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回 受尽折磨伤心谈往事惊闻噩耗洒泪哭良朋
文章出处:(www.zh5000.com)
【字体: 加入收藏
 

  阴秀兰屏息呼吸,听她母亲说话,她呆呆的凝视着她的母亲,好像她的母亲突然间变成了她所不认识的陌生人似的。

  七阴教主叹了口气,缓缓说道:“我自小是个孤女,我的父亲是谁,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他们是逃荒的难民,在途中生下了我,无法抚养,在我刚刚满月的时候,他们经过乌蒙山下,山上有座道观,观中的道长刚巧下山募化,见他们可怜,便将我留下了,这位道长便是我的第一个师父一一赤霞道人。这是他后来告诉我的。他只问知我的父亲姓阴,其他的就无暇问了。

  “赤霞道人后来对我很不好,我到现在还恨他。可是我也应该承认,我小时候,他的确是很疼爱我的,全靠他的抚养,我才能够长大成人。他是一个道人,养大一个女婴,也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所以我自小时就当他如父亲一样,对他非常感激。

  “他照料我的起居饮食,传授我武功,我渐渐长大了,他仍然当我是个孩子,对我百般呵护,他常常瞅着我瞧个半天,有时我熟睡醒来,也发现他在床前看我,我当时只当他是疼我,并不放在心上,不过却也有点怕他了。

  “赤霞道人是个修真羽士,他与我住在人迹罕到的乌蒙山金鸡峰上,除了我们之外,另外有一家姓万的世隐居在乌蒙山的天乌峰,与我们的地址相隔不远。这家姓万的主人,名叫万天游,是点苍派的一个剑客,他有一个儿子,名叫万家树,比我只大两岁,我们年纪差不多,因此自小便一同游玩,是一对青梅竹马的好朋友。

  “我们渐渐长大了,他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他,有一天晚上,有月光之下,旖檀花旁,他向我吐露了他的心事,我们撮土为香,对月为盟,矢誓结为夫妇。我叫他第二日便请他父亲来向我师父求婚。

  “我满心欢喜,以为我师父那样疼爱我,断无不允之理。哪料第二日我还未睡醒,有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原来我师父他偷听了我们的盟誓,第二朝天还未亮,他便赶到天乌峰了,斥责万家树勾引他的徒弟,不待他们分说,便动手将方天游父子打伤,并将他们赶下天乌峰,发下禁令,不准他们踏进乌蒙山半步。

  “我在好梦中醒来,眼一睁开,便见我的师父满手血污,站在我的床前,他骂我不得他的同意,便私自与人谈婚论嫁,并说若给他发现万家树再来见我,便将他也一同杀了。

  “我震骇之极,但他是抚养我长大的人,我只好逆来顺受,忍着心中的绞痛,答应不再见万家树。但不料另一件更令我震骇的事又发生了!”

  七阴教主声音颤抖,脸上肌肉抽搐,这件事已隔了二十多年,她说起来还感到那么恐怖!“我伏在床上痛哭,忽然一只冰冷的手触着我的肩头,握着我的臂膊,将我拉了起来,他说话的声音像他的手一样冰冷:”你哭什么?你还是丢不开那小子吧?‘唉,我从来未听过师父用这样的口气向我斥责,我哭得更伤心了,我说:“我已答应不再见万家树了,你就让我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吧!’”我师父的面色突然沉暗下来,我害怕得不敢哭了,只听得他狞笑说道:“你是我抚养大的,我不准你嫁他,什么人都不准你嫁!谁敢将你从我这儿夺走,我就要他五马分尸!‘”我给他吓得傻了,心里琢磨他这句话的意思,我当时只道他是因为太过疼爱我的原故,可是为什么不许我嫁人呢?即算我是他的女儿,这样’疼‘法,也是出乎常理之外呀!

  “他忽然又转了面色,柔声对我说道:”蕴玉,我将你抚养成人,你怎样报答我?‘我想了一想,忍泪答道:“你不愿我离开你,我便永远伴陪你,今生今世不再嫁人,像你的女儿一样服侍你!’就在这时,他的眼睛忽然好似要喷出火焰一般,冲着我说道:”不,我不要你做我的女儿,你可以做我的妻子!‘“这是从他口中说出的话吗?我简直不能想象!像是睛空的霹雳,将我震得晕眩,我定着眼睛看他,就像你刚才看我的那股神气,一刹那间,朝夕见面的’亲人‘似是突然变成了张牙舞爪的猛兽。

  “只听得他断断续续说道:”我以前只知道修练武功,从来不想到结婚,我已经忍受了几十年的寂寞,不想再忍受了,我可以还俗,不做道士,和你结婚。咄,你为什么瞪着眼睛看我?你不认识我吗?你不愿意吗?你的性命是我给的,你本来就是属于我的,我要你做我的妻子,你便得做我的妻子!‘“他张开臂膊要抱我,我突然清醒过来,狠狠地咬他一口,大声喊道:”不能,不能!

