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回 一意觅芳踪巨舟出海中途逢怪客荒岛遭危
文章出处:(www.zh5000.com)
【字体: 加入收藏
 

  这时阳宗海已看到了凌云凤背后的霍天都,他在霍天都手下吃过大亏,哪敢接战,大叫一声:“风紧,扯呼!”一剑冲开了谷竹均的青竹杖,没命飞逃。那老者和中年军官见阳宗海尚且如此惊慌,当然知道来的乃是劲敌,立即也跟着跑了。凌云凤连刺两剑,那中年军官走得较慢,脚踝被剑尖划伤,和衣滚下山坡,那老的用了一招反手擒拿,解开了凌云凤的剑势,侥幸没有受伤。

  霍天都道:“穷寇莫追,且先救人吧!”凌云凤一听也有道理,便止了脚步。只听得万天鹏叫道:“凌女侠,是你呀!周寨主的伤痊愈了没有?你可听到阴秀兰的消息么?”只见他身上有好几条血痕,说话的声音中气不足,想是挨了鞭打之外,还受了一点内伤。

  原来万天鹏和谷竹均乃是到南方来寻找阴秀兰的下落的,他们到了杭州,探听得叶成林手下有个重要的头目,被关在巡抚衙门,谷竹均为人最是热心,便带了万天鹏去劫牢,没想到敌方高手,云集抚衙,以致吃了大亏。幸好管神龙因为日间和霍天都夫妇恶战了一场,精神亏耗,正在静室练功,没有出来应战,他们才能逃出巡抚衙门。

  那老者是阳宗海邀来的另一高手青州崔元搏,崔家以七十二擒拿手著称,虽还及不上娄桐荪的分筋错骨手法,亦已是江湖上罕见的功夫;那中年汉子则是管神龙的二徒古方独存,得传他师父的暗器功夫,那一次在楼外楼用“刘海洒金钱”的手法,打了张玉虎一把铁莲子的就是他。

  这三个人穷追不舍,谷竹均知道张霸的住址,义军中可能有头领住在那儿,因此使向九溪十八涧逃来,逃到了青竹涧给他们追上,幸而霍天都夫妇来得正是时候,再迟一刻,万天鹏便支持不住了。

  万天鹏领受了七阴教主的遗言,将阴秀兰当作姐姐看待,因此一见到了凌云凤便即问她。凌云凤道:“金刀寨主早已痊愈了。阴姑娘也已回到山寨来了。”

  万天鹏听到了这两个好消息,欢喜得跳起来,但立即又“哎哟”一声,跌倒地上。谷竹均将他扶起,笑道:“还好,心脉尚未受伤,不过你可不能乱跳乱叫了。”原来万天鹏被崔元傅的掌力震伤了肺愈穴,外面的鞭伤则并无大碍,肺愈穴也是人身重要穴道之一,不过伤得不算很重,以谷竹均的医术,有把握可以在三天之内令他复原。

  张霸和石文纨等人这时亦已赶到,他们和谷竹均都是旧时相识,见了面自有一番欢喜,不在话下。张霸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之后,况吟半晌,说道:“这个地方已给敌人发现,不能再住下去了。天明拂晓,咱们就得动身。”他本来已准备好了船只,但水手还没有齐集,现在事情紧急,只好连夜再去召集下手。

  这一晚大家都没有歇息,防备敌人再来,守到天亮,安然无事,颇为意外。原来管神龙的徒弟古独存被凌云凤刺伤了脚踝,回到抚衙,也已经是五更将尽了。

  谷竹均用针炙之术,替万天鹏散开瘀血,经过了几个时辰的调治,虽然尚未能完全恢复如初,但已经可以走动,张霸召集了水手,天色微明,便即开船。

  凌云凤倚栏远眺,只见万顷茫茫,水天一色,海鸥三五,逐浪飞翔,不禁豪兴遍飞,回过头来,对霍天都笑道:“海阔凭鱼跃,天空任鸟飞,到了海上,自然令人心胸开阔。”霍天都苦笑道:“看来你倒是很羡慕于承珠他们的风浪生涯。”他想起两年前他到海外找凌云凤的往事,当时他还要于承珠帮忙劝凌云凤回家,想不到现在自己也卷入了江湖风浪之中,反而和凌云凤同去找于承珠了。

