么?他们既非同父,亦非同母,只不过有着兄妹的名份而已。”

  卫天元道:“我并没有不赞同他们结婚之意,相反,他们要是能够成为夫妇,齐楚两家的宿怨也可化解了。”

  上官飞凤道:“这主意是银狐穆娟娟出的,你的师叔齐勒铭亦已同意他们的婚事了。

  了勃就是受托而来,玉成此事的。“接着,笑一笑道:”其实用不着丁勃来撮合,昨晚你在楚家,也应该看得出来他们小俩口是情投意合了吧?“

  卫天元笑道:“不错,我看他们的感情也不像只是名份上的兄妹了。嗯,他们的确是很适合的一时。”接着笑道:“现在我明白了,原来你以前说的,我到扬州,可能有一件喜讯等待着我,原来指的就是此事。”

  上官飞凤道:“那你可以放心这个小师妹了吧?”

  卫天元道:“我和你一样,心上的一块石头,现在总算是可以放下来了。”要知未来扬州之前,他还是有点担心师妹对他的余情未了的。

  上官飞凤面上一红,说道:“你说你自己好了,不必拉扯上我。你以为我一定非嫁你不可么?”

  卫天元忽地叹了口气,说道:“说正经的,小师妹我是可以放心了,但另一件事,另一件事……”

  上官飞风道:“你是说雪君姐姐的下落?”她一时大意,话说出口,才发觉漏了“遗体”两字。

  卫天元却没有这样细心推敲,点了点头,就道:“不错,她的遗体不知是谁带走,令我担心!”

  上官飞凤道:“其实你不用担心,搬走雪君姐姐遗体的人,料想不会对她怀有恶意。”

  道理是很容易明白的,假如那人要杀害她的尸体,当场戮尸,岂不省事,何必费那么大的劲搬回去?

  此时卫天元已经冷静下来。仔细一想,点了点头。

  上官飞凤道:“你放心,过些日子,我自会替你查个水落石卫天元道:”那我预先替她多谢你啦。“

  上官飞凤嗔道:“我们已经定了夫妻名份,你还说这样见外的话!”接着叹口气道:“雪君姐姐知道你这样关心她,她死了也当瞑目了。”

  卫天元不觉有点尴尬,说道:“我对你也是一样关心,不过你不知道罢了。”

  上官飞凤道:“你莫误会,我不是妒忌她。”

  卫天元道:“我也不是信口开河,哄你喜欢的。你知不知道,为了你,我几乎和丁大叔、楚大侠打起来呢!”

  上官飞风道:“哦,为了我?怎么回事?”

  卫天元道:“他们说,有一班人定了昨晚三更要来这里捉拿你,……”上官飞凤道:“因此,你马上就想回来与我有难同当,对么?”卫天元道:“不错,但他们却不许我回来。”上官飞凤笑道:“那也是为了你好呀!”

  卫天元道:“我知道,但我怎能让你独自承担灾难,是死是生,咱们都应该在一起的,对不对?”

  上官飞凤泪盈于睫,说道:“卫郎,你对我这样好即使我现在就死,也甘心了。”

  卫天元道:“咱们还要百年偕老的呢,我怎能让你就死?但想不到不是我赶回去救你,却是你赶来救我。昨晚这里没事吗?”

  上官飞凤道:“你走了之后,我是曾发现平山堂那边有几个形迹可疑的人走来走去,但丁勃说的那班人,都上楚家去了。对啦,一定是他们侦查的结果,知道你已前往楚家,就以为我也在那里。所以一窝蜂都到楚家来了。我就是因为发现有可疑的窥伺,而你又迟迟不见回来,才赶去的。”她替丁勃圆谎,编造得合情合理,卫天元自是相信不疑。

  上官飞凤道:“希望你明天能够骑马,不能骑马,也可坐车。

  因为明天一早,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

  宗主之争卫天元叹道:“都是我连累了你们。”

  上官飞凤道:“这不关你的事。不错,鹰爪孙已经知道这个所在,公冶弘和我们都是非走不可的。但经过昨晚在楚家的一战,穆志遥派来的那班鹰爪孙已是伤亡过半,在他们未有新的得力助手调来之前,这里最少也还可以保得几天平安的,”

  卫天元道:“那你为什么要走得这样急?”