  你给了我的性命,你可以将我的性命取去!我宁死也不能做你的妻子!‘我挣脱出来,旋风般地跑下山去!

  “不知是不是他由于羞愧,还是因为平素疼爱我的原故,以他的武功,我本来是怎样也逃不脱的,但当时他却并没有强拦我。我见他呆若木鸡,面色非常难看,我也有点为他难过,但我不敢再回头望他了,我便出了吃奶的气力,拼命飞奔!

  “不料我刚刚逃至那山脚,他又追上来了!”

  阴秀兰刚刚松了口气,听说赤霞道人追到,呼吸又紧张起来,紧紧捏着母亲的手心问道:“结果怎样?你有没有给他抓回去?”

  七阴教主道:“幸而他还有一点良心,也许是一时迷失理性,而后来稍稍清醒过来,终于他还是让我走了。不过,他与我约法三章:第一,不许我说出那晚的事情;第二,不许我嫁给万家树;第三,要待他死后,才许我在江湖走动。若然违背了第一第三两条,他便要将我杀死,若然违背了第二条,则不但要杀死我,并且要杀死万家树。”

  龙剑虹在神像后偷听,听得毛发皆竖,心道:“赤霞道人在上一辈的武林人物之中,乃是个响铛铛的角色,几乎与玄机逸士齐名。却想不到干下了这等见不得人之事!以他的身份,怪不得他要威胁七阴教主,不敢让她泄露了。不过,他肯让她逃走,在邪派之中,也算是比较好的了。玄机逸士生前不下手除他,大约也是因为多少知道他的为人,才放过他的。”

  七阴教主续道:“我逃出了赤霞道人的魔掌,既不敢找万家树,又不敢独自闯荡江湖,每天夜晚都做着恶梦。当时只有苗疆的毒手神魔姬环是不怕赤霞道人的人,我便投到他的门人想学到几分使毒的本领,就不怕赤霞道人的威胁了。要知我虽然答应了赤霞道人的约法三章,但那是迫于无奈,无可如何,我的心里,对万家树还是念念不忘的。不料到我脱离了恶师的魔掌,却又遭遇了更大的灾难!”

  阴秀兰道:“那姬环也是个恶人吗?”七阴教主道:“不。这姬环虽然是天下第一使毒高手,行事也怪僻非常,但为人却很正派,给我灾难的是我的师兄。”

  阴秀兰道:“咦,你还有师兄吗?我怎么未听你说过?”龙剑虹知道她说的是百毒神君,心中也好生奇怪,心想百毒神君的名头江湖上己有很多人知道,偏偏他的师侄反而不知,真是出人意外!七阴教主为什么要瞒着女儿呢?

  七阴教主道:“我师兄是个苗人,但他却羡慕汉人,取了一个汉人的名字,叫做石镜涵,喜欢和汉人结交朋友。他的年纪比我大不了多少,但因是自小便跟随师父,使毒的本领,那是比我高强得多了。

  “他很喜欢我,我一入师门,他便想娶我为妻。我心中只有一个万家树,而且与他气味也不相投,当然一点也不会欢喜他,他对我纠缠不已,我告诉师父,师父还曾责骂过他。我对他小心防备,后来他不敢再对我风言风语了,我才稍稍放心。料不到我虽然对他防备,不幸的事情仍然发生!”

  说到此处,七阴教主的眼泪籁籁而下,脸上的肌肉又抽搐起来,阴秀兰道:“妈,别再哭了,女儿在你身边。你不是说过,只要我在你的身边,你就不会伤心了么?”

  七阴教主揩了眼泪,将女儿紧紧搂抱怀中,说道:“也幸而他留下你在我身边,要不然我更恨他了。

  “我刚才说过,石师兄很喜欢和汉人结交朋友,其中有一个江湖大盗的名叫庞通,他进入苗山,想偷掘苗疆的藏金,并想盗取苗疆的珍贵药材,其中有两株千年何首马,是种在我师父药圃之中的。

  “石师兄受了他的唆摆,有一天我奉师父之命外出采药,他随后跟来,对我说道,他决意背师私逃,跟庞通到外面去享受荣华富贵,希望我和他一同行动,逃出苗疆。我当然不答应,他反复劝说,说是苗山如此荒凉,有什么值得留恋?外面花花世界,为什么不出去享受一番?我也劝他不要贪慕繁华,切不可听从奸人的拨弄,背叛师门。”岂知他的心意已决,不但不听从我的劝告,而且突然翻面,狞笑说道:“我的说话已进入你的耳中,你不依从也得依从了。‘我发觉危险,还未来得及逃走,便给他一口迷烟喷倒,唉,他竟然趁我昏迷之后,将我奸污了!我历尽艰难才得以保全的贞操,竟然轻轻易易的葬送在他的手上!”

