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历历劫灰 抚刀长太息 匆匆来去 引剑上征途
文章出处:(www.zh5000.com)
【字体: 加入收藏
 

  娄无畏到了辽东之后,经过几个月的漫游,终于在伊兰三姓黄沙围地方,找到了“百爪神鹰”独孤一行老英雄。在娄无畏几个月的漫游中,自然也经过一些风浪,但这不属于本书范围,在此不必,一一细表。

  单说娄无畏到了辽东后,首先感觉到的,就是满族同胞,并不如他以前所想像的那样——和清廷一鼻孔出气。他新病之后,迢迢千里,仆仆风尘,好几次都幸得关外农家殷勤招待,这才使得他能支持得住,能跋涉长途。关外农村,民风淳朴,和关内农民的勤厚,原就一样。他这才觉得以前把满族同胞和清廷“胡虏”一样看待,乃是莫大的错误。关外的农民也一样受着土豪恶霸与官府的欺凌,他们都一样憎恨着这些家伙。

  娄无畏到黄沙围拜访独孤一行时,他可并没有先道出云中奇的“字号”,也没有按江湖礼节拜见,他只是扮做自关内而来的流浪者,要会会这好客仗义的老英雄,暂求得一个地方歇脚。娄无畏在长期的亡命生涯中,养成了过份的戒心,他可要先看看风色。

  但他却没想到独孤老英雄是什么人物?独孤老英雄不但武艺精湛,而且阅历极深,他一见娄无畏就知道此人并非等闲之辈,他看娄无畏虽然满面风尘,却是神光充盈,英华内蕴,若非武功颇有根基,哪能有如此气概!他也怀疑娄无畏是来摸他“海底”的,当下拿话挤兑,一定要邀他过几手,拆几招,娄无畏一来给他挤得没法儿,二来也想试试他的本领,于是竟毅然下场,和他“过手”。

  他这一下场,才知道独孤老英雄的本领,远在自己之上,他施展了全副看家本领,使出虚实并用变化莫测的太极掌法,竟连人家的衣眼都未沾上,那独孤一行行前忽后,行左忽右,直令自己无法捉摸,而且自己的手臂,竟不知他用什么手法捏了一把,觉得异常酸麻。

  娄无畏弄得一额冷汗,正待跳出圈子,突地那老者道:“你到底是太极门哪一家的徒弟,赶快说出来,免得自误。”

  娄无畏至此,从心底佩服他的本领,只得实话实说。独孤一行哈哈大笑道:“原来是柳剑吟的入室弟子,怪不得有如此本领!我和你对了几十招,才只胜了你两招。这不是你太极门的武功不济,而是你还略欠火候。”

  两人英雄相惜,谈得很是投机,娄无畏又问他和云中奇是什么交情?独孤一行忽然凝神注视,突然问道:“你是不是‘匕首会’的?”

  娄无畏略一迟疑,随即答道:“正是,弟子是‘匕首会’中的复字辈。老前辈怎的知道?”独孤一行笑道,“云中奇早已告诉我了。他说你是‘匕首会’中少一辈的英杰,又正被清廷搜捕,所以前几个月特别到关内去查访你的行踪。你提起他,想必你们已经会过面了?我看你既到这里,就暂时不必回去了吧。”

  娄无畏双眸凝定,悠然存思,又似恍然若失,半晌半晌,突然起立,向独孤一行就是当头一拜!“弟子就是要回去也不能回去了!弟子也已想个通透,不愿回去再干杀人流血的勾当了。就在此托庇您老人家吧。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求老前辈不弃愚顽,收录为弟子,俾列门墙,得承教益。”说着,就行拜师大礼。

  独孤一行慌忙一手将娄无畏扶起:“老弟,你要拜师,老朽可不敢当。莫说老朽武学空疏,没有什么教给老弟,而且,我与柳老拳师,虽缘悭一面,但却久己慕名,我怎能收出身名家的弟子。”

  独孤一行苦辞,娄无畏却仍在苦求。他不是想离开柳师,而是一来恐自己将终老辽东,不能再回关内去了,他愿以余生潜心武学;二来名师难得,像独孤这样的人哪里去求?三来他当日出师门时,柳剑吟也曾嘱咐他多领其他名家的教益,就是再拜臣师也可以,当时武林规矩,如果得本业师同意,兼拜其他名家是常有的事。柳剑吟索性通达,就是将来再见也不会怪他。说到后来,独孤一行终于这样和他决定,不受师徒名义,而以半师半友身份,互相“切磋”。其实在独孤一行心中,也何尝不想收一个质美好学的徒弟?但以碍于不好意思夺柳剑吟的徒弟,只好这样决定。

  名份既定,独孤一行就对娄无畏说:“老弟,你不愿再回到‘匕首会’去,我觉得很对。暗杀原就不能成什么大事。只是你灰心过甚,对‘杀人流血’一例视为不该,那又有点‘过犹不及’了,不流血又焉能把‘胡虏’赶出去?又怎能把残害老百姓的东西扫除?只不过流血也要流得有价值,不是像‘匕首会’那样盲干就是了!”