  上官飞凤道:“是爹爹叫申洪、屠壮他们来催我回去的。”

  卫天元道:“家里有什么事吗?”

  上官飞凤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是白驼山主想坐爹爹那个位子。”

  卫天无道:“令尊是西域十三个门派共尊为‘宗主’的,对吧?”

  上官飞凤道:“不错,白驼山主就是要这十三个门派从此不再奉我家的灵旗,改听他的号令。”

  卫天元哼了一声道:“想不到他竟有这个胆量,真是不度德,不量力!”

  上官飞凤道:“你也不可太过小觑他了,他的武功或许不及爹爹,但他所练的寒冰掌和火焰刀,这两门功夫却是比慕容垂还更厉害,爹爹也未必能够克制他的。何况他还有一个善于使毒的妻子金狐助他,他的手下也不比爹爹少。”

  卫天元道:“十三门派中人,甘心拥戴他吗?”

  上官飞凤道:“那也说不定啊,我想最少也有一半人会跟从他吧。”

  卫天元道:“为什么?他们不怕‘不奉灵旗,幻剑诛之’?”

  上官飞凤道:“因为白驼山主给他们的好处一定会比我爹爹给他们的好处更多。你是知道的,自驼山主用大麻来制炼神仙九,这些年来,他做这个贩毒生意可发了大财。

  而且,十三个门派中人,也有不少是上了服食‘神仙丸’的瘾的。“卫天元皱了皱盾,心里想道:”我对争名夺利之事不感兴趣,但这个白驼山主,我却是不能容他作恶!“

  上官飞凤道:“爹爹身边缺少得力的帮手,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当然要赶回去帮助爹爹。”说罢,带着期待的神情,双目注视卫天元。

  卫天元微笑道:“俗语说:”丑媳妇终须见家翁。‘反过来说,丑女婿也终须要见丈人。“

  上官飞凤喜道:“听你说的第一句话,我还以为你是绕个弯儿。嘲笑我的容貌丑陋呢。原来你是愿意和我一起回家了,”

  卫天元摸一摸脸上的刀疤,笑道:“论容貌你跟我可算是彩凤随鸦,丑的当然只能是我。不过,这个‘丑’字并非单纯指容貌的,没有本事也属于‘丑’的一类。”

  上官飞凤笑道:“若依本事来选美丑,你应该算是美男子了。”

  卫天元刮她的脸道:“不识羞,我还没有请你‘夸女婿’呢。”

  上官飞凤道:“说正经的,爹爹正是需要一个像你这样得力的助手,你愿意和我回去帮他,我也可以为他放心了。”

  卫天元道:“你怎的还这么说?你的爹爹不就是我的爹爹么?”

  上官飞凤笑道:“对啊,是我说错话了。我的家也就是你的家,怎能还说你跟我回家。”

  卫天元喟然说道:“可惜我早已失了爹娘,也早已是无家可归的人了。”

  上官飞凤道:“别提这些伤心的事了。”

  卫天元道:“说到白驼山主,我是非提不可的。你要知道,白驼山主目前还只是计划和你爹爹作对而已,但他却早已是我的仇人。我的爹爹虽然不是他所杀害,那个大内侍卫用来伤我爹爹的暗器却是他的喂毒暗器。还有,徐中岳用来毒死姜雪君父亲的毒药,也是得自他的妻子金狐手中的!”

  上官飞凤道:“你和我的爹爹联手,这个仇一定能够报的!”