  阴秀兰听得手脚颤战,面色灰白,低声说道:“他,他就是我的爹爹?”七阴教主说道:“不错,他就是你的爹爹,你说,你怎能叫我不切齿恨他?”

  “他将我奸污之后,又去对师父暗暗下毒,师父爱他如子,对他更是毫无防备,竟然在熟睡中着了他的道儿,被他用桃花瘴、金叶菊、碧蚕卵三样极厉害的毒物合成的药粉,用吹管吹入了口鼻!我师父号称毒手神魔,本领非同小可,中了这样厉害的毒药,仍然打了他一掌,可惜师父中毒之后,功力大减,要不然那一掌便能叫他丧命。

  “这些事情发生之时,我尚在昏迷之中,他本来是打算将我劫走的,也幸而师父打了他一掌,他怕师父未必中毒便死,不敢再在苗疆逗留,连夜便逃下山去,庞通盗了两株何首乌,当然也逃之夭夭了。

  “待我醒来之后,回去禀告师父,”师父已经是奄奄一息了。他吩咐我几句话,将百毒真经交付给我,要我替他报仇,嘱托完毕,从此一瞑不视。

  “我痛不欲生,但受了师父的重托,又不能不偷生下去,更想不到的是我怀了孕,十月期满,便生下了你,我有了你、当然更不能死了。”

  阴秀兰道:“妈,你好苦命啊!怪不得你一直不肯告诉我,我的爹爹姓甚名谁,要我跟你姓阴。”

  七阴教主道:“妈的苦难还没受完哩,今天我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吧。”

  “你生下来之后,我好像有了寄托,瞧着你那两颗灵活的眼珠,我感到安慰。我非常恨你的爹爹,但却非常爱你,有时甚至为了你,在心里自己对自己说道,看在兰儿的份上,饶了他吧。我刚才对你说过,姬师父临死的时候,是曾经吩咐我要我替他报仇的。

  “想不到我愿意饶他,而他却不肯饶我。恰恰在你周岁那天,有一个人来了。”

  阴秀兰颤声说道:“又是,他,他来了?”她本来想说“爹爹”的,这两个字却怎样也叫不出来,到了口边,便变成“他”了。

  七阴教主道:“最先来到的不是‘他’,嗯,来的是,是万家树!是我朝思夜想的那个人!

  “我是多么愿意做他的妻子啊,可是这只能指望来生了。即算我不害怕赤霞道人的威胁,我已经受了污辱,也不能再做他的妻子了。

  “为了断绝他的痴情,为了不想他遭受赤霞道人的毒手,我只有骗他,说是我已经嫁了人,有了孩子,我过得很快活,请他也另找良缘,不要再以我为念了。

  “他不相信,但见你长得十分似我,却又不由他不相信,他呆若木鸡,好久,好久,这才说道:”你有了丈夫,有了孩子,过得快活,我很高兴。但我瞧你神情,不像是过得快活的光景,你心中是不是藏有什么哀痛,不愿意对我说出来?‘我忍着眼泪,咬着牙根,矢口否认。他便说:“既然你很快活,那我也就不再打扰你了。不过,我对你还是像以前一样,你若是有什么事情要我帮你的话,可以到峨嵋山找我。’原来他父子被赤霞道人赶出乌蒙山后,便迁到峨嵋山去和他的师叔同住。他遍托同门打听,才知道我已离开赤霞道人,改投在姬环门下的。

  “他临走之时,取出了一支旃檀香,交给我道:”你若不愿意上我的门,可以在我住处的附近点燃这支香,我便知道是你来了。‘旃檀香是乌蒙山的特产,我和他小时候常常玩的一种游戏,就是点燃旃檀香来招换对方。他送给我的那支旃檀香,我一直珍藏,但直到如今未曾用过。

  “他嘱托完毕,正要踏出我的家门之际,又一个人来了,这个人才是、才是我最不愿见的人——我的师兄,你的爹爹石镜涵!