  在海上航行三天、到达叶成林的东海基地,叶成林和于承珠得到讯息,出来迎接,凌云凤和于承珠分别不到一年,却如久别重逢一般,亲热之情,胜于姐妹,倒把霍天都冷落在一边。霍天都不禁又生感触,隐隐感到妻子和于承珠是同一路的人,在她们之间,自己反而好像“外人”了。

  张玉虎的伤已好了七八分,凌云凤交代了正事之后,便和于承珠同去看他,将恶斗乔北漠、寻回阴秀兰的经过向他一一详说。张玉虎听了又喜又悲,喜者是阴秀兰有了归宿,自己少了一重心事;悲者是乌蒙夫竟尔丧生,古道热肠的老前辈又少了一个了。

  凌云凤问道:“怎么不见剑虹?她还未来吗?”于承珠道:“怎么,龙姑娘和你说要来这儿吗?”凌云凤道:“我们是一同起程的,在天津分手,她和太湖寨主柳泽苍、蒋平根二人同船前来,她在金刀寨主那儿,得知玉虎兄弟在你们这里,恨不得插翼飞来和你们相见呢。”于承珠听了,颇感不安,因为按路程推算,她早就应该到了。

  张玉虎道:“海上风浪难测,遇到逆风,行程阻迟几日,那也是寻常之事。”话虽如此,盼不到龙剑虹,心绪总是不宁。

  过了两天,仍然未见太湖寨主的座船到来,倒是从杭州来的探子打探到了一桩军情,说是新巡抚上任之后,即忙于调集各路水师,可能前来进犯。

  这一日叶成杯、张玉虎等人,和各大头目正在商议抵御官军的侵犯,并设法去救成海山。忽地有一个头目进来报道,说是在海面巡逻的船只,救起了一个人。

  叶成林道:“是什么人,你这样大惊小怪?”那头目道:“有人认得是太湖柳寨主的手下。”于承珠忙道:“快唤他进来,待我亲自问他。”那头目道:“他的舌头已经被割去了,不会说话,而且救醒之后,就一直像是疯疯颠颠的样子。”

  叶成林大吃一惊,知道必有意外发生,连忙叫人将谷竹均请来,并吩咐手下将那个人抬进来。

  这时已有人认出那个人正是太湖寨主柳泽苍的跟随,名叫王兆庆的,只见他手舞足蹈,口中发出“荷荷”的声音,伊如白痴,脸上的神色非常可怖,好像害怕极了,一直想挣扎逃走,几个小头目用力的按着他,才把他扛了进来。叶成林叫道:“玉兆庆,你还认得我么?”他以前曾跟柳泽苍来见过叶成林一次,听到叶成林问他,定着了眼睛直望,一副茫然的神气,竟像是不认识叶成林似的,又似乎在那里苦苦思索。

  叶成林道:“这个人本来甚为机灵,怎的突然疯了,问又问不出来,如何是好?”浴竹均道:“他还未完全丧失神智,我瞧他现在大约正在思索你是谁。他定然是遭遇了非常的恐怖,才吓成这个样子的。”叶成林道:“还有法子令他恢复神智吗?”谷竹均道:“待我试试。”灌他服了宁神的药剂,待他睡了一会,然后用金针扎他脑后的“风府”、“大椎”、“玉衡”三处穴道,这三处穴适当脑神经与脊椎神经支会之点,刺激这三处穴道,可以令人清醒。

  过了片刻,那人“荷荷”地叫了两声,忽然跳了起来,泪如雨下,爬到叶成林的跟前连连叩头,看情形像是已认出了叶成林,但还没有完全清醒。谷竹均已检查过他的伤,除了舌头被割之外,倒没有受什么内伤,只是身上被砂石擦破了几十处之多,据此可以推断他是在碎石甚多的海滩上滚下海的。