  卫天元道:“我也相信一定能够。所以,你刚才说的那句话应该颠倒过来,不是我去帮助你的爹爹,是我要取得他的帮助。”

  上官飞凤佯嗔道:“你刚刚怪我说话犯你当作外人,怎的你又来了?”脸上佯嗔,心中却是甚为欢喜,她知道卫天元是不会离开她了。

  第二天上官飞凤一早起来,只见卫天元已在院子里施展拳脚。

  上官飞凤又惊又喜,说道:“你的拳打得很有劲啊,看来是可以骑马了?”

  卫天元收了拳脚,笑道:“想不到这次好得这样快,莫说骑马,跑路也行。”

  上官飞凤道:“好,那就走吧。”申洪、屠壮二人早已备了马匹伺候。

  卫天元道:“怎么不见公冶先生?”要知公冶弘虽然是上官飞凤父亲的下属,但他也是居停主人,按礼仪卫天元是应该向主人辞行的。

  上官飞风道:“他有事先走一步,这里所藏的字画也早已在昨天搬清了。”

  卫天元不以为意,便即跨上坐骑,与上官飞风等人联骑西去。

  一路无事,这日渡过黄河,中午时分,经过华山脚下。

  卫天元想起和华山派结怨的事,说道:“天玑道人想必已经回到华山了,那天晚上,他被逼退出楚家,不知会不会回去挑拨是非?”

  上官飞凤道:“挑拨是非,恐怕是免不了的了。”

  卫天元道:“有一件事,我想来想去都不通。”

  上官飞凤道:“什么事?”

  卫天元道:“我和天玑道人一向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不知何故,他却好像特别恨我?”

  上官飞凤道:“那是因为你的师叔齐勒铭的缘故。他不知道我们的事,恐怕他还一直是把你当作齐勒铭女婿的呢。”

  卫天元道:“其实齐师叔和他们华山派也是没有仇的,他诬赖齐师叔是暗杀他们前任掌门天权真人的凶手,此事也是甚不可解。”

  上官飞凤道:“你若想知道其中缘故,和我一起上华山吧。”

  卫天元道:“莫说笑了,我还有点害怕在这里给他们碰上,又惹麻烦呢。咱们还是快点走吧。”

  上官飞凤忽地正容说道:“我不是开玩笑的,你忘记了我曾经答应过楚大侠,替他化解他和华山派所结的梁子吗?,卫天元心头一凛,说道:”不错,这是一件大事。我得罪小人不打紧,但楚大侠因我而得罪华山派,此事是应该由我去和天梧道长说清楚的。不过……“

  上官飞凤道:“不过,还来到适当的时机,对吧?”

  卫天元点了点头,说道:“是呀,兹事体大,事前未托人疏通,就这样上山,恐怕是鲁莽一些吧?天梧道长虽然为人忠厚,但天现那班人在楚家被逐一事,却是颇伤华山派面子的,纵然天梧道长不和咱们为难,只怕他的门下弟子……”

  上官飞凤笑道:“你怎知没人疏通?你放心吧,天梧道长平日虽然是优柔寡断,但今日咱们上山,他是一定不会放任他的门下弟子和咱们为难的。”

  卫天元见她说得这样肯定,半信半疑,问道:“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上官飞凤笑道:“到了华山,你不就知道了?”

  卫天元好奇心起,笑道:“你一向神通广大,好吧,且看你这一次使的又是什么神通?”

  华山天险,骑马不便,上官飞凤留下屠壮看守马匹,只带申洪跟他们一起上山。

  三人施展绝顶轻功,来到了“千尺幢”,刚好是正午时分。

  千尺幢是两面峭壁当中的一条狭隘的石缝,中间凿出“踏步”,“踏步”又陡又浅,全靠拉着两边挂着的铁链上下。这地方除了一线天光之外,周围看不见外景,和地道差不多。不过一般地道是平坦的,它却是陡峭的斜坡,只容得一个人通过,比地道险多了。

  卫天元道:“华山天险,果然名不虚传,刚才经过苍龙岭,我以为已经是险绝了,谁知这千尺幢比苍龙岭更险!”