  师徒二人越说越投机,论英雄出事业,就整整谈了一天,娄无畏顿觉胸襟开朗,豁然贯通。独孤一行又告诉他:“你可知道,和这辽东相连之地,有一个国家叫做俄罗斯的?那个国家的皇帝叫做什么沙皇,也是十分残暴,许多人都被他充军放逐到和辽东毗连的西伯利亚荒漠,那些人中,也有一些流入辽东的,据他们说,俄罗斯也有一批人像‘匕首会’一样的做法,要用暗杀手段来推翻沙皇的。且他们比‘匕首会’的组织还更大,人也更多;而且说起来他们干得比‘匕首会’还更有成绩,‘匕首会’所刺杀的不过一两个贪官,而他们竟曾把‘沙皇’都暗杀掉,这还是最近的事呢!(按:即指一八八一年三月一日,民意党人把沙皇亚历山大第二暗杀掉的事。)可是暗杀掉一个皇帝,第二个皇帝又继位了,他们还是没有成功。听说俄罗斯的民间,流传着一句说话,称这些‘勇敢’的暗杀党人为‘一钱不值的倒霉英雄’呢!”

  “一钱不值的倒霉英雄!”娄无畏细细咀嚼这句话,不觉苦笑了。

  从此娄无畏就在独孤一行门下,执“半徒”之礼受艺。独孤一行外号“飞爪神鹰”,可以想见他的厉害。他的武功原出自“鹰子爪门”,又独创了八八六十四手大擒拿手法,和别人交起手时,飘忽若风,如鹰扑食。他的手法与太极拳刚刚相反,太极拳是以柔克钢,他的擒拿手,则完全是以攻代守,而又善于顺势挫敌,合内家外家为二。武林中人因他猛如鹰骛,又善出击,所以就送给他这个“百爪神鹰”的外号。

  ‘独孤“这一个姓,原是”胡姓“,但在唐时已自西北迁入中原,成为当时的”华族“

  (大姓),例如唐太宗李世民的祖母,就是姓独孤氏的。因此长期以来,已渐汉化。独孤一行就是以关内人的身份避居辽东的。他在起初也像娄无畏一样,以为关外是“胡虏”统治之区,恐怕不能立足,及来到辽东之后,才知与料想恰恰相反。正因为关外是满洲统治者发祥之地,他们对于本族人民的防备就不及在关内汉族地区那样严密,因此一些亡命之徒,才能立足下来。

  娄无畏在独孤门下几年,不止习技,而且也尝谈论倾覆清廷的做法,他们虽知道李自成、洪秀全的途径是唯一能倾覆一个皇朝的途径,但当时正在太平天国之后,满清的力量加上洋人,帮助满清对付民众的力量,比以前更为顽强,发动起事,大不容易。而且他们到底不是很熟悉农民的人,更不懂得怎样组织农民的道理。所以空有此心,而无此力。独孤一行的想法,只是将江湖上秘密会社联结起未,坚持不与清廷合作,待有机可乘时,便为汉族同胞(也是被满族压迫的同胞)做一番事业。

  自此类无畏就在独孤一行门下,学习他的独门武功,学习他的六十四手大擒拿手和七十二路“飞鹰回旋剑”。娄无畏本来武功极有根底,许多基本功夫,如练气、练力和闪、躲、腾、挪等身法步法,都可省略,自然学得很快,不消四五年功夫,他已得了独孤老英雄的倾囊传授。而且他到了辽东之后半年,云中奇又已从关内回来,他又从云中奇处学得了“听风辨暗器”之术,武功更是日益精进。

  独孤一行和云中奇对柳剑吟是慕名生敬的,但对柳剑吟的师弟丁剑鸣却颇有微词。尤其是云中奇回来后,说起丁剑鸣以丁门太极派开山宗祖自居,以太极剑、太极拳,金钱镖三绝技傲视江湖,而且和官府日密,和武林日疏,许多江湖豪杰都对他不满。独孤一行听得,竟捻须微笑道:“总有一天,我要凭一双肉掌,来斗斗他的三绝技!”娄无畏听了,微微一震,但他对师叔为人,也很不明白,尤其对师叔和索家来往的事,也是不满。因此当下没有说一句话。

  光阴迅速,娄无畏在独孤门下,已是五年。这五年间物换星移,多少江湖上惊心动魄的事情,又已成陈迹!“匕首会”的大巢已经给官方“挑”了,官府对“匕首会”的防范自然渐疏,对娄无畏的追捕,也因他的突然失踪而早就停止了。于是独孤一行在他学成之后,又派遣他回到关内去,做联络秘密会党的工作。

  哪知他回到关内不久,蓦地听到一个惊人的消息,使他不能不变更计划,卷入了一个波涛起伏的漩涡。

  你道是怎么回事?原来就是他的师叔丁剑鸣保护一批贡物,在热河下板城外五十多里的地方,给一个辽东口音的怪老头子劫去了。丁剑鸣名震江湖,是丁门太极的开山宗师,平素又挟技自傲,从不下人。凭他那几十年纯净的功夭,凭他那一股骄横之气,竟然会在热河栽这样大的筋斗,怎能不耸动武林?