  叶成林问道:“你可是有什么事情要求我么?”那人抬起头来,呆呆地望着叶成林。谷竹均道:“他的耳朵已经聋了,好在他的神智已有几分清醒,待我问他。”谷竹均和大湖寨主柳泽苍乃是多年老友,当然记得他的面貌,当下向叶成林讨了一副纸笔,画出了柳泽苍的肖像,那人“呜呜”的痛哭起来,叶成林心头颤战,凑到他的耳边,做了一个手势,大声问道:“是柳寨主遇难了吗?”那人双手合抱,打了几个圈圈,叶成林作手势道:“是在什么地方被围困了?”那人缓缓点了点头。叶成林将纸笔交给他,希望他能写一些出来,哪知他受刺激过甚,拿过了笔,“啪”的一声就折断了,露出非常恐怖的神态,又“荷荷”的惨叫起来,谷竹均道:“他神智尚未惭复,仅是记得当时惨酷的景象想是他的同伴之中,有人被拦腰斩了的。”

  叶成林想了一想,说道:“总算也问出了一点端睨,依此看来柳寨主和龙姑娘他们是在一个荒岛上遇到危险。”于承珠道:“你怎么知道是荒岛?”叶成林道:“沙滩上尖利的碎石很多,若是经常有船只来往,这些碎石一定会清除的。而且这个荒岛离开我们这儿不会很远,最多不过两三天的航程,要不然他也不能漂流到这儿来了。”顿了一顿,若有所思,继续说道:“附近的小岛,我们都探查过了。只有离这里东南三百里的海域,有几座小岛,当年我曾在岛群的外周巡视过一遍,因为没有可停船的港弯,离这里大寨又远,对我们没有什么用处,因此放弃了它。照现在所知的各种迹象看来,柳寨主多半是被困在那儿。这里我分身不开,你替我走一趟好吗?”

  张玉虎和万天鹏的伤都已痊愈,张玉虎当然同去,万天鹏感激龙剑虹救阴秀兰之恩,也自告奋勇和大家同去。叶成林道:“此去须要有懂得医术的人!谷老前辈,你也辛苦一趟吧。”凌云凤笑道:“怎么把我忘了?”叶成林一想,多几个高手去更可放心,便答允了。

  至于霍天都,则因为怕管神龙会来进犯,大家经过商议,决定霍天都留在大寨,必要时可由他对付管神龙。

  当下于承珠再挑选了一百名精通水性的健卒,分乘两艘大船,直向东南海域搜索,第三日的黄昏,果然发现了一列小岛,在一个小岛的沙难上,发现了一艘搁浅的海船,正是太湖寨主柳泽苍的座船,旗帜降了一半,还自迎风招展。

  众人将船沾岸,走过柳泽苍那艘座船一看,但见舱板上一片血渍殷红,板壁穿了无数窟窿,破破烂烂,船上空无所有。谷竹均道:“这船是遇了台风撞上礁石的,搁浅之后,看情形还经过一场厮杀。”

  张玉虎心中七上八落,忐忑不安,凌云凤道:“咱们上去搜索。”沙滩上尖利的碎石果然很多,证明王兆庆是从这个荒岛上逃出来的,张玉虎脑海中浮出王兆庆可怕的模样,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心想:“王兆庆虽说柳寨主尚被困在岛中,但又过了这许多天,可不知他现在是生是死?”柳寨主的遭遇即是龙剑虹的遭遇,看到这些可怖的现象,张玉虎根本就不敢再去想象龙剑虹所遇到的危险。这座荒岛似是未经人开辟过的,这时夜幕已降,黑漆的丛林中带着森森的鬼气,荒凉寂静得令人心悸。

  谷竹均猜测得不错,这艘船确是遇到台风,撞上礁石,搁浅在这儿的,但他们却怎样也料想不到柳泽苍和龙剑虹等人所遇到的奇怪遭遇下。

  且说那日柳泽苍的座船遇到台风被激流冲到这儿荒岛,迫得搁浅沙滩,船只虽然破损,幸喜尚无伤亡,柳泽苍和水手们商议,船只必须修理,最少要在这荒岛上耽搁几天,破船上不宜居住,海摊随时可以把船卷去,商议之后,决定将船拖上沙滩,将食物搬下来,到岛上找寻适宜的地方,暂且安营立寨。

