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中华工艺品在线 | 中华传统文化 | 天下旧闻 | 中国美术 | 重大新闻 | 商务平台 | 用户服务系统 | ENGLISH | 人物主页 |
 
 
  【 帝皇 】
 【 后妃 】
 【 政界 】
 【 军事 】
 【 名人 】
 【 宗教 】
 【 文化 】
 【 科技 】
 
  
 【 皇室 】
 【 政界 】
 【 军事 】
 【 名人 】
 【 宗教 】
 【 文化 】
 【 科技 】
  
  
 【 政界 】
 【 军事 】
 【当代中国演员】
 【当代中国歌唱家】
 【当代中国画家】
 【当代中国书法家】
 【当代舞蹈演员】
 【当代美术大师】
 【当代经记人】
 【当代美术评论家】
 【当代文艺批评家】
 【当代剧作家】
 【当代剧作评论家】
 【当代作家】
 【当代历史学家】
 【当代中国广告人】
 【当代网上艺术】
 【当代收藏家】
 【当代私人博物馆】
 【当代文艺思潮】
 【当代摄影家】
 【当代诗人】
 【当代民间工艺家】
  
  
  
 
 
端妃曹氏与嘉靖宫变
 
  就是在紫禁城内,距今四百三十八年前,明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十月二十一日这天夜里,宫中发生一桩骇人听闻的事件:十几名年轻宫女拟将皇帝朱厚熜勒毙,因一时慌乱,绳子结成死扣,无法再勒紧,朱厚熜一度被勒气绝,后又复苏。这是明朝宫史中的一件大事。

事件发生的经过

 
乾清宫 明代

  《明史·后妃传·世宗方皇后》记:“宫婢杨金英等谋弑帝,赖后救得免。……是夕,帝宿端妃宫。金英等伺帝熟寝,以组缢帝项,误为死结,得不绝。同事张金莲知事不就,走告后,后驰至,解组,帝苏。”《明实录》所记与此大致相同,只增多杨金英以下九个宫女姓名:蓟州(有误,别书作“苏川”)药、杨玉香、邢翠莲、姚淑翠、杨翠英、关梅秀、刘妙莲、陈菊花、王秀兰。以上为官书记载。私人著作有张合的《宙载》。张合在当时做刑部主事,亲见此案。这里将刑部审讯口供的回奏原文抄录如下,以资明经过真相:
  司礼监张佐题为谋害事:嘉靖二十一年十月二十一日,奉懿旨(方皇后的命令):“好生打着问!”得杨金英,系常在、答应(低级宫婢)供说:“本月十九日,有王、曹侍长(指王嫔、曹妃即端妃)在东稍间点灯时分,商说:‘咱们下了手罢,强如死在手里!’(“手”字前可能漏一个“他”字,指朱厚熜,录供时或有意避讳)杨翠英、苏川药、杨玉香、邢翠莲在旁听说,是杨玉香就往东稍间去,将细料仪仗花绳解下,总搓一条。至二十二日卯时分,将绳递与苏川药,苏川药又递与杨金花拴套儿,一齐下手。姚叔皋(《明实录》作淑翠)掐着脖子。杨翠英说:‘掐着脖子,不要放松!’邢翠莲将黄绫抹布递与姚叔皋,蒙在面上。邢翠莲按着胸前,王槐香按着身上,苏川药拿着左手,关梅秀拿着右手,刘妙莲、陈菊花按着两腿,姚叔皋、关梅秀扯绳套儿。张金莲见事不好,去请娘娘(方后)来。姚叔皋打了娘娘一拳。王秀兰打听(当作发)陈菊花吹灯。总牌陈芙蓉说:‘张金英叫芙蓉来点着灯。徐秋花、邓金香、张春景、黄玉莲把灯打灭了。’芙蓉就跑出叫管事牌子来,将各犯拿了。”
  这个奏文比官书详细得多,事件的动手情状和曲折过程,历历如绘。然而也尽有蓄意捏造,诬陷不实之处,主要是方后妒忌曹妃得宠,乘机把她打成主谋者之一。结果曹妃同王嫔并宫女等一起被凌迟处死。奏文所云“奉圣旨”,实出方后之意,因为此时朱厚熜身受重创,“病悸,不能言”。在别一《世宗方皇后传》(《古今图书集成·宫闱典》)中记载:“(端)妃实不知也,以宠故及于难。帝遂衔后。二十六年十一月乙未,宫中火,中官(太监)请救后,帝不应,后遂崩。”这虽然属于宫闱间后妃妒忌私斗,但为弄明内幕情实,却有必要把它揭露出来。
  朱厚熜被勒受惊,气息将绝,诸御医畏惧获罪,不敢用药。惟独太医院使许绅冒着万死,“调峻药下之,辰时下药,未时忽作声(过了七、八小时),去紫血数升,遂能言。”事后,许绅被“赐赍甚厚”,但不久他便得了重病,心知难愈,对家人道:“熜(上“日”,下“襄”)者宫变,吾自分,不效,必杀身,因此惊悸,非药石所能疗也。”(《明史·吴杰传附许绅》)。这位太医院的长官是吓死的,当时严重紧张之状可见。方后就是乘此混乱形势假传圣旨的。由于曹妃冤死,朱厚熜常感到宫中在闹鬼,曾问阁臣徐阶:“壬寅(嘉靖二十一年)大变,内有枉者为厉。”阶回答说:“彼生而贵近,段受枉,能无为厉!”(明·黄景日方:《国史唯疑》卷七)这个厉鬼即指端妃曹氏。