  而且耸动武林的还不止此,消息传来,据说丁剑鸣竟是给人家一对肉掌打败的,他的剑,他的镖,他的掌,丁门三绝技,给人家一一“领教”了,还是落个败字!丁派标志的太极旗,也眼生生地看着别人拔去!

  不久,江湖之上又纷纷传言,说是隐居水泊几十年的柳老拳师也因师弟的事匆匆北上了,江湖上好几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还收到柳老拳师邀请帮忙的请帖,于是江湖上议论纷纷,话题集中在两方面,一是猜测这辽东口音的怪老头子是什么人物?二是猜测柳老拳师此去,不知会不会和那怪老头子一决雌雄?如果打起来的话,不知谁胜谁负?有些人竟因此开出“盘口”,赌他们两人交手的输赢,有看好柳老拳师的,也有看好那怪老头子的。看好柳老拳师的是因为素知他几十年潜心学技,武功业已是炉火纯青,不比他的师弟,虽然开创一派,却还是杂务分心,而太极拳是讲究“漫”,功夫深浅,同是一样的拳法,练过一年的和练过三年的就有很大区别,勤于练习和疏于练习的更有分别。看好怪老头子的,是因为震于他的先声夺人,以为他凭一双肉掌都可打败丁剑鸣,那么纵许柳老拳师武功比他师弟强,大约也讨不了好去。

  在江湖上议论纷纷之中,老一辈的自然又谈起当日柳老拳师和他的师弟分手,以及丁剑鸣和形意拳的掌门钟海平闹意气的事;又谈到当时那两个使丁剑鸣吃过亏的蒙面容。他们还猜测这次事,可能是和钟海平有关,也可能是和那两个蒙面客有关,但想想又不像,那两个蒙面客虽然武功深湛,但似乎还不会有空拳胜丁剑鸣的本领。

  不说江湖上议论纷纷,只是娄无畏听了,可立刻心里震惊。从这些消息看来,那辽东口音的怪老头子,不是独孤一行老英雄还有谁?他深知独孤老英雄的六十四手大擒拿手法,已到出神入化之境,有兵器和没兵器,原就相差极微,他自己在独孤一行门下学技时,和师父过招,就常常给师父以空手入白刃的擒拿手法,夺去了手中的长剑。而且独孤一行又说过要凭一双肉掌,斗斗丁剑鸣丁门三绝的说话。

  这件事可急煞了娄无畏,两个人都是师父,一个是把自己抚养成人的恩师;一个是志同道合的师父。他又深知两人都是武功极其深湛的名手,如果真打起来,两虎相斗,必有一伤,不论伤了哪一个,对娄无畏都是痛心的事。别人可以当热闹看,可以开盘口,赌赢输,他,娄无畏,可不能站在边旁看热闹!他可不能不去给这两位老人家拉关系,作调停。于是他也决定,马上赶到热河去,一定要找到这两位师父。

  可是,紧接着这个消息,又来了另一个消息,令他不能赶到热河,却先要赶回高鸡泊。

  原来娄无畏是奉了独孤一行之命,秘密进行联络江湖上各个会社的。独孤一行和关内会社不熟,当然不是出独孤一行的名,而是由娄无畏自己去进行。因为娄无畏以前在“匕首会”里好几年,自己就是秘密会社中的一份子,又是闯出了“字号”的好汉,认识了不少三山五岳的人物,他的“人面”自然很熟。这次他正在山东蒲台的海阳帮的“帮口”里作客,要离开不能不先和主人交待交待。他不敢说是去热河,(恐防泄漏消息,惹出其他枝节。)

  只说是有要事离开的。那时蒲台海阳帮的大舵主不在家,由副舵主当家,他和娄无畏交情很好。这位副舵主已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可是却很敬佩娄无畏,以前还互相帮过小忙。大家抹开年龄不计,平日都是称老兄老弟的,这次听说娄无畏要匆匆离开,他便坚持要娄无畏“赏个面子”,临行前夕到他家里喝两杯。

  蒲台海阳帮的副舵主叫做余济万,据说他是绿林出身的,对他的底细娄无畏知道得不清楚,只是他的性情很爽直,娄无畏和他倒是谈得很投机的。而且别看他只是一个小县帮口的副舵主,武功倒是很有一点根底。

  那晚他和娄无畏灌下了好几杯老酒,酒酣耳热,天南地北,无所不谈。忽然他放下杯问娄无畏道:“老弟,你年少英雄,江湖上到处都把你当做一个人物看待,这自是不消说了!

  但你看像我这样一个‘稀糟’(不济事之意)老头子,竟然还有人拉我去给他做事,拿什么‘前程远大’的说话来劝我呢!他们看不起我一个小小的帮口,看不起我只做别人的‘副手’,老弟,你说,做一个小帮口的副当家,可是什么失面子的事?“

  娄无畏急忙答道:“哪有什么失面子?我们在江湖之上,正正当当地往来,一不靠官,二不靠府,有什么失面子?”