  柳泽苍和副寨主蒋平根、龙剑虹三人带领了十几个大小头目,作为先头部队,到林中进行搜索。这座荒岛面积不大,但林木却是极为茂盛,刺人的茅草长得比人还高,众人披荆斩棘,走了一会,面前忽然出现一处比较平坦的地方,而且发现了一个形式古老的残破堡垒。

  柳泽苍笑道:“真是天从人愿,正好借这个堡垒来当作营寨,只不知里面有没有人?”当下扬声呼道:“太湖柳泽苍遭遇风灾,避难至此,特来谒见岛上主人,请借一隅之地。”在柳泽苍的心目中,这堡垒若是有主人的话,十九会是同道中人,不是海盗便是避祸的武林隐者,应该知道他太湖寨主的名头,说不定因此还可以结交几位新朋友。

  喊声未了,堡垒的石门果然打开,里面涌出了一大群人,龙剑虹一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刹那间,竟自吓得呆了,但见当前一个披着兽皮的怪人,率领着十几个少女迎出来,这些少女,龙剑虹认得好几个,她们竞是七阴教的门徒!七阴教的徒众,据龙剑虹所知,本来是聚集在雁门关外熊耳山的董家堡的,熊耳山离此数千里之遥,怎的她们竟然来到这个荒岛,而且跟随这个怪人?当真是令她大惑不解!

  另外一件更出人意外的是,在那怪人的身边,有一辆独轮车,车上坐着一个满面虬髯,身材魁伟,却穿戴儒巾儒服,打扮得不伦不类的人,这人正是以前在那古庙中被七阴教主用毒焰弹重伤,随后又被龙剑虹一剑削断了左臂的那个“铁扇书生”楚天遥!

  龙剑虹叫道:“不好,这是敌人!”就在这时、焚天遥已是一声狞笑,独轮车飞也似的向龙剑虹追来。龙剑虹一招“玉女投梭”,剑光如练,向楚夭遥的胸口刺去,楚天遥坐在车上,下半身不能动弹,龙剑虹居高临下,这一剑势道凌厉之极,想不到楚天遥虽然残废,武功尚在,举起铁扇一拨,搭上了龙剑虹的剑脊,几乎把她的长剑引出手中。龙剑虹吃了一惊,尚幸她这几个月跟随凌云凤学了上乘的剑诀,应变得快,迅即用了一招柔中带刚的剑式,消解了对方的压力,把青钢剑袖了出来,随即展开轻灵的剑法,避免和他的铁扇接触。

  楚天遥坐在独轮车上,究竟有些不便,他擅长的铁扇打穴之法,威力也因之大减,龙剑虹用游身缠斗之法,反而反客为主,剑剑刺他的要害穴道。但楚天遥是成名多年的高手,在那柄铁扇上下了几十年的功夫,残废之后,本领虽然稍稍打了折扣,但比龙剑虹还要胜过好多,他一柄铁扇舞得泼风也似,龙剑虹的剑招却也刺不进去,好几次还几乎被他克住。

  那披着兽皮的怪人大吼一声,也向柳泽苍追去,柳泽苍道:“阁下尊姓大名,我是太湖的柳泽苍。”那怪人道:“我知道你是太湖寨主,很好,我就收留你做我的一个仆人吧!”

  柳泽苍大怒道:“岂有此理,你是什么东西,一见面就胆敢出言戏侮?”那怪人哈哈笑道:“我的名字说给你听谅你也不知道,我愿收留你这老匹夫算是抬举你!嘿,闲话少说,你愿意做我的仆人还是宁愿送命,生死两途,由你自择了!”试想柳泽苍是何等身份,怪人的说话激得他七窍生烟,不待话完,柳泽苍的厚背斫山刀已拔了出来,大喝道:“狂夫看刀!”

  那怪人出掌一击,“铛”的一声,击在他的刀背上,竟然把柳泽苍的大刀反震开来,哈哈笑道:“果然有几分本领,很好,我可以让你做我的仆役的班头!”