  正在他们想要攀登千尺幢的时候,忽然出现了两个道士。正是曾经到过楚家,而且是曾经和卫天元交过手的那两个道士——涵谷和涵虚。他们是前任掌门天权真人的弟子,一直还在相信他们师叔天玑道人的说话,以为师父被害一事,是和卫天元有关的。

  他们一见卫天元来到,立即怒目而视,厉声喝道:“姓卫的,你跑来这里干什么?”

  卫天元道:“求见贵派掌门天梧道长。”

  涵谷冷笑道:“这样快你就忘记了在扬州做过的事么?居然还有胆求见我们华山派的掌门?快给我滚!”

  卫天元忍住气道:“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情,特地来向天梧道长解释的。”

  涵虚喝道:“用不着多说了。礼尚往来,当日你唆使楚劲松赶我们走,现在我们也只能把你赶走!”

  千尺幢是只能容一个人攀登的,他们据险把守,一动手就必定有一个人坠下悬崖。

  他们也正是仗着地利,才敢对卫天元加以阻吓的。

  卫天元当然不是真的想要和他们拼命,正自无计可施,忽听得有人叫道:“两位师侄,不可对客人无礼!”卫天元抬头二看,只见有两个人已经从千尺幢上边下来了。

  一个是华山五老中排行第三的天策道人,另一个竟然是公冶弘。

  涵谷怔了一征,说道:“师叔,这姓卫的小子也算是咱们的客人么?”心想:“即使掌门和上官云龙有交情,那也只能把上官云龙的女儿勉强当作客人罢了。”

  天策道:“什么算不算?这位卫少侠和上官姑娘一样,正是掌门叫你迎候的贵客!”

  涵谷涵虚确是奉了掌门之命,迎接客人上山的。但他们可还未知道客人是谁。听了天策道人的话,全呆住了。要待不信吧,他们却是知道这位师叔从来不说谎的。

  天策行了一礼,说道:“他们不知道内里情由,卫少侠,你莫见怪。”

  卫天元也不知道“内里情由”究是什么,说道:“那晚在楚家是我……”

  他本来想道歉几句的,还未说出来,天策道人已是抢着说道:“那天晚上的事情,实是一场误会,请莫再提。敝派掌门已在恭候,三位贵客,请随贫道上山。”话越说越客气了,连申洪亦已给算在“贵客”之列。

  有天策道人引领,涵谷涵虚自是不敢拦阻了。

  公冶弘上前以主仆之礼参见,上官飞凤道:“我来迟了吧?”

  公冶弘道:“小姐来得正是合时,天梧道长一切都已安排好了,就只待小姐前来。”

  卫天元这才明白,原来公冶弘提早一天离开扬州,乃是奉了上官飞凤之命,来和华山派的掌门联络的。只不知他说的“一切都已安排好了”,究竟是“安排”什么。

  心念未已,只听得忡声当当,从山顶传下来,震得众人耳鼓嗡嗡作响。

  卫天元吃了一惊,说道:“是在山顶敲忡的吧?钟声传到此间,还是如此响亮!”

  显然这不是一般道观例行的早晚敲钟,不但卫天元觉得有点奇怪,涵谷、涵虚二人的脸上,也都现出了诧异的神色。

  天策道人解释道:“这是敝派召集门人的钟声。此钟安放在山顶的凌虚阁上,重五千四百斤,一敲起来,声闻十里。不是有大事发生,不会敲的。”

  涵谷嘀咕道:“我们昨天刚刚回来,怎的又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天策道:“贵宾来到,不就是一件大事么?”