  余济万把酒杯一顿,哈哈笑道:“就是呀!老弟你的想法就和我一样。他们竟拿功名利禄引诱我呢,说我是‘老资格’,屈居副舵主太可惜,要我给别人抱大腿,跑龙套,还说是有远大前程,真是太小看我了!”

  娄无畏忙问他是什么人请他“出山”。余济万竟然答道:“什么人?是我的旧当家叫人来要我重新和他们鬼混,说来也稀奇,我这个旧当家嘛,早已二十多年不知踪迹了,现在竟然当什么皇帝行官的卫士,还要我帮他们到恩县去办事,说我在山东地头熟,你道怪不怪?”

  娄无畏心中一动,恩县不就是他的师父柳剑吟所住的地方(高鸡泊在恩县县境)。而且从来不曾听余济万说过他自己的底细,现在听说他还有一个“老当家”,那就越发奇怪了。

  于是拿话来引他,问他的“老当家”要他到恩县去办什么事。

  余济万又把酒杯重重地一顿道:“谁知道?他们不肯实说,只是说有一件大事要办,大约是去找什么人的晦气。可又不肯明说,不相信人就不必来请人嘛!真是!”接着:他对娄无畏说出这件事情的经过!

  余济万道:“说起来你还年小,也许不知道,二十年前,在川西一带,罗家五虎,鼎鼎有名!我就是罗家五虎手下的一个小伙计。可是我不知道我们的当家,武功虽好,却不是什么人物!他们起先在川西时,还像一点绿林好汉的模样。后来在川西立不住足,逃到北方,给官兵一再围剿,竟然慢慢变了,变得偷偷和官兵合作,各不相扰,有什么好处,还分给‘官家’一份,自此就专门抢劫行商,鱼肉百姓。后来有一次听说在山西榆次道上,碰见一个年轻女子,把他们打得大败,罗三虎还丧了命。自此他们就散了伙。那次我没有同去。他们散了伙,我也另外投奔了海阳帮。那次之后,罗家五虎缺一,变成了罗家四虎,从此也没有了踪迹。谁知他们却去当了什么皇宫卫士。我非常悔恨我年轻糊涂,跟他们鬼混。所以我实在不愿再提前事,不过碰到你老弟,肝胆相照,我实说了,也不怕给你见笑。”

  其实谈起罗家五虎的那次事情,余济万可还没有娄无畏知道得多。他一不知道,罗家五虎是给柳剑吟和刘云玉父女共同打败的。当时江湖上只听说罗三虎是给一个女子卸了胳膊的,就把那件事渲染成了神奇的传说,只说是一个神秘女侠所干的事了。二来他更不知道,这个女子就是娄无畏的师娘,当年万胜门的女杰刘云玉!三来他又不知道,娄无畏听过他师父柳剑吟讲过这段事,那是他临出师门前夕,柳剑吟告诉给他,还叫他在外面打听罗四虎的行踪的。娄无畏听了,心中一动,再用话引他时,却没有什么新的消息了,关于罗家四虎托人邀他去恩县的事,就是这么多。说来说去,他就是骂“旧当家的”小看他。

  娄无畏见再探不出什么关于罗家四虎的事,正待绕过话题。忽地余济万又大口大口地呷了好几杯酒,醉态可掬地道:“他妈的!这年头真怪,我碰到旧当家的来找,大舵主却又碰到一个不知什么地方来的老头。吃了大亏,人家却又要和他拉交情。”

  娄无畏道:“怪道大舵主前天一去,就没有回来,敢情就是碰到那个老头子?”

  余济万道:“谁说不是,就是因此他才匆匆赶到历城总舵处去查问,看有谁知道那个老头子的路道的。”当下他又把他大舵主前天碰到的事说出来。

  “那天我们的大舵主接到报告,说是有几个生面的外路人,设备道,很是‘邪门’,口音既不相同,装束也是各式各样。看来没有什么财物,但每人却又藏有兵器,(行人有否带珍贵财物和兵器,老江湖可以一眼看出。)他们到了蒲台,却又不进城歇宿,偏偏在离城几里的破庙居住。这件事我们大舵主听后,就叫来报信的人不要声张。他知道这一定是有什么来历的人物。恰巧那天历城总舵处有两个兄弟在我们这里,手底下也很了得,我们的大舵主便约了他们二人,晚上偷偷去探一探那个破庙,哪知他们一到就给人家耍个够,而且凭他们三人的武功,虽然远比不上老弟这流人物,但在江湖也总还对付得过去,却偏偏给一个老头子轻轻易易地就折服了。你说可是不是‘邪’。

  “那天晚上没有月亮,他们到时,已经是过了三更的时分,伏在瓦面上,听得下面的鼾声很大,竟就像纵风箱似的。

  “蒲台海阳帮的大舵主用‘倒卷垂帘’之式,单足倒勾檐角,斜挂半身,挨到窗边,侧耳细听,觑目内窥,里面黑黝黝一无所睹;还待张看时,忽然倒勾着屋檐的单足,似被人轻轻地扯了一下,大舵主急一个‘鹞子翻身’翻上屋面,只听得远处风鸣犬吠,近处两个同伴,则正在屏气凝神,游目四顾。大舵主忙低声问两个同伴,可看到了什么?又为什么要扯他的脚‘示警’?