  柳泽苍又惊又怒,厚背斫山刀一摆,一招“三羊开泰”,嗖、嗖、嗖连劈三刀,“三羊开泰”本来是个极普通的招式,但经他使出,却是威风凛凛,猛不可当!要知柳泽苍在江湖上也算得一流高手,在这柄大刀上更是下了几十年的功夫,一些普通的招式,他也能使得变化莫测,这一招式,一刀紧似一刀,狠猛绝伦,完全是拼命的招数!那怪人连退三步,看情形他已不敢用肉掌接刀。

  这时太湖副寨主蒋平根亦已上前助战,蒋平根使的是一柄铁桨,两臂有千斤之力,铁桨呼呼荡风,与柳泽苍左右夹击,金刀铁浆,将那怪人的身形,笼罩得风雨不透!

  那怪人哈哈大笑,陡然间拔起一棵粗可合抱的树木,只听得轰轰声响,金刀铁桨全部劈在树上,那怪人猛地把树木一抛,柳、蒋二人都给震开了三丈以外,但柳泽苍那股猛劲,咔嚓一声,却把那棵树木劈成了两段!

  一个三角脸形的汉子叫道:“师父,你的兵器!”呼呼两声,两道炫目的金光长虹般的掠过,原来是抛出了一对八角紫金锤。

  那怪人飞身一跃,将那对八角紫金锤接到手中,柳、蒋二人喘息未定,那怪人又已跟踪追到,哈哈笑道:“你们还未服吗?我认得你们,这对金锤可不认得你们,再不磕头认我做主人,后悔就来不及了。”柳、蒋二人挥刀舞桨,咬实牙根,奋力招架,铛铛巨响,震耳欲聋,不过数招,柳、蒋二人的虎口都已裂开,这怪人的神力惊人,更在他们之上。

  这时只听得奔跑厮杀之声,震动了寂静的荒林,原来是七阴教的那班教徒将船上的水手都赶了来,柳泽苍带来的十几个小头目也都给她们包围了。

  龙剑虹见势不妙,急忙舍开了楚天遥,她绕着“之”字路退下,楚天遥的独轮车追之不上,冷冷笑道:“看你还能跑到哪儿?”忽地扬声叫道:“姬大哥,千万不可放走这个丫头,百毒真经就在她的身上。”

  龙剑虹冲入阵中,也扬声叫道:“喂,你们还认得我么?你们的教主已经归天,阴秀兰姑娘现在余刀大寨,正要去寻觅你们,我和她已结成了异姓姐妹了,你们怎的跟了这些坏人?”那些女教徒呆了一呆,却无一人出声答话,龙剑虹这才注意有一个身材矮小,干瘪青脸,长着一对阴阳眼,相貌丑怪的苗人在她们中间,那班七阴教徒对他似乎非常害怕,不约而同的都把眼睛望着他。

  那苗人阴恻恻地冷笑道:“你们是愿意跟我还是愿意去迎立七阴老乞婆的女儿做教主?

  嘿,你们都哑了吗?你说、你说!再不说我就教你们当真都变成哑巴!“他的手指戳到了两个女教徒的面上,那两个女教徒吓得魂不附体,颤声叫道:”我们当然是跟你老人家!“那苗人喝道:”既然愿意跟我,那你们来到这里做什么?喝声未了。“那班女教徒又动起手来,船上的水手和小头目哪里是她们的对手,一个个都被捉了。

  龙剑虹大怒,挺剑就去剁那苗人,那苗人冷笑道:“这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正要找你,你却自己送上门来了。”龙剑虹一剑刺去,那苗人大袖一扬,龙剑虹忽觉一股异香,沁入肺腑,她连刺三剑,刺到第二剑时,已是浑身酥麻,手臂垂了下来,呛啷声响,长剑落地,跟着就不省人事。

  原来这个苗人名唤姬尤,乃是姬环的养子,姬环年老无儿子,收了一个远房侄儿做养子,本意是想他承继衣钵的,不料姬尤心术不正,又被庞通等一些坏人引诱,用毒药帮他们做了几件伤天害理的事情,被姬环查知,大怒下,将他赶出门。当时七阴教主还未投到姬环门下。

  姬环的大弟子百毒神君石镜涵暗中和这个小师弟仍有往来,待到七阴教主离开了赤霞道人,改投姬环为师,那时节姬尤已经远走他方,七阴教主未曾见过他,也不知道有这件事情。

  后来白毒神君杀死师父,强奸师妹,七阴教主得传师父的百毒神经,自创教派,石镜涵无时无刻不想夺回百毒真经,因此一方向投靠乔北漠,一方面访查到了姬尤的下落,合谋去对付七阴教主。