  “他见我与万家树在一起,勃然大怒,恶声骂道:”你以为我不敢回来,就背着我偷汉子么?‘这几句话气得我心肺炸裂,俱我已无暇与他吵嘴了,我见他目露凶光,看似立即便要对万家树施展毒手,我逼得先行制止他,一掌将他击倒。他使毒的本领虽然远胜于我,但我的武功如比他高强,他不敢对我使毒,只有挨打的份儿。

  “那时你刚刚周岁,还未学会说话,坐在摇篮里看我们打架,吓得大哭起来。那时我本来可以将他打死的,听你一哭,心就软了。

  “在这样情形之下,万家树哪里还敢逗留,他说:”因为我弄得你们夫妻不和,我非常抱歉。‘又对石镜涵辩白他只是以朋友的身份来看我的,请他不要妄自疑心。“石镜涵哪里肯听,躺在地上,哼哼卿卿地骂他,我生气得很,本待不顾一切与他决裂,向万家树说明真相的,但万家树已在他的骂声中跑开了。唉,至今回想,我还在悔恨当时的软弱,没有去追他,向他说明。不过,我那时的处境,的确极是为难,我既不能嫁他,又怕赤霞道人害他,我又怎敢对他表露真情?不敢表露真情,就造成了终身遗憾。我当时让他糊里糊涂地走,这样做对呢还是不对?我自己也不知道。”

  阴秀兰道:“若然是我,有一个人这样爱我,我就不顾一切跟他。”她说话之时,眼泪一颗颗地滴下来,不知是为了同情她的母亲呢?还是为了可怜自己?

  七阴教主替她揩了眼泪,说道:“我知道你难过,我比你更难过,但我为了要你明白你爹爹的为人,我不能不对你再说下去。

  “万家树走了之后,他也裹好了伤,爬了起来,我那一掌打得着实不轻,他的一只手臂已被打得脱臼了。他瞪着眼睛看我,过了好一会子,大声问道:”你打定主意没有?你愿不愿跟我?‘我也大声答道:“我宁死也不跟你!’他恶狠狠地说道:”师父已死,天下无人能够制我,我要将你置死,那是易如反掌,但我偏偏不让你死,你非跟我不可!“我一看他的神色,知道他想用毒药来制服我,我便立即说道:”除非你毒死了我,否则任凭你放蛊也好,下毒也好,我决不会对你依从的。‘“他大约也想到我的武功比他高强,他若用毒药迫我跟他,我也可以随时杀他,他轩眉怒眼,狠狠盯着我,忽地狞笑说道:”好,你不跟我,我也由得你去,念在夫妇之情,我不杀你,但你想那个小白脸、却是万万不能!’狞笑声中,他把手一扬,一团毒雾,立即把我罩住!“

  阻秀兰失声惊呼,她一路听母亲叙述,虽然知道父亲乃是坏人,但她却怎样也想不到:一个人竟能如此狠起心肠,向自己所爱过的人施展着手。

  七阴教主道:“幸而我早预料到他会施展毒手,一觉不妙,立刻就闭了眼睛,停了呼吸,这时但觉脸上的肌肉好像被火烙一般,疼痛极了。

  “昏迷中只听得他还在高声狞笑,说道:”我把你变成丑八怪,看那个小白脸还要不要你?‘“我昏迷了一天一夜才醒过来,醒来之后,就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他用的是腐蚀肌肉的毒药,虽然没有毁掉我的性命,却把我的容貌毁。”

  阴秀兰忍不着抱着她的母亲哭道:“好狠心的爹爹,好苦命的妈妈啊!”

  七阴教主道:“经过了这场苦难之后,我倒安静了。石镜涵没有再来找我,万家树倒是派人来打探过我的消息,我每一次得到风声,便避开了。后来我索性带你避到苗山深处,外面的人根本找不到。万家树不知道后来所发生的变故,他大约是因为不愿意破坏我的家庭,宁愿自己忍受痛苦,不愿再来找我。

  “过了三年,我听说万家树和青城派的一个女侠结了婚,后来又听说他有了一个孩子。

  自从与他分开之后,我一直没有好过,只在听到这两个消息,我才笑过两次。他获得美满的家庭,我从心底感到喜悦。

  “我也断断续续听到一些石镜涵的消息,听说他在江湖的名头倒是越闯越大了,得到了百毒神君的称号。那个唆摆他出去的庞通,偷掘苗疆的金砂和药材,发了大财,也就摇身一变而成为庞堡主,从此洗手不干了。这几年来听说他另外搭上了一个汉人,名叫什么铁扇书生楚大齐!”