  “同来的两个兄弟,同声微噫,显露出惊呀神情,他们说非但没扯大舵主的脚,而且他们也好似被人轻轻拂了一下正不知是谁干的事?

  “三人正在猜疑,忽然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身旁说道:”俺就在这里,你们自看不见,何必疑鬼疑神?‘三人二齐惊惶张望,可不是’邪‘?一个老者就正站在离他们几尺之远的瓦面!

  “那老者笑道:”贵客远来不易,且到下边空地去玩玩吧!怎的,你们迟疑什么?不敢去?怕我们人多?我如果叫一个人帮忙,我就算对不起朋友!‘“

  余济万说到这里,又顿了一顿,呷了一口酒道:“老弟,就这样,我们的大舵主给他激得不得不跳下去和地交手。不上十招,大舵主就给他左一剑右一剑压得满头大汗,那老者剑剑直指要害,可又不似要伤害对方,他边斗边嚷,叫与我们大舵主同来的两个弟兄一齐上来,否则没味儿!

  “我们总舵处来的两个弟兄见大舵主危急,而且也给那老者激得不得不动手,也顾不了以众斗寡之嫌,就都跑下去动手。可是以三打一,还是给他的剑缠得脱不了身。其时那老者屋子里的同党,也都起来观望,那批家伙只是笑,没一个人上来帮手。

  “我们的大舵主一行三人就给他这样耍了半个时辰,正是羞惭心急之际,那老者却又突然不斗,拉起交情来。他说他是形意派的,路过蒲台,并无在这里伸手之意。他又问我们大舵主在海阳帮的辈份,说是大家都是江湖人物,希望以后多多照顾。我们大舵主也就趁此下了‘台阶’,说了几句江湖门面话,就道歉而去,至于那老者的姓名呢?怎样问他也不肯说,只说以后有机会一定来找。”

  余济万说完他的大舵主那晚的经历后又道:“事情过后,我们大舵主还想到许多可疑之处,第一那老者自称形意派的,也的确使出了许多手形意派的太极剑法。但据总舵处同来的两个兄弟说,好像并不很纯熟,一到三人突然急攻时,他的剑法便突然变得好像不是形意派的,而是像嵩阳派的了,不知什么道理?”

  娄无畏听到这里,突然“哦”了一一声,急问道:“那老者可是又长又瘦,使一柄七星长剑的?”

  余济万把酒杯放下,惊讶问道:“是呀?老弟怎的认识这厮?”

  娄无畏含糊答道:“我这几年来在江湖游荡,曾听人说起过有这么一个老者,剑法颇得嵩阳派达摩剑法的精髓,又偷学了好几手形意派的无极剑招,和人动手时,总是先用形意派剑法的,我见大哥所说,颇似此人,故此发问。其实那人我也只是闻名,未曾见面。”

  余济万其时已是醉得迷迷糊糊,也没有再深究下去,当下和娄无畏说了几句送行的话,就大家分别去休息了。

  可是娄无畏这晚却没有瞌过眼,他睁着眼睛想到大无光。

  他把从余济万得来的消息整理起来,愈想愈不妙。第一:罗家四虎因余济万在山东地头熟,要邀他重新合伙,到恩县去干一桩事,而罗家四虎和自己的师父师娘可是有血海深仇,不用说此去恩县,必将有所不利于柳家。第二:他从小就听柳师说过,师叔当年曾受两个蒙面夜行人引入豪绅索家,中了一颗毒蒺藜,给索家救活,自此就入了索家的圈套。而自己就是索家佃户之子,给柳师带出来的。那两个蒙面人中,有一个瘦长汉子就是使七星长剑,曾用过形意派剑法,引起丁剑鸣师叔疑心,以至和形意派的掌门钟海平闹得不愉快。这段事情和娄无畏的身世很有关系,所以印象特别深刻。现在这瘦长老者突在蒲台出现,而蒲台又是通往恩县(他师父所居之地)的大道;而恰巧在罗家四虎联袂下恩县之时,这就很可能两帮人原就是做一伙的。

  娄无畏又想到柳师已经北上,只剩下师娘在家,虽说师娘是万胜门当年女杰,一柄“五虎断门刀”在江湖上早享盛名,但单人独掌,如何能挡得这么多的强徒?(他不知道师弟杨振刚,还有师妹柳梦蝶已经长大;而又新添了一个师弟左含英。)地越想越焦虑,一晚翻来覆去,恨不得马上赶回高鸡泊去!