案情剖析

 
世宗游乐图

  令人不禁要追问的,究竟为了什么事情,逼得十几个日处深宫、体弱少力的青年女子,敢于冒着死罪,齐心下手要把皇上勒毙呢?口供中曾有“强如死在手里”的话,这就使我们推想到,必然是有某种要将她们置于死境的措施,被她们发觉了,反正怎样也是死,莫若先下手。根据这种情况来揣度,很可能和朱厚熜炮炼丹药有关系。朱厚熜这个人,在历代封建皇帝中间是最突出的自私自利的一个。他是由藩王入继皇位的,其父兴王礻右木元封于安陆(湖北钟祥县),和武宗朱厚照(正德)是叔伯兄弟。按理说,朱厚熜继武宗做皇帝,就应当过继给孝宗朱礻右樘(弘治)。然而,朱厚熄不但坚决不肯这样做,并且还要将死去的父亲追升为皇帝,迁葬天寿山(今明十三陵)。廷臣为了维持皇统体系,同朱厚熜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斗争。最后臣扭不过君,还是君胜利了。明史上称之为“大礼议”之争。
  朱厚熜抬高他死父的私愿已遂,接着就营建自己的寿陵,即永陵。他为这座陵是费尽心思的,在四年(嘉靖十五年到十八年)施工期间,亲临天寿山共十一次之多,周详审视,细致指点,务期做到精益求精,准备死后享用。等到陵成之后,他便退居西苑,又去炮炼长生不死的丹药。既然造陵,又想长生,岂非自相矛盾?实则全然一致,朱厚熜不管活着、死了,一句话,是只顾自己永远享乐的。
  嘉靖十九年,即永陵建成的第二年,朱厚熜宠用方士段朝用炮制长生不老丹药,太仆寺卿杨最因“谏丹药,予杖死。”(《明史·世宗本纪》)因此,推察情由,宫变之事,必肇端于为炼丹药而摧残少女的健康,甚至生命。杨金英等目睹先已牺牲者的惨状,恨之彻骨,明知事情成与不成,自己定遭凌迟处死,她们却全无畏惧,下定决心,要和这个万恶的刽子手朱厚熜展开同归于尽的拚死搏斗。

变本加厉
  再看,朱厚熜经受这次沉重打击后并无丝毫忏悔之意,相反,更变本加厉,“移居西内,日求长生,郊庙不亲,朝讲尽废,君臣不相接”,只顾干他的妄想成仙的勾当。明人沈德符的《野获编》有一段记载:“嘉靖中叶,上饵丹药有验。至壬子(嘉靖三十一年)冬,命京师内外选女八岁至十四岁者三百人入宫。乙卯(嘉靖三十四年)九月,又选十岁以下者一百六十人。盖从陶仲文(方士)言,供炼药用也。”
  前后比观,可以清楚,他们是在干牺牲人命的罪恶勾当。其所以没再发生暗杀事件,一是加强了防范;二是这些新选入宫的女子年龄稚小,不能起来反抗,只得听凭摆布。这应当就是嘉靖宫变的内幕实情。

 
 

如有意见和建议,请惠赐E-Mail至zh5000@zh5000.com
Copyright©2000  www.中华五千年.中国  www.中华工艺品在线.中国