  上官飞凤道:“道长说笑了,我们份属晚辈,应邀上山,算得什么大事。”

  卫天元也不相信巨钟是为他而敲,但却又多明白了一件事情,原来今日上华山一事,是上官飞凤早已得到天梧道长邀请的。只是未曾告诉他罢了。

  天策微笑道:“敝派今日是有大事待决,但倘若你们不来,这件大事还是欲决无从的。故此迎贵宾、决大事,两事实是可以合而为一。”

  涵谷、涵虚是第二代弟子中的头面人物,心里不觉有点不大舒服,暗自想道:“什么大事?天策师叔都知道了,掌门却不告诉我们。”

  天策前面引路,一行七众,施展轻功,经过“回心石”、“百尺峡”、“鹰愁涧”

  几个天险,来到了华山顶峰。

  只见楼台矗立,星罗棋布。卫天元虽没来过,亦已知道这是华山派弟子所住的“群仙观”了。

  “群仙观”前面是一个大草坪,草坪上黑压压的一片人头。

  华山派的弟子早已聚集了。

  天策道人朗声禀报:“贵客到!”华山派弟于,顿时整饰队容,两旁站立,天梧道人亲自出迎!

  隆重迎宾天梧道长的以札相待,虽然是在卫天元意料之中,但如此隆重,却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了。

  不但卫天元有受宠若惊之感,许多华山派的弟子也觉得迎客之礼,似乎有点过分了。

  天玑道人哼了一声,冷冷说道:“掌门师兄,这位姓卫的客人可是齐勒铭的弟子!”

  天梧淡淡说道:“我知道,但我亦早已和你说过,齐勒铭与本派前任掌门被害一事,并无关系!”弦外之音,已是显然有几分责备天玑不该对客人无礼的意思在内了。

  天玑一向是跋扈惯了的,天梧性格随和,虽有掌门之名,但实际事务,大部分却是取决于天玑的,可说天玑乃是有掌门之实。他听出师兄的责备之意,不觉脸色涨红,说道:“我也并非断定齐勒铭就是凶手,但当今之世,能够杀害天权师兄的人寥寥元几,齐勒铭的嫌疑恐怕还是免不了吧?”

  天梧正容说道:“我说他没有关系,当然也包括了嫌疑在内。”齐勒铭都没有嫌疑,卫天元当然更加没有嫌疑了。

  天玑落不了台,硬着头皮顶撞一句:“师兄何所见而云然?”

  天梧说道:“待会儿我自会向一众同门说个明白!”

  天玑惊疑不定,心想:“他一向对我言听计从,怎的今日突然变了,难道……”他心怀鬼胎,不敢再来自讨没趣,只好讪讪退下。

  天梧带引上官飞凤和卫天元在贵宾席上坐下,然后以掌门人身份宣布华山派的同门大会开始。

  “本派前任掌门天权真人被害一案,迄今未破,本门上下,无不痛心。天梧继任掌门,有亏职责,尤其羞愧。好在如今已有线索可寻,破案大概是有指望了。”

  他说完了一段话,立即就有好些心急的弟子问道:“谁是疑凶,请掌门说出来吧!”

  天梧把手一摆,示意众门人平静下来,缓缓说道:“大家不要心急,缉拿疑凶是要讲证据的,首先咱们应该查究先掌门的死因。”

  天玑自己不便说话,向涵虚抛了一个眼色。涵虚出来说道:“先师是给人暗杀的,还有什么死因?”

  天梧道:“不错,先掌门是遭人晴算,以至身亡的。但你还记得当日的事么?”

  涵虚说道,“那天师父接到一封剪大先生托丐帮用飞鸽传书送来的信。嘿嘿,说起这封信,和座上的一位贵客可是有点关连,我可以说出来么?”说话之时。眼睛望向卫天元。

  天梧道:“我想这位贵客也不会介意的,你但说无妨。”

  涵虚道:“请怒我直呼其名,这位贵客就是卫天元。说来有点不敬,当时江湖上许多人都是把这位卫先生当作、当作……”

  卫天元微笑道:“我知道,许多人甚至到了今天,还是把我当作魔头的。你毋须顾忌,但说无妨。”

  涵虚说下去道:“卫先生有自知之明,那是最好不过。记得那年武林中发生了一件大事,卫先生在洛阳打伤了徐中岳,迫得他弃家出走避难京师。他知道卫先生一定会寻仇,就邀了他的两位朋友联名发出英雄帖,还请武林同道,上京助他对付卫先生。这两位朋友,其中一个就是剪大先生。”