  姬尤和百毒神君约定在庞家堡会面,却想不到姬尤未到之前,百毒神君已先发现了七阴教主的踪迹,他和楚天遥先后追到七阴教主所驻足的那所古庙,百毒神君和七阴教主两败俱亡,楚天遥也重伤残废。

  那披着兽皮的怪人名叫萨力雄,本来称雄漠北,后来因事得罪了乌蒙夫,败在乌蒙夫的一指禅功之下,不能再练内功,于是逃到了海外的荒岛,将外功练到了最高的境界。楚天遥和他旧时交情甚好,受伤之后,心想庞家堡接近金刀大寨,而且堡主庞通又已死了,实是不宜久居,恰值姬尤来到,于是便请姬尤将他送到这个荒岛,依附萨力雄。

  姬尤听得七阴教主和百毒神君两命俱亡,大喜过望,在他的心目中,百毒真经本来是他姬家的东西,应该归他所有,他自己也想开宗创派,自为教祖,只因他未到二十几便给养父赶出家门,姬环的使毒本领,他还未学到两成,休说比不上七阴教主,即与百毒神君也差得太远,因此他才肯低眉下心,奉百毒神君为尊,唯他之命是听。

  现在这两人都已死了,姬尤雄心勃发,立即趁此时机,赶到熊耳山的董家堡去,将那班七阴教门徒收服。姬尤的使毒本领虽然不高,但比起那班教徒,自是胜了许多,加以他有楚天遥协助,用最残酷的手段,慑服徒众,结果除了一小半逃出之外,其余的徒众都变成了他的俘虏,被他带到了萨力雄所住居的荒岛。

  其时独臂擎天管神龙正在杭州,由阳宗海的拉拢,和萨、姬人见了面,管神龙谈到他与乔北漠联盟的事情,乘机游说萨、姬二人也一同加盟,以壮声势,这桩事情,当然一拍即合,当下决定萨、姬二人仍留在那个荒岛,培植势力,待到官军大举进攻叶成林的海上基地之时,他们使可以相机行事。想不到官军尚未发动,柳泽苍和龙剑虹已先来到了这个岛上。

  且说龙剑虹中了姬尤的迷香,耳边隐隐听得蒋、柳二人震骇呼叫之声,迷迷糊糊的但觉遍体酥麻,动弹不得,也不知过了多久,忽觉一片沁凉,睁开眼睛,只见已是置身在一间阴沉沉的大屋之内。太湖寨主柳泽苍和蒋平根二人,双手反缚,也在一旁。面如金纸,眼现血丝,看来伤得不轻。原来他们二人合战萨力雄,本就处在下风,一见龙剑虹被那苗人所擒,心神更乱,不过数招,便给萨刀雄磕飞了他们的兵器,跟着用大摔碑手震伤了他们。

  龙剑虹暗暗叫声苦也,再转头一看,更是心惊,只见台阶下黑压压的堆满了人,船上的水手和那十几个小头目,竟然都已被擒,无一漏网。

  姬尤喝道:“姓龙的丫头,你花言巧语,骗了七阴教主的百毒真经,还不拿出来么?”

  龙剑虹冷笑道:“又不是你的东西,为什么要交给你?”姬尤大笑道:“你碰到了百毒真经的正主儿了,还不知道么?”龙剑虹道:“管你是谁,总之你不是个好东西,就休想我告诉你。”姬尤阴恻恻冷笑道:“你当真不说?”龙剑虹紧闭口唇,不予理睬。姬尤提起了一条皮鞭,冷冷说道:“你不说也由得你,我这皮鞭是浸过毒液的,打在你的身上,教你全身渍烂而亡!”

  皮鞭一挥,噼啪作响,看看就要打在龙剑虹身上,萨力雄忽道:“姬兄且慢,先让这丫头看看咱们的厉害!”他撩起虎皮裙子,大踏步走下台价,凶神恶煞般地扬声喝道:“你们服是不服?一个个过来,给我磕三个响头,失誓终身做我的奴仆,我就饶了你们的性命!”