  就这样,娄无畏不到热河,却先赶到高鸡泊,恰巧正碰到柳梦蝶和左含英正在湖泊之上与人交手,他一现身就给他们解了这场困厄!后来又赶回柳家,活捉了瘦长老者蒙永真,剑护师门,击溃群凶!但是群凶虽然溃败,师父的家却已被焚,师娘也已力竭精疲,身受内伤,一仆不起。娄无畏赶上了救她,也赶上了护持她到侄儿刘希宏处救治。

  书接前文,话说娄无畏将十年经历,几度奔波,一一对师弟师妹们说后,不觉喟然兴叹:“还是我来迟一步,不能令师娘预早提防,累得师娘大怒!不过——他望望柳梦蝶道:”师娘这只是一时气衰力竭,歇歇就会好的,师妹你不必心焦!“

  柳梦蝶这个孩子,现在竟似变得懂事了,她代表她的双亲向师兄深深致谢,一拜到地:“师兄,今天可亏得有你了!不是你,我们母女更不知怎样得了?”柳梦蝶这一拜却弄得娄无畏不知怎样是好?期期艾艾地说道:“师妹,师妹,你,你这是怎的?咱们一家子还讲这个?”但他可不能去拉,师妹年纪已经大了,不再是以前伸手要人抱的女娃子了!

  湖山如旧,人事已非,逝水流年,的尘如梦。娄无畏重返“师门”,想起童年时代在这里掷踢游戏,舞刀弄剑;又想起江湖上十年流浪,天涯亡命,独走辽东,不禁喟然微叹:“岁月催人,我已经老了!”其实他还只在三十岁的盛年,从何而谈到“老”?只是久历沧桑,一向孤零零地独来独去,哪怕是豪气干云,一至“鼓息宁静之时,血雨腥风过后,便有点感到身世飘零,泛起了”苍茫“之感,他的”成熟“比起他的年龄是太不相称了。心理上的状态是时而年青豪爽,时而老成世故,交错复杂地形成了他的性格。因此他一见到师妹,这一蹦蹦跳跳的小女娃也成长为一个亭亭玉立的小姑娘,不禁便突然地说”岁月催人“的话了。

  当下杨振刚急道:“师兄,你这话可是该罚了,怎么便谈到老?你的武功是‘老’过你的年龄,但你的神情外貌却又‘轻’过你的年龄,师兄,我看你刚才挥剑去来,脾睨叱咤,倒是觉得你比以前还年轻了。如果你要说老,那莫非小弟也要成了老人精?”说罢哈哈大笑。

  娄无畏也笑道:“不谈这个了,赶快去看师娘吧,她老人家可是有点老了。”

  柳大娘这时还在昏睡未醒,娄无畏又教柳梦蝶给他推血过宫,刘希宏也给她内服了医治内伤的药酒,外敷了医治外伤的药末;这样折腾(忙碌)了一番,柳大娘大约已经晕了三四个时辰了,突然她一手抓住了床沿,嘶声叫道:“蝶儿!蝶儿!”她想挣扎起来,可是却起不了!

  柳大娘睁开眼睛,看见众人都围在跟前,一霎时间,昨夜的柳林拼斗,家中血战,种种经过,恍如电光石火,闪过眼前,眼前柳梦蝶又正在连声地问她:“妈妈,你怎么样?”

  柳大娘试着用力,但只觉百骸欲散,身子软绵绵的竟用不了力,她吃了一惊,不觉冷汗沁肌,肝肠寸裂,她睁了一眼,便咽地说道:“你们且暂时退出去,只留下蝶儿在这里陪我吧,我有点事情要交待一下。”

  众人退后,柳梦蝶以为她娘真有什么交待,忙凑近床前。谁知柳大娘却叫她给自己解开内衫,察看伤痕,她记起了曾给罗大虎的花枪点中了“愈气穴”旁边。

  解衫一看,顿把柳梦蝶吓了一跳,她娘敢情是伤得很重!左乳的“愈气穴”边淤黑了一大块,柳梦蝶轻轻搓揉,血色还是泛不上来。柳大娘试着运气行血,也无济于事。

  柳大娘是武林名家,她还有什么不懂?只见她脸色惨白,惨笑着对柳梦蝶道:“我几十年功夫,现在算是完全扔了,就算将来医治得好,免于残废,也不能再练功夫了。罗大虎的点穴,好不狠毒,我已经给他破了内家气功,如果当时即行救治,推血过宫,还没有大碍。

  但我在苦战之后,又接着苦战,精疲力竭,如何能够不加重伤势?当时凭着一股气支撑着,一到气衰神散,自然只好落得如此结果,我现在已经是半身瘫痪了,就是将来能够医治,我也要变成比普通婆子更不如的人了。咳!咳!可惜我苦练了这几十年的功夫!“

  柳梦蝶震骇欲绝,但一震之后,她又欣幸母亲的性命到底是保全了。就在柳梦蝶又忧又喜之中,又听得柳大娘断断续续地说道:“蝶儿,你去,你去把我的五虎断门刀拿来!”

  柳梦蝶惊道:“妈!您这是可想干吗?”柳大娘苦笑道:“傻孩子!妈不会自寻短见的,妈还舍不得你呢!你快去把刀拿来吧,我要看它一眼!你拿刀来时,也叫他们都进来吧。”

  刀拿来了,娄无畏、刘希宏等也都进来了。他们已经知道柳大娘从此是再也不能舞刀弄剑了。江湖女杰,如此下场,大家都禁不住感到心灵的颤慄!