  天梧道:“但那天剪大先生托丐帮送来的信,说法可就两样了。”

  涵虚道:“不错,那封信是说他不想卷入漩涡,并请我们也不要参与此事的。先师正是因为觉得此信与英雄帖先后矛盾,怀疑其中必有一样是假的,因此召集本门长老会商,决定是否应该置身事外。那次会议,弟子与涵谷师兄也曾叨陪未座。会议未决,师父叫暂且散会,明日再开,不料散会未到半伎香时刻,师父已是遭人毒手了。”

  天梧道:“这封信现在看来,就没有什么奇怪了。和徐中岳联名发出英雄帖那个剪大先生是假的。徐中岳所谓‘避难京师’,其实乃是托庇于御林军统领穆志遥。他邀请来对付卫少侠的那班人,虽然也有侠义道在内,但更多的却是穆志遥的手下。”

  涵虚道:“但这些事情,先师当时还是未曾知道的。去与不去京师,他也还未拿定主意的呢?”

  卫天元道:“你是不是怀疑我因害怕令师来对付我,故丽先下手为强吧?”

  涵虚说道:“谅你也没有这个本事。不过,也只能说你不是行凶之人而已。”

  卫天元道:“哦,如此说来,敢情你怀疑凶手是受我指使?”

  涵虚冷冷说道:“我没有这样说。你这样发问。我也不便答复你。因为掌门已经说过与齐家无关,我只能相信掌门的话。”弦外之音,他是仍在怀疑凶手是齐勒铭的,齐勒铭是卫天元的师叔,亦即是说他是怀疑此事和卫天元有关的了。

  卫天元淡淡说道:“只要你相信我没有这个本事,那就够了。

  其他的话,用不着我说。“

  天梧道长咳了一声,说道:“题外之话,是不必多说了。回到正题来吧。当时的情形,涵虚师侄已经讲得很清楚了。我们一听见掌门的呼叫,赶回去看,掌门已是遭人毒手,凶手亦已逃逸无踪。说老实话,当今之世,武功胜得过天权师兄的寥寥无几,莫说卫天元没有这个本领,即使是天下第一剑客金逐流,天山派掌门唐嘉源,齐燕然、齐勒铭父子,少林寺方丈痛禅上人,他们如果对天权师兄偷袭的话,也决不能在一招之内,就令到天权师兄毙命,但验伤的结果,他又确实是被掌力震毙的,各位不觉得奇怪吗?”

  众人一听,果然都是觉得奇怪。涵虚讷讷说道:“那么依掌门师叔高见,先师的死因乃是什么?”

  天梧说道:“我不想妄加推测,但我却想说另一件奇怪的事。

  在先掌门天权师兄遇害之前的那半年当中,他的精神好像远不如前,常常感到疲倦,那天的会议,就是因为他精神不佳,以至未得到决议,就不能不宣告保留的。“

  天玑说道:“那半年问,正是先掌门修练上乘内功心法的时候。他因事务繁忙,不能闭关练功,只能在早晚的空闲时间来练,也许是他练功急于求成,才有这样病态。记得天权师兄也曾和我说过,当时他还恐怕这是走火入魔的预兆呢!”

  天梧说道:“绝对不是走火人魔的预兆,也不是练功过于急进的缘故!”