  阴秀兰恍然大悟,说道:“哦,原来你前几天毒死庞通,乃是为了报复当年的旧恨,他唆摆我爹爹作恶,确是应该处死!”

  七阴教主道:“我也不是完全为了庞通,半个月前你爹爹派那个姓楚的偷来见我。”阴秀兰道:“我怎么不知道?”七阴教主道:“那个姓楚的轻功极高,我半夜给他惊醒,他已站在我的床前,对我说明了他的来历,并说他们发了一笔大财,石镜涵又思念起我来了,问我愿不愿意跟他?又说若我不愿,女儿是不是可以送还他?我当时大为震怒,要想杀那姓楚的,但他本领在我之上,我刚想动手,他便逃走了。好啦,现在我问你了,你是愿意跟我呢?还是愿意跟你的爹爹?”

  阴秀兰想也不想,便即说道:“妈,我当然跟你!”说至此处出见那黄衣少年在地上动了一下。

  七阴教主一看,说道:“他眉心的黑气就快退净了,不需多久,便可苏醒。哼,你真是狠心,对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居然也下得这般毒手!”阴秀兰已猜到几分,但还是问道:“妈,你骂的是谁?”七阴教主道:“天下使毒的高手能有几人?他是被你的爹爹害的,中的是鸡鸣五鼓断魂香!”七阴教主又换过一种药粉,吹入黄衣少年的鼻观,凝神看他的面孔,叹口气道:“真像,真像,简直和家树长得一模一样!”

  龙剑虹也在心中叹气,想道:“七阴教主表面看来好像冷酷无情,却原来她爱一个人爱得如此之深!”

  七阻教主继续说道:“兰儿,你现在知道妈妈为什么要骗你了吧?妈是不愿意你知道你有这么一个坏父亲,所以妈将万家树说成是你的父亲,又说你的父亲早已死了,其实他们两人都没死啊!

  “妈痛恨世间一切男子,只除了一个万家树。这些年来,我想独创一教,为的就是想救普天下受苦受难的女儿。”龙剑虹心想:“怪不得七阴教主行事怪僻,原来她竟是受过这么多的苦难。只可惜她发愿虽宏,却是近乎幻想。天下可怜的女人恒河沙数,她哪里能救得了这许多?反而被别人将她目作邪教的教主了。”

  阴秀兰道:“妈,你还在想什么?”她见母亲面色沉暗,如有所思,是以有此一问。七阴教主道:“我在想,比鸡鸣五鼓断魂香厉害的毒药还有好几种,他为什么单单用这种要过十二个时辰方能送命的鸡鸣五鼓断魂香。莫非他早已料到我会救这孩子?想藉此来追查我?

  或者是另外有什么用意?“阴秀兰再一次说道:”妈,你不必顾虑,就是他,他来了,我也绝不会跟他!“七阴教主愁眉稍展,微笑说道:”这样,妈就放心了!“

  七阴教主再向黄衣少年的鼻孔吹进一些药粉,又拔下头凝,在他的“大推穴”和“灵台穴”上各刺了一下,黄衣少年忽然打了一个喷嚏,眼睛慢慢张开,七阴教主将他扶起,柔声说道:“好啦,孩子,你醒来啦。我是你爹爹的好朋友,你不用害怕,我在你的身边,没有人敢再来害你!”龙剑虹躲在神像背后,虽然看不见她的神情,但听她的口气,七阴教主当真像是将黄衣少年当作她的儿子一般。

  黄衣少年坐了起来,低声说道:“谢谢。我爹爹没有料错,你果然对我真好!”七阴教主道:“你爹爹呢?”黄衣少年悲声说道:“我爹爹么?他,他已死了!他临终之时嘱咐我来找你的!”七阴教主面色大变,喃喃说道:“死了,死了?他,他,他怎么死了?”七阴教主虽然早已决意避免和万家树见面,但她心中实是无时或忘,想不到如今竟是永远不能见面了。

  这刹那间,七阴教主但觉眼前一片模糊,好像灵魂脱离了躯壳,什么都不存在了。迷糊中却还听得黄衣少年用悲愤的声音说道:“我爹爹和妈妈都是给人害死的。”