  柳大娘眼睛里放出异样的光彩,她叫柳梦蝶拿刀走近她的身边,她是那样的固执要看她相伴多年的兵器,以至柳梦蝶不能不战战兢兢地将刀捧到她的面前。

  “蝶儿,你把刀褪了鞘吧,再捧近一点!”柳大娘睁着眼睛,有一种喜悦的也是痛苦的感情隐现眉宇。柳梦蝶再问一句:“妈,你这是想干吗?”但当她接触母亲的眼光时,她不敢再问下去了,她把刀褪出了鞘,紧握着刀柄,轻轻地移到柳大娘的眼前,手心里淌出了冷汗。柳大娘挣扎不起来,只是颤巍巍地抬起了右手,再叫柳梦蝶扶她一下,将手指按到刀叶上,就这样,她用力地弹了一下,那柄刀就发出清脆的啸声。她气喘喘地道:“好!好!”

  她“满足”地笑了!

  众人看时,只见那口刀就如一淋秋水,射出一道光芒,这口刀正不知染过多少人的鲜血,但它还是那样的明亮,就宛如刚出熔炉的宝刀。

  柳大娘又艰难地向刘希宏招招手,示意他走上前来。她苍凉地说道:“这柄刀伴我几十年了,它比柳剑吟更是我的老伴!你们不要小看这柄刀,多少江湖上成名的好汉,也曾败在这口刀下,罗二虎那条胳膊也就是给这口刀卸下的!它是蝶儿的外祖父在我周岁之日,就用千锤百炼的缅铁来铸的,以后每年还重淬一次,直炼到我十岁时才交给我用。这柄刀虽不能削铁如泥,但也锋利无比,杀了人血不留迹!但,我现在已用不着它了!”

  柳大娘啸了一口气又继续说道:“我本来想留给蝶儿,但蝶儿已有了她父亲给她精炼的剑。娄无畏,也有了合用的兵器了。而且太极门是以剑法传人的,这口刀我还是想交给希宏用吧。他是万胜门的人,这口‘五虎断门刀’本来是万胜门的,我带不进坟墓,就交给他吧。也是多谢他昨晚给我尽力。咳,希宏,你过来!”

  刘希宏是又悲又喜,当下上前恭恭敬敬地接过这江湖上驰名的“五虎断门刀”。又向他的姑姑行了大礼道:“我一定不负您老人家的期望,要好好使这柄刀!”

  柳大娘微喘说道:“那就好!咳,你收下吧!不,再弹一次给我听,才拿去!”

  大家看了这一幕赠刀情景,都不禁有点心酸,就是刘希宏也不禁凄怆伤感。只是柳剑吟的二徒弟杨振刚在伤感之中,他又有点不好受:“师娘到底是疼本门的侄儿!”他昨夜也曾为师门苦战过来,可是师娘却没提到他!他不是妒忌刘希宏这口刀,但心里总不好受,觉得师娘是近着万胜门了,然而他没想到那口刀本来就是万胜门的。武林规矩除非因特别事故,本门利器,很少会传给别派的人。他这可是有点心眼太小了。

  柳大娘抚刀肠断,众弟子怆然伤怀。良久良久,柳大娘微吁一口气道:“如此也好,俺从此算是永远离开了武林,你们也可知道江湖风浪的险恶,以后可要更小心,更谨慎!只是剑吟,他此去不知如何?倒着实令俺挂念。”说着说着,她眼角已经润湿,咳了两声,顿了一顿,又接下去道:“说到剑吟北上,我也想起了当年使你们师叔吃亏那两个蒙面客,据无畏说,其中之一敢情就是昨晚使七星长剑的那个老者。无畏既已活擒了他,可得好好讯问!

  你们去吧,只留蝶儿在这里陪我就行了。“说罢轻闭双目,口角还带着一丝惨笑。

  柳大娘刘云玉从十六岁起就闯荡江湖,至二二归柳剑吟后才息隐水泊。那六年间她凭一口“五虎断门刀”也不知会过多少英雄好汉。她与柳剑吟不同,柳剑吟是因伤心师弟走入歧途而离开江湖,他是已经无意再在武林争胜;而柳大娘她是因结婚之后,不得不随柳剑吟隐居,她可还对挟刀弄剑,武林较技,江湖争胜的生活不能忘情;只是在结婚后,又有了女儿,感情转注到女儿身上,闯荡江湖的欲念才被压抑下来,埋在心底。而今一旦残废,非但不能再在武林争雄,而且不如常人,这一年多来被压抑的情感,就突如洪水决堤,又猛碰着石墙千仞,因此感情的波浪,就不由自主地起伏回旋,伤怀不已!