  阶下的俘虏并没有给他吓倒,他话声未了,阶下已是骂声四起:“放屁,放屁!你这半人半兽的怪物也不去照照镜子,什么东西,在我们面前吹大气?”“太湖好汉,宁死不辱!”“要杀就杀,三刀六洞!老子绝不皱眉!要想老子服你,那可办不到!”与柳泽苍同船到这荒岛的人,连水手在内,竟是异口同声,并无一个屈服。

  萨力雄纵声大笑,说道:“佩服,佩服!原来列位都是铁铮铮的汉子,倒叫萨某失敬了!”笑声有如果鸟夜鸣,入耳钻心,令人有毛骨悚然之感,几十个俘虏的骂声竟被压了下去,连柳泽苍和龙剑虹听了,都觉得遍体生寒,原来萨力雄正以邪派的“呼魂搜魄”神功,摧毁俘虏的意志。

  笑声一止,萨力雄忽地执着一个俘虏,在他喉咙一捏,俘虏的舌头伸了出来,萨力雄闪电般地拔出一柄锋利的匕首,一下子就把他的舌头割了下来,他动作快到极点。依法炮制,片刻之间,把几十个俘虏的舌头尽都割掉,但听得惨叫之声惊心动魄,惨叫声中还混杂着“卜通,卜通”的躯体倒地的声音。

  萨力雄哈哈笑道:“看你们还骂不骂,如再不服,更厉害的刑法还在后头。咄,把活着的关起来,死了的拖出去喂狼。”原来在他割俘虏舌头的时候,有几个人忍受不了这样极度的恐怖,竟自吓死了。七阴教的女徒也吓得魂飞魄散,但萨力雄的命令,她们又不敢不依,只好闭了眼睛,将倒在地下的那几个死了的俘虏拖出去。但萨力雄以恐怖的手段示威,却想不到其中有一个工于心计的头目,闭了气息,假装被吓死的。这个头目便是后来漂流到叶成林那儿,被救起的那个王兆庆。

  萨力雄走上台阶,向着柳泽苍、蒋平根猛地喝道:“你们两人怎么说?”柳、蒋二人受了重伤,又被扣了手镣脚铐,身子动弹不得,但当萨力雄走近他们的身的,他们却不约而同的把头颅一摆,向萨力雄的匕首撞去。萨力雄反而给他们吓了一惊,慌忙缩手,哈哈笑道:“你们要找死么,可没有这么容易!”

  原来萨力雄貌似野人,实亦颇工心计,要知柳泽苍和蒋平根乃是太湖水寨正副寨主的身份,他要降服柳、蒋二人,目的就在于将太湖的数千义军收为已用,因此,哪敢轻易的杀了他们,当下心中想道:“他们虽然倔强不从,留下来威胁他们的部属,也还大有用处。”硬的不成,便来软的,缩回匕首,又哈哈笑道:“两位果然是视死如归的好汉,不愧是一寨之主,老夫前面冒犯了,留下来交个朋友如何?”柳泽苍骂道:“要杀便杀,休得胡言!老夫何等样人,岂能与你辈魔头称兄道弟!”萨力雄笑道:“柳寨主火气未免太大了,好吧,我给你们先治好了伤,且看萨某够不够朋友。卜绍,你收拾好一间静室给两位寨主,好好的服侍他们。”卜绍便是那三角脸的汉子,是跟随了他十几年的徒弟。柳泽苍受了重伤,大骂了一顿之后,已经是有气无力,只好任他摆布。

  姬尤走近龙剑虹身边,冷冷说道:“我可不比萨岛主的仁慈宽厚,百毒真经你交不交出来?再不交出,那些人就是你的榜样!”龙剑虹“呸”了一口,冷笑说道:“你们的狠毒手段我都见过了,不劳你们动手,你再踏上半步,我自会震断经脉!那本百毒真经么,你可休想!”姬尤面色沉暗,手上提着毒鞭,却不敢打下,萨力雄笑道:“哈,你这位小姑娘年纪轻轻,居然也不爱惜性命?老夫生平最佩服硬骨头的人,好,姬尤,看在兄弟的面上,也饶了她吧。”姬尤志在得到那本真经,所有的种种威吓手段,无非是装模作样。萨力雄和他一个做好,一个做歹,当下也把龙剑虹禁入囚房,叫两个女徒看管她,姬尤还真的怕她自杀,当天晚上,在食物里下了“千日醉”的毒药,使得龙剑虹没法再运真力,有如醉人一般,好套出她的说话。