  七阴教主倏的张开眼睛,厉声喝问:“凶手是谁?”黄衣少年道:“凶手有两个人,其中一个爹爹认出他是哀牢山的独臂擎天管神龙。”七阴教主眉毛一竖道:“哦,管神龙这个死不了的老残废,又出来作恶了,还有一个是谁?”黄衣少年道:“还有一个是苗人,不知莫名。”七阴教主身躯颤抖,连声问道:“是个苗人?什么模样?”黄衣少年道:“是个干瘪青脸,长着一对阴阳眼,相貌丑怪的老人。”七阴教主吁了口气,道:“我道是他,原来不是。”心中想道:“苗人之中,除了石镜涵外,武功好的,还有谁呢?”阴秀兰听得不是她的爹爹,也松了口气,问道:“独臂擎天管神龙,是不是妈以前说过的那个,被飞天龙女叶盈盈削掉一条臂膊的那个魔头?”七阴教主道:“不错,他正是被削了条臂膊之后,才遁迹哀牢山中,自称独臂擎天的。”原来管神龙是赤霞道人的师侄,他的师父早死,赤霞道人也曾指点过他的武功,不过他的年纪比七阴教主要大十多年,七阴教主在赤霞道人门下之时,管神龙早已在江湖上闯出万儿了。七阴教主还记得是在十三岁那年,管神龙因为在川西劫了一笔救灾的善款,撞见飞天龙女叶盈盈,被叶盈盈削了他的一条臂膊,事后他跑到乌蒙山来向师叔求助,赤霞道人忌惮叶盈盈夫妇双剑合壁的厉害,不敢出头。之后管神龙躲到哀牢山中苦练剑术,而七阴教主也因为遭逢大变,离开了赤霞道人,两人就一直没有再见过面。

  七阴教主听说凶手之中有管神龙,心中好生诧异,想道:“赤霞道人当年因为妒忌万家树,确曾想把他置于死地,但这事情早已过了多年,赤霞道人为了自己的面子,断不敢将这种损自己身份的秘密告诉第二个人,管神龙与万家树风马牛不相及,怎么会跑去杀他?”于是问道:“出事那天,你在家吗?”

  黄衣少年道:“在家。我还记得那天刚好是我妈妈从贵州回来的第二天。”七阴教主道:“哦,你妈妈到了贵州?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黄衣少年道:“那是三年之前,还差几天便是中秋节。听说你那时刚开始创立七阴教,是吗?”七阴教主诧道:“你怎么知道得这样清楚?”黄衣少年道:“我妈那次就是去找你的,但她迟了几天,你刚好离开苗疆了。”七阴教主更觉奇怪。急忙问道:“哦,你妈妈到苗疆找过我?她回来说了些什么?”

  黄衣少年道:“那一晚我整晚听见爹爹和妈妈在房中说话,却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七阴教主心弦颤抖,问道:“你是听不清楚他们的谈话,还是听不懂话中的意思?”黄衣少年道:“我的卧房与爹爹相邻,他们说话的声音时高时低,我也没有留心去听。唉,要是我知道我以后再也听不到爹爹妈妈的声音,我一定会听到天亮的。”七阴教主有点不好意思,心道:“家树是名门正派的弟子,他的儿子又承家教,当然不会有心去偷听父母的谈话。”自觉刚才的问话有点失仪,可是她是多么想知道万家树夫妇在说她什么啊!“

  那黄衣少牛继续说道:“我半夜醒来,还听见他们在说话、后来睡着了,到天亮醒来,他们谈话的声音仍然没有停止。我只断断续续的听到他们好几次提到百毒神君和一个名叫阴蕴玉的女子的名字。”七阴教主道:“阴蕴玉就是我。”黄衣少年道:“那你一定是受过许多苦难的了,我似乎听得妈说,她很可怜你,一点也不妒忌你,她很希望找到你,还希望你能够和我们同住。她说她想让你知道人世间并不只是冷酷,还有温暖。我所不明白的是,妈妈什么会说到她不妒忌你呢?她又没见过你,有什么要妒忌呢?我知道你的本领比爹爹妈妈都强,但我的妈妈她可从来不是心胸狭窄,会妒忌别人比她本领高的呀。”他那张带着稚气的脸孔现出惶惑的神情,看来他还当真未懂男女间复杂的情感。

  七阴教主面上一红,心中想道:“我当初听到家树婚讯的时候,一方面为他祝福,一方面却也妒忌他的妻子,想不到她的胸襟比我宽广得多!”

  黄农少年抹了抹眼泪,继续说道:“第二天天亮,我还未起来,管神龙与那苗人便已到了我家。爹爹妈妈闻声出视,问他们的来意,他们一声不响,突然间便下毒手,我妈妈狩不及防!先给他们打死,我爹爹与他们恶战,将他们两人打伤,但我爹爹也中了管神龙的毒盔黎,只有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逃去。他们在临走之时才冷笑说道:”我若不说清楚,可怜你们死了也不明不白,我不想你做个糊涂鬼,告诉你吧。你们不是想找七阴教主吗?七阴教主请你们到阎罗殿上见面,我们便是她派来的勾魂使者!‘“

  七阴教主又是伤心,又是发怒,气得浑身颤抖,厉声说道:“管神龙害死你的双亲,居然还敢假借我的名义,我只要三寸气在,誓报此仇!”