  天玑道,“那你说是为了什么?”语气已是不大自然了。

  天梧道:“这件事最好还是让天璇师弟来说。”

  天玑怔了一怔,失声道:“天璇,他、他不是已经……”

  话犹未了,只见有两个人已经走上前来。

  一个是曾任华山派长老的天璇道人,另一个更加引人注目,是四川唐家,人称唐二公子的唐希舜。

  天玑道人面色铁青,他的说话也好像突然被“冻结”了。

  “唐二公子,多谢你来帮我们的忙。”天梧以华山派掌门人的地位,先以接待贵宾之礼。请唐希舜坐下,然后回到主位,当众向天璇赔罪。

  “天璇师弟,欢迎你重归本门。当日的事,都是我做得不对,误解了你维护本门的苦心。”

  天璇连忙赔礼说道:“这都是一场误会,师兄无须引咎。那日我的脾气也很不好,没有设法澄清误会,就拂袖而去。掌门师兄不加怪责,许我重列门墙,我已感激不尽,请师兄不要自责了。”

  那一次的事情,是因天旋不肯把业已受伤的齐勒铭置之死地,引起以天玑为首的一班同门的不满,天梧无可奈何,只好让他自行脱离本派的。

  当时天玑本是要求掌门师兄把天璇“逐出门墙”的,也幸亏天梧没有采取这种决绝的手段,否则事情就比较难办了。

  按照武林规矩,被逐出门墙,若要重归本门,必须得到同门大会的通过。但若是自行退出的,请求重归门户,则只须掌门允许便行。

  天玑作贼心虚,不敢出去反对。

  涵谷涵虚则因掌门已经说过。他们师父被害一事与齐勒铭无关,而现在则正是查究死因的时候。他们虽然还有多少怀疑,但也只能等待,看死因查究的结果如何才说了。

  天璇为人耿直,和同门的关系不算很好,但也不坏。涵谷涵虚都不反对,旁人更加不会反对。

  天梧见众人都不出声,便道:“天璇师弟,请你说说先掌门的死因。”

  天璇说道:“天权师兄遇害前的病态,我也曾经怀疑是由于练功急于求进的缘故,我曾经为了此事,向齐燕然老前辈请教。

  我是得到了掌门师兄的同意才去的。“

  天玑冷冷说道:“你和齐家的交情根深,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你喜欢什么时候去拜访齐燕然,那是你的私事。用不着假借前掌门的名义。“言下之意,自是指天璇捏造前任掌门的遗言,”死无对证“了。

  不料一直站在他这一边的涵虚却忽他说道:“这件事情,我倒是也曾听得先师说过的。他说要判断是否因练功失当而生的毛病,那是必须在武学上有广博见识的,当今之世,能够达到这个标准只有两人,一个是上官云龙,一个是齐燕然。他说他本来想去向齐燕然请教的,但因事务羁身,只好耽搁下来。当时天璇师叔在场,天璇师叔说,师兄以一派掌门的身份,即使能够抽身,似乎也不宜向别人讨教。不如让他去吧。”

  既然有涵虚证实此事,天玑自是无话可说了。

  天梧道:“齐燕然怎样说?”

  天璇道:“他问天权师兄的病态,又试了我的内功,他的判断是:这并非走火入魔的预兆,怀疑另有病因。”

  天玑冷笑道:“齐燕然的话就能够完全相信么?”

  天璇说道:“不错,我对齐燕然的武学虽然佩服,但也怕他判断有误的。故而我决意以自己一试,闭关四十九日,练天权师兄研究出来的本门上乘内功心法,结果大家也都知道,虽然我是未到期限,便即开关,元气稍为受损,但直到如今,却还未见有天权师兄那些病状。”他以四十九日练上乘心法,可说是比天权道人更为“急于求进”了。

  天梧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这是一个很好的反证,证明前掌门在那半年间精神不济,井非是因练功急于求进的缘故。”

  涵虚想起一事,问道:“天璇师叔,齐燕然的判断我是曾经听你说过的。但后面那句,他怀疑先师另有病因,你却好像未曾说过。他猜测的是什么病因?”

  天璇说道:“病因若说出来,恐防会惹同门疑猜,而且,这也只是齐燕然的一种猜测,在当时还未能当作定论的,所以我一直不敢言讲。”

  天梧道:“好,那你现在可以说出来了。”此言一出,华山派弟子都是惊疑不定。

  因为这句话的意思,亦即等于是说,齐燕然当时的猜测,现在可以作为定论了!正是:另有病因案中案,处心积虑最堪惊。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