  不提柳大娘伤心,且说那使七星长剑的老者蒙永真,昨晚被娄无畏点了“晕眩穴”,就如死人样一直睡了五个多种头。被点中了“晕眩穴”的,如果得不到解救,过了六个钟头,也可自行醒转。因此待到娄无畏把他拿来时,大约再过一盏茶的时候,他已悠悠醒转。

  他现在是身落敌手,但他还很倔强,任凭娄无畏等汛问,他总是坚不吐实。娄无畏冷笑道:“你当我不知你的底细?你这嵩阳派的叛徒,满清的鹰犬,江湖上的采花淫贼,当日我师叔轻饶了你,我可饶你不得!”娄无畏问他,可也和他的太极拳一样。虚实并用,看看敌人的反应。

  果然蒙永真怒道:“是嵩阳派的又怎样?哼,你这小子瞎了眼!敢说俺是江湖上下三门的采花淫贼?你凭本领打败了俺,俺没说的。但你瞎嚼舌头,这又算是哪一门人物?你的师叔当年饶了我?不害臊?你问问他是谁饶了谁?”骂完之后,他又鼓着气对其他问题不答一问了。

  虽然如此,但娄无畏到底也探询出他果然就是当年戏弄自己师叔的蒙面人了。当下暗暗打了一个眼色,叫众人都退出去。他关上了房,忽地走到蒙永真身边问道:“你也是一条好汉子,你实说你和保定索家有什么关系?”

  蒙永真又嗔目道:“什么保定索家,我不知道!”

  娄无畏冷笑道:“保定索家,你不知道?我看你的性命糊里糊涂赔了也不知道,你可知道你的胡大哥为什么不来?却教你来卖命?”

  蒙永真一听这话里有话,不禁愕然问道:“你这可是说什么?”

  娄无畏冷笑道:“我说的就是这些话!在江湖上为朋友两肋插刀,那死也值得;像你这样不明不白,糊里糊涂地送了一条性命,你不可惜,我也为你可惜!”

  娄无畏说到这里,缓了一缓,偷窥蒙永真面色,只见他忽红忽白,似现惊疑。于是又冷笑一声说下去道:“同你说实话,你总知道我的师叔和索家父子乃是心腹之交。索家庄主和官家是怎样交情谅你也知道!他们赚你嚣张拔扈,故意调你到这里送命,叫你和一些窝囊废(没用的废物)来夜劫柳家,而却叫我的师叔通知我们来作准备,这借刀杀人之计,在你们那一伙中不是常用的?难道你不懂?你这次出来,不是也得过胡大哥的交待,要你注意另外一位出差在外的弟兄?这种手段你该比我还清楚吧?”

  娄无畏说的当然是编造出来的,但他这假话却不是全没根据的。他在昨晚点倒蒙永真时,就从他的怀里搜出一封密信。这密情也没什么,只是索志超和胡一鄂叫他夜劫柳家和监视另外一位奉派在外的卫士的,娄无畏久历江湖,和满清鹰犬周旋过这么多时日,他深知在皇宫卫士中也是互相猜疑、彼此监视的。而这些猜疑和监视,也正是他们的主人制造出来,以便统御的。所以他这“胡编”,倒说中了蒙永真的心病。

  当下只见蒙永真面色阴沉,像被刺伤了的狼一样嗥叫道:“好兄弟,多谢你说给我听。

  但俺也要说给你听,你当索家父子对你师叔真是什么心腹?差得远呢!他们是故意拉你师叔,使你师叔和江湖道上分开的,你的师叔要请你师父出来时,索家本是不赞成的,但后来想想也好,就由你师父出来,看你师父怎样。如果你师父有什么对他们不利之处,哼,恐怕也很难逃出他们掌心去。哼,听你的说话,你和你师父敢情都为索家所用了?我也劝你们可更要小心!“

  娄无畏一听完蒙永真的话,突地站了起来,口角噙着冷笑道:“谢谢你说实话,谢谢你的关照!”说看一挨近他的身边,猛的骈指一点,只见蒙永真立即滚在地上,闭过气去,嘴角还露着惨厉的狞笑。娄无畏也是给他点了愈气穴。

  娄无畏抹抹手自笑道:“不是俺心狠手辣,你虽然临死说了实话,无奈你作恶多端,也是留你不得!”

  娄无畏料埋了蒙永真后,和众人商议,觉得柳老拳师处境十分可虑,他此去可是给包围在阴谋诡计之中。娄无畏怕的不单是他和独孤一行会“过招”,而且是他会给索家陷害了。

  当下他就要仗剑北上,面见师尊。柳梦蝶听了,她也要随师兄去见父亲。一来为的是她怕他师兄单人独掌;二来她觉得母亲的残废已暂成定局,而父亲的处境却更可虑;三来她也实在想看看外面的天地。

  左含英听说柳梦蝶要北上探父,他也嚷着要同去。柳梦蝶暇他一眼道:“你何必也要同去?留在家里伴伴我妈吧,她平日不很疼你?你就不陪她!”左含英听了,瞪着眼说不出话,看来他好像很不愿意留在家里!

  娄无畏看了他们一眼,忽然说道:“含英跟去很好,师娘的事,我自有吩咐,不必忧虑!”欲知娄无畏有什么吩咐与此去如何?请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