  黄衣少年道:“教主不用生气,对管神龙的话,我爹爹一点也不相信。他嘱咐我道:‘我不知道管神龙为什么要下毒手害死我和你的妈妈,你年纪还小,非但报不了仇,还得提防仇人害你,我要将你交托给一个最可靠的人,这个人是我的唯一知己,她一定会照顾你的!’”

  七阴教主热泪盈眶,悲声道:“家树,家树,他,他这样说了?”只听得那黄衣少年点头说道:“不错,我爹爹说的这个人就是你。他说:你去我七阴教主吧,也不必勉强她替我报仇,但最少我相信她会对待你像她的亲生儿子一般!”七阴教主搂着那黄衣少年,她旧日的情人这样信任她,她感到非常骄傲,在伤心之中又有点喜悦,说道:“你爹爹说得一点不错,他真是我生平唯一的知己。好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黄衣少年道:“我叫万天鹏。爹爹还有一封信要我交给你。”七阴教主流泪道:“啊,他受伤之后还给我写信?”万天鹏道:“这封信是他前一晚写好的,受伤之后又接续写了一页。然后用火漆封好,郑重地交托给我。并交给我一支旃檀香,一颗夜明珠,叫我探听到你的下落,便在你的附近点起这支香。这颗夜明珠也是交给你的。”七阴教主道:“他想得真周到。”接过了夜明珠,泪如雨下,原来这颗夜明珠便是在他们海誓山盟之夕,她送给他的。接着七阴教主展开了那封信,厚厚的有七页之多,最后一页写得歪歪斜斜,未了几行,字迹几乎不能辨认。

  六阴教主流着泪读这封信,信中第一段说,他本来不想扰乱她的安宁,但他最近已知道横行江湖的那个百毒神君,便是他当年在苗疆她家里遇见的那个男人。他也打听到了,百毒神君在江湖上出现,从来没有人见过他与七阴教主同行,他虽然不知道内情,但也猜想得到她绝不是甘心嫁他的。据认识百毒神君的人说,他也从来未有提过自己有妻子。百毒神君在江湖上给坏人包围,恶迹日著,他怕她受连累,因此提醒她要小心。

  第二段说到他自己,他说他当年知道了她有丈夫孩子之后,伤心之极,本来不欲再娶,但他是一脉单传,父亲要他结婚。他妻子是青城派女侠柳湘云,婚前他把自己的过去完全告诉她,她也完全谅解,而且很同情他们一他最初本是奉父命结婚的,婚后发现了她的许多好处,也就爱上了她。但因此想到七阴教主的配偶非人(他那时还未知道百毒神君根本就不是她的配偶),更加对她挂念。

  第三段说到他近年多读了一些书,渐渐悟到男女之间并不只是夫妇之情,现在赤霞道人已死,想她可无顾虑,百毒神君终年在江湖上与坏人为伍,等于是抛弃了她,若然她愿意的话,他们欢迎她到峨嵋山来两家同住。他的妻子愿意将她当作姐姐看待。他说,反正大家都已年过半百,彼此以礼相守,以诚相待,外人纵有闲话,根本不必理它。劝她不要为世俗之见,独自忍受寂寞与苦难。

  第四段就说到他的妻子去找她的事了,他说他的妻子爽朗明理,知道他挂念七阴教主,便向丈夫提出,愿意亲自去劝七阴教主,劝她母女二人搬到峨嵋山来与他同住。她觉得以她的身份去说话更方便一些,他考虑有三,也就同意了。可惜他妻子迟了几天,七阴教主已离开了苗疆,他妻子不知她的去向,只好回来。

  七阴教主看到这重,心中感动不已,想道:“他们两夫妻真是为我想得周到,更难得的是他们彼此信任,又都有大海一样的胸怀。”

  第五段是写他的妻子回来之后,说到她虽然没有找到七阴教主,却探听到了她的一些消息,知道她确曾被百毒神君所伤害,现在正在创立七阴教等等事情。他更为她难过,又怕她因受折磨太多,行事偏激,以致创教的意图虽好,却不为武林中人所谅,劝她要处处小心。