  岂知龙剑虹练的是天山派的正宗内功,“千日醉”虽然厉害,只能令她消失气力,心头却还保持清醒,她索性假作糊涂,问东答西,一连几日,不论姬尤如何诱她套问,她都没有吐露出百毒真经被乔北漠夺去的真相。姬尤只当真经是她所藏,既不敢杀她,也不敢折磨她,只好再想办法,令她软化。

  龙剑虹刚得安静几天,这一日忽然又被提出了来,只见堂上除了萨力雄、姬尤和楚天遥之外,又多了一个人,这个人正是以前在昆仑山上会过面的那个管神龙的大徒弟东方赫,只听得东方赫大声笑道:“当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哈,龙姑娘,你在昆仑山上的威风,哪里去了?”

  龙剑虹一见东方赫便知不妙,要知她一直瞒着阴秀兰失掉百毒真经的真相,目的就在于迷惑姬尤,有意让他猜疑她知道真经的下落,不敢加害于她。东方赫这一来,一切当然戳破。

  果然,东方赫说了这番话后,回过头来,立即使对姬尤说道:“姬先生,你现在可以放心了。百毒真经已在乔老前辈的手中,乔老前辈神功盖世,百毒真经他看过一遍便不再稀罕,叫我带话给姬先生,请姬先生也一同加盟,将来这本真经,自然要送还给姬尤先生的!”

  姬尤恭恭敬敬地说道:“乔盟主如此大恩大德,姬某若得回先父遗书,甘愿为乔盟主执鞭随镫!”说完了这几句话,登时换了一副脸色,向龙剑虹阴恻恻地冷笑道:“你看这丫头真是刁滑得很,花了我几天工夫,你都没有吐露半句真话。好,你不是不怕死么,今天我便成全了你吧!”

  楚天遥的独轮车忽地滚来,说道:“这贼婢可恶得紧,一刀两段,太便宜了她,且待我先削掉她一臂膊,聊解心头之恨!”他就拔了龙剑虹的佩剑,指着龙剑虹说道:“今日先斩你左手,算是还本,明天斩你石手,算是利息,后天再让你尝尝姬先生的毒鞭滋味!”拔剑出鞘,在龙剑虹面前晃了两晃,露出一脸狞笑,缓缓的向她左臂切下,龙剑虹“千日醉”的药力尚未解除,连挣扎也已没了力气!

  却说张玉虎、于承珠等一行人来到荒岛,经过荒林中一片泥沼地带,忽然发现好些杂乱的脚印,谷竹均经验丰富,察看了一番,说道:“这里共是三个人的脚印,一大二小,看来乃是一个男子,两个女子。”张玉虎大为奇怪,心中想道:“柳泽苍的座船中只有龙剑虹的一个女子,若然这些脚印中有一个是龙剑虹的,另外一个女子却又是谁?”于承珠点点头道:“不错,是一个男子,两个女子。其中一个女子轻功甚差,另外那女子则好得多,不过也还比不上剑虹。”张玉虎仔细审规,其中一个瘦削的足印,果然陷得特别深,谷竹均道:“这些足印好像是刚留下来的,咱们正好跟着足印追下去。”张玉虎一想,若是龙剑虹陷在此岛,则已将近十日,照此看来,更不会是龙剑虹了,心中益增疑惑。

  跟着足印,过了沼泽地带,远远望见一座残破的堡垒,就在此时,堡垒中突然传出一声女子的尖叫,张玉虎吓得跳了起来,凌云凤叫道:“咦,奇怪,这声音不是龙剑虹,但又似他熟人的声音!”她口中说话,脚步却丝毫不缓,和张玉虎就似两支离弦的弯箭一般,向堡垒中射去。正是:心悬知己身如箭,未识伊人究若何?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