  这一段便是他们夫妻被害之前一晚的谈话。

  第六段便是他通害之后所写的了,字迹很大而又潦草,信笺上还沾着血渍,七阴教主忍着伤心,读了下去。叙述了被害的情形之后,最后一段,万家树向她抱歉说,数十年来,他无日不以她为念,想不到他还未能对她尽了一点心,而自己却反要将身后之事来麻烦她了,他说他知道七阴教主一定会照顾他的儿子的,不必怎样交代,他所怕的是儿子急于报仇,枉送性命,所以他遗命儿子无论如何先找到她再谈复仇之事,他请七阴教主代他约束儿子,报不报仇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教养他成为一个有用的人。

  七阴教主读后,眼泪湿透了信笺,感到万家树对她的情深意重,当真是生死不谕,而这种情意,从少年时候的男女之情开始,经过了诸般磨难,早已超乎了寻常的男女之情,她感到了万家树那颗珍贵的心,同时也深深爱上了她未见过面的万家树的妻子。

  泪眼模糊,七阴教主仿佛看见万家树在她眼前,啊,这不是万家树,是那黄衣少年,七阴教主拭了眼泪,搂了万天鹏道:“好孩子,你找我找了三年,无可怜见,咱们终于见面了。你失了爹娘,你不怕委屈的话,就叫我一声妈妈吧!”

  万天鹏也是热泪盈眶,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叫了一声:“妈妈!”又向阴秀兰叫了一声:“姐姐!”七阴教主一手拉着一个,泪眼未干,发出凄凉而又欢悦的笑声。

  就在这时,忽听得有另一个人的笑声震动耳鼓,这笑声是如此熟悉,今得七阴教主不寒而栗,她倏的站了起来,厉声说道:“你还有面目来见我?”呀,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她所痛恨的百毒神君。

  阴秀兰一看她母亲的神情,什么都明白了!小时候,她母亲将她的爹爹说得那样好,骗她说她爹爹早已死去,十多年来,她一直为她的爹爹骄傲。也为她的爹爹伤心,却原来她母亲口中的“爹爹”只是一个幻影,不,那不是幻影,是别人的爹爹,是身旁这个黄衣少年的爹爹,而自己真正的爹爹却是这个样子,她全身颤抖,不敢接触百毒神君那邪恶的眼光!

  唉,她真宁愿母亲永远骗她下去!

  她不自觉的紧紧地握着黄衣少年的手,忽觉他的手心冰冷得怕人,眼中充满愤怒的火焰,口唇开圈,似乎想说什么、却又什么也说不出。原来他认出来了,认出这个进来的苗人,正就是昨天用“鸡鸣五鼓断魂香”将他毒害的人,可是一看七阴母女的神情,他也明白了,他虽然没有听到七阴教主刚才对女儿的说话(那时,他还在昏迷之中),可是他也猜到了这个百毒神君就是七阴教主的“丈夫”阴秀兰的父亲。

  百毒神君堵住门口,对庙中这三个人都阴沉地看了一眼,眼光最后落在七阴教主身上,缓缓说道:“前几天我派楚天遥去看你,你将他赶跑,如今我亲自来看你了。你对我的来意,早已明白了吧?”

  七阴教主一声不响,冷冰冰的眼光,令到百毒神君也不禁打了一个寒噤,他定了定神,眼光又落到了阴秀兰身上,说道:“她长得和你少年时候真是一模一样,嗯,想起当年的事情,我真是对你不起,如今我求你饶恕来了!嗯,我是你的爹爹,你知道吗?”最后这两句话是他面对阴秀兰说的。

  阴秀兰退后一步,避开了他的眼光尖声叫道:“我不认识你,我没有爹爹,我的爹爹早已死了!”与此同时七阴教主厉声喝道:“你要我饶恕你,你就赶快给我滚出去!”

  百毒神君神色大变,又狞笑起来,这一回他的眼光落在万天鹏身上,打量了好一会,冷冷笑道:“这小子也长得和万家树一模一样。哈哈,你们母亲儿子叫得好亲热,可惜你不能做他的妈妈!”七阴教主喝道:“你胡说什么?给我滚出去!”

  百毒神君道:“你怕我提起你的情郎么?万家树的儿子都这样大了,还怕什么?哼,莫非你现在还是余情未断么?好,二十年前我问过你的一句话现在再来问你,你到底愿意是跟我还是愿意跟万家树?”七阴教主伤心愤怒到了极点,迈前一步,盯着他问道:“万家树是不是你指使人杀的?”百毒神君道:“什么?万家树已经死了?啊,原来这小子是给你报讯来的么?”正是:死别生离长恻恻,一生冤孽几